开心网程炳皓:创业很神圣 赚钱不着急

开心网位于北京西三环金源时代商务中心B座11层装修一新的办公室,现在还散发着甲醛味。在西四环馨雅大厦的诞生地蜗居一年多之后,开心网终于用来自风险投资的一笔钱搬进了这处崭新的办公地。虽然远不比聚集在中关村的那些网络大佬们阔绰,但终究是体面了许多。员工也从最初创业的6个人,扩张到现在的70余人。

  就是这70余人支撑着这个网页日浏览量超过10亿次的庞大网络——在Alexa全球网站流量排名的前100位中,只有一家网站跟开心网一样员工不足100人。而在这70个人当中,做销售与行政的不过三四个人,员工主力都是做产品开发、网络维护、客户服务的技术人员。

背负着 “模仿者”、“后来者”的名声,开心网在短短17个月内吸纳了4500万注册用户,日登录人数达1200万,紧随百度、腾讯、新浪、淘宝这些已在互联网业耕耘多年的大佬,跻身Alexa全球网站流量监测排名的中国前十。虽然像互联网业的许多新生儿一样,这家不到一岁半的网站目前还在“穷开心”,远未将它的人气变成财气,但在“得用户者得天下”的网络世界,它飞速壮大的黑马姿态,已无人可小觑。

  开心网位于北京西三环金源时代商务中心B座11层装修一新的办公室,现在还散发着甲醛味。在西四环馨雅大厦的诞生地蜗居一年多之后,开心网终于用来自风险投资的一笔钱搬进了这处崭新的办公地。虽然远不比聚集在中关村的那些网络大佬们阔绰,但终究是体面了许多。员工也从最初创业的6个人,扩张到现在的70余人。

  就是这70余人支撑着这个网页日浏览量超过10亿次的庞大网络——在Alexa全球网站流量排名的前100位中,只有一家网站跟开心网一样员工不足100人。而在这70个人当中,做销售与行政的不过三四个人,员工主力都是做产品开发、网络维护、客户服务的技术人员。

  “你可能会忽视技术因素,其实技术因素非常重要,”程炳皓说,“这么大规模一个网站,每天有1000多万人在线,给技术带来的压力是非常大的。要保证每一个用户在这里有非常好的用户体验,它需要一个非常强的技术系统去支撑。”

  其实不用程炳皓宣讲技术在这家公司至高无上的地位,作为开心网的创始人,他本人的出身、志趣、气质和追求,都让这家公司反传统商业的色彩昭然若揭。不熟悉市场、不重视管理、不关心销售、不着急赚钱——这些致命伤原本会让一个CEO一无是处,但程炳皓带着这些缺陷一手打造起了中国最大的在线社区服务网络(SNS)。

  不能说开心网是程炳皓无心插活的柳树,但开心网的成长显然没有遵循任何商业计划书的指引,它是一次精神危机后的产物,是程炳皓顺从自己模糊的感觉找到的方向。

  2007年,程炳皓已经是中国三大门户网站之一新浪网的首席技术官。因为新浪终止了他付出巨大心力的搜索业务,从未有过创业野心的程,因此萌生了“自己做点事情”的念头。

  比这个创业念头先行建立的,是他崭新的人生观。痴迷于技术与互联网产品开发的程炳皓,在一段痛苦的自我反省之后意识到,其实自己“非要做成功某件事”的执拗,跟那些一心要发大财、当大官、得到某个女人的追求并无本质差别,“都是为某个目标所累,”因而忽略了对生命中每个当下的珍惜和享受。

  开心网的口号是:人生开心就好!这个初听起来稍嫌肤浅、颇有迎合这个消费时代的快乐崇拜的理念,其实浸含着程炳皓对自己之前人生态度的痛苦反思:该放下的放下、该改变的改变、该接纳的接纳,打开你的心,面向朋友,面向世界,无论遭遇什么,让自己保持没有理由的快乐心态——这个比俗世观念高一点点、比宗教姿态低一点点的领悟,是他创办开心网的精神武器。

  程炳皓说,互联网本质上是关于人的产业,跟文化、心理、习惯有关,互联网的一切产品与服务,也都应该围绕着对人的理解。他认为,这就是在中国互联网业总是本土互联网公司取胜的原因。即使外资企业是强势进入者、即使中国公司常常是追随外资企业的模仿者,最终赢得最广大用户的,总是本土互联网公司。所以,虽然百度和谷歌都是做搜索,虽然facebook和开心网都是做社区网络,背后却是气质和追求截然不同的公司。

  如果不是在互联网这个行业,如果不是在这个后工业时代,很难想象程炳皓这样一个纯粹的技术男,能在创业的路上走的很远。开心网的成功是个十分简单的“技术+理念”的故事,它省略了工业时代一家企业的所有中间环节,是一家与市场、成本、采购、制造、运输、营销等等这些传统制造业领域的概念,都相去甚远的极度扁平化的公司。

  程炳皓不了解宏观经济、不关心资本市场、不跑银行借贷、不拍地囤地,也不钻研那些成功的企业和企业家的故事,他只专注于白领在开心网上的用户体验,“我们不创造新的GDP,也没有为人类制造更多的物质财富,只是想通过我们的产品和服务,让大家更快乐。”

  程炳皓津津乐道于他的 “开心哲学”,以及他对互联网产品、技术和服务开发的痴迷,而不是管理和赢利。他挠着脑袋想了半天,也说不出一个让他推崇的企业与企业家的榜样。不是因为他傲慢,而是因为他“并不了解他们”,他只关心自己手中的事,对外面的世界和别人的事都没多大兴趣。

  谁知道呢,或许这一切反传统商业的工程师气质,在这个信息时代反而成为优势。

  Cooper公司创始人AlanCooper在他那本著名的《交互设计之路——让高科技产品回归人性》中说:当今世界,最为关键和昂贵的产品基本上或完全由软件组成。软件不需要原材料,没有制造成本,也没有运输成本,不需焊接,不需捶打,不需喷涂……这就是造就了新经济的信息时代。

  Cooper说,在这个新经济时代,能够成功的有两类人:理解商务的技术专家和懂技术的商人,“他们具有敏锐的商业眼光,懂得信息的威力,他们将主宰当代商业”。

  从工程师转身创业者的程炳皓,虽然一再声称自己不懂销售而只想做更好的产品,但从他的开心网实践来看,显然属于这能够成功的后一种人。

  经济观察报:你是从2007年底开始筹备开心网的,当时经济形势已经开始恶化。为什么选择那个时候离开新浪自己创业?

  程炳皓:2007年的时候,除了少数先知先觉者,大家都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还有很多人认为情况很好。我其实没有什么意识,不炒股票,不懂资本市场,不太清楚整体的经济形势,所以我没有去管它。我当时只是感觉互联网还会有比较好的发展,在技术和服务创新上,还有很多事情可做。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09/08/2191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