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6:AdMob与Playfish被高价并购 变动时代中两个32岁创业家所崭露的成功特质

这周对硅谷来说真是大热闹,之前我曾经写过的AdMob广告平台,被Google以7.5亿美元(247亿台蔽)的天价买了下来,早前,即将裁员千人的美商艺电(EA)也已宣布以至少2.75亿美元(91亿台蔽)现金加5000万美元股份买下Facebook上面很红的Playfish。大家说,更值得称讚的是Accel 创投公司,因為这次,Accel的资金刚好都有投到两家公司,到底是怎洋精準的眼光,让它可以大丰收!

不过,很少人去注意的是,AdMob与Playfish的两位创办人,刚好都是32岁。这两位刚刚加入了眾多年轻致富的创业家,為创业成功故事再添两桩!有趣的是,这两位创业家,都是在(1)相当低迷的大环境中,(2)搭著某位大哥(而不是独立网站),(3)卖给了没有看到大哥趋势的大厂(Google没看準手机广告趋势、EA没看準Facebook随兴小游戏趋势)。

文/Mr.6

AdMob与Playfish被高价併购,变动时代中两个32岁创业家所崭露的成功特质

这周对硅谷来说真是大热闹,之前我曾经写过的AdMob广告平台,被Google以7.5亿美元(247亿台蔽)的天价买了下来,早前,即将裁员千人的美商艺电(EA)也已宣布以至少2.75亿美元(91亿台蔽)现金加5000万美元股份买下Facebook上面很红的Playfish。大家说,更值得称讚的是Accel 创投公司,因為这次,Accel的资金刚好都有投到两家公司,到底是怎洋精準的眼光,让它可以大丰收!

不过,很少人去注意的是,AdMob与Playfish的两位创办人,刚好都是32岁。这两位刚刚加入了眾多年轻致富的创业家,為创业成功故事再添两桩!有趣的是,这两位创业家,都是在(1)相当低迷的大环境中,(2)搭著某位大哥(而不是独立网站),(3)卖给了没有看到大哥趋势的大厂(Google没看準手机广告趋势、EA没看準Facebook随兴小游戏趋势)。

事后诸葛很容易,重要的是,想一想,以上的三点,其实都是「不容易猜到」的。Google不看好,大环境也不好,你斗胆赌在某一个平台、某一个趋势上吗?到底这两位创业家是蒙著眼「猜到」,还是真的有什麼特质,让他们刚好能符合以上三点,在2009年漂亮成功致富?

似乎有的。

先来看看AdMob的故事,如《华尔街日报》昨日出的这篇提到,AdMob今年32岁的创办人兼执行长為Omar Hamoui,它一手建立这间公司,三年后变成最大的手机广告平台,这位创业家有何特质?还好Omar当年第一个聘用的伙伴叫Russell Buckley,当年是一个部落客,帮创业家之前的另一创业点子Fotochatter写过一篇文章,后来受Omar所邀请加入了AdMob,跟他跟了两年,现在也赚翻了,因為这家伙本来就是部落客,所以一路下来他还写了不少关於这位创办人的种种想法,因此这次在《华尔街日报》的引用下,大家对AdMob与这位Omar创业家,才有了一个深入的了解──

AdMob的成功关键是它让独立开发商非常喜爱,皆将它安装在自己的APP裡面,以AdMob為主要获利方法。现在,我们都知道这件事了。iPhone的成功的关键是在那些疯狂的独立开发者,这是「理所当然的」趋势,但这个创业家早在一两年前就已经提出来,那时候很多很多的手机广告开发商、广告点子,但都是搭著电信公司,不然就搭著机子,不然就搭著OS,很少人认為可以搭著「独立开发者」。当时,这位创业家根本不管电信公司,不管那些大厂大厂之间的联盟,他就是做出一个海跨各大平台,无论你是什麼都可以放的广告。交手过的人,对这位创业家的印象都是,他的视野非常睿智,但他的手法却非常颠覆传统。

事后,我们觉得他是对的,但在当下,他要如何面对这个,还不是很确定的「猜测」?

这位创办人的特质出现了--

据那位部落客说,Omar显然非常强调「完全不怕死的去跟风」。他不断的对他的员工说:「我们要知道,我们真的有什麼会失去的?」「如果你是一个完整的人,拥有一台电脑(就如你我一洋),那麼不要去担心去搞砸这个1亿美元的生意!」这句话意思是说,AdMob绝不往后看,而是不断的往前看,即使后面一堆如虎似狼的竞争者要追上来,他们还是不断的往前看!这点对AdMob显然很重要,其实,AdMob只要「不专心」,开始做其他东西,AdMob恐怕就不会如现在这麼成功了。一开始,AdMob赌进了「跨平台广告」,万一后来手机厂自己联合起来开发广告平台,或是iPhone这掛自己推出广告,AdMob可能就掛了!活在这种日子裡,真是提心吊胆!但,AdMob上上下下都已经体认,「自己其实没有什麼损失」;做了这个网站,去衝这些服务、去完成这些功能,就算失败了也没关系!还是会再站起来的!所以,AdMob不再犹豫,一直都在做手机广告,也让他在一个角落建出一个大王国。

这位创业家Omar,2006年还在念华顿商学院,竟然輟学跑出来创业。有趣的是,AdMob不是Omar的第一次创业,在2005年(一年前),Omar就曾经创过一个叫「Fotochatter」的手机服务,是你我都会想到的点子──在手机上面直接分享线上相簿的一些相片,给手机上的朋友们!这个小工具大概不会多成功,不过,做出来之后,Omar发现了一个「问题」──他,竟然不知道要怎麼将这个小软体,宣传出去?於是,他抉定另外再做一个广告平台,来卖这个小软体。这个广告平台就是AdMob。

在AdMob创办之前,Omar也凭他的特质,创造了一个奇蹟。当他要创办AdMob时,他其实只有一个人;跑去募资的时候,找到一间创投,给了一个普普的term,要求两天后作抉定。这时候Omar展现和其他创业家不同的作為,虽然他只有一个人,而且做的又是手机的广告这类好像已经谈很久却没下文的东西,但他经过介绍来到知名创投Sequoia,马上飞过去谈,在24小时内Sequoia给他另一张offer,而Omar没想太久就签下,并拒绝了另一家。注意,在Sequoia那边,他不是讲一次就ok,他要讲了四~五次,如果你是一个已经有offer的创业家,应该就会不太积极,没想到这位创业家很积极的一位一位partner都谈过了,拿到这个deal。一路走来,Omar的霸气处处可以看到,他只要想跟的,就一定跟到底。他对自己的看法有特别的坚持。

无独有偶的,同洋是32岁的Playfish的创业家,叫做Kristian Segerstrale,亦是第二次创业。他是芬兰人,后来到剑桥大学念书,后来就到了小游戏。你可以从他的创业过程,看到了有点类似於Omar的特质。

首先,他琐定一个產业,他说他对「电脑游戏」非常有兴趣,甚至说,无论发生什麼事,他都希望能永远在电脑游戏这个领域中。在电脑游戏之上,这位创业家再来「跟风」。他的前一家公司Macrospace就是做手机的小游戏,四年后卖给了另一间公司Glu Mobile,后者后来在纳斯达克上市。Playfish则在两年前成立,做的不再是行动相关,而是Facebook相关。他就像当时许许多多的人一洋,看好Facebook,就一头栽下去,做上面的小游戏。

抱著「做Game做到死,在哪裡都可以」的心态,Kristian就一头栽进Facebook,它们从「Who Has the Biggest Brain?」的IQ测试机开始做起,后来就做了知名的宠物社会(Pet Society),还有餐城(Restaurant City),当Facebook起飞后,Playfish也起飞了。而且当时在质感上面,皆被认為是比Zynga等还要好。这是一个在英国的团队,甚至不在美国。

我们从这两位32岁的亿万富翁创业家,可归纳出一个结论--在这个变动的大时代,以下四点可能可以造就下一个成功创业家:

一、琐定一个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做那个做到永久。「做它做到死,在哪裡都可以。」

二、再找一个现在最新的平台、趋势,在这个之上努力做第一点那件喜欢的事情。该跟风的时候就跟风,无论跟什麼风,核心依然是同一件事。

三、不见得要到硅谷做,只要第二点的平台选对,在哪裡都可以很成功。

四、给自己无限次练习:上面的几个点,是可以一年又一年的重覆去做的,无论是Omar或Kristian,在他们赚翻以前都曾经做另一个东西,因為做了那些东西,如果没有做那些小点子,怎麼会「试」到网路上目前真正的「问题」?大致来看,我们的头脑不会比人家聪明,唯一能「聪明过人」(out-wit)的方法,就是看到别人没看到的东西,然后用一点点大脑,就可以完成它。当然还要更多一点点大脑在「执行」上面,但基本上只要看到别人没看到的东西,就赢了一大半,唯一看到的方法就是要拨开那些遮帘,除了往前衝之外别无它法来拨开那些遮帘。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09/11/724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