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u Mobile:手机游戏与电影的联姻

Glu引人注目的商业模式之一在于其与电影大佬们的联姻——同期发布好莱坞电影大亨手中的最热门的电影改编的手机游戏。“我们与索尼、梦工厂和福克斯等全球最大的电影公司签订了授权合作协议,开发电影的手机游戏版本,双方采取分成模式。这些风靡全球的电影成了我们游戏的最好的推行平台。”

from:经济观察报

“在世界的尽头,他开始了他的旅程”——这是汤姆. 汉克斯在电影《荒岛余生》中的经典旁白。在这部电影中, 汤姆. 汉克斯醒来时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陌生神秘的海岛,匆忙逃生时所乘坐的救生艇也已触礁,被碰得千疮百孔,身旁其他幸存者虽都安然无恙,但从他们惶恐的眼神中看不到一丝喜悦或希望。在今后的日子里,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适应海岛的生存环境,与同伴们相互协作在岛上的树林、山洞、海滩、部落探索……随着一连串事件的真相被逐个揭露,故事的结局却令所有人震惊不已。

  如今,这个充满刺激的冒险时刻被全球最大的独立手机游戏开发商—美国Glu Mobile公司(以下简称Glu)搬上了手机屏幕。 这是一家被玩家们称为手机游戏业中的“暴雪”的创新型公司, 总部在美国硅谷。Glu引人注目的商业模式之一在于其与电影大佬们的联姻——同期发布好莱坞电影大亨手中的最热门的电影改编的手机游戏。比如2008年夏天,与电影《蝙蝠侠》同期发布游戏版,让全球蝙蝠侠的忠实粉丝在手机上体验了随时变身正义使者扑灭罪恶的兴奋感。而在去年,Glu最热卖的手机游戏则是《变形金刚》。

  站在巨人肩膀上

  “我们与索尼、梦工厂和福克斯等全球最大的电影公司签订了授权合作协议,开发电影的手机游戏版本,双方采取分成模式。这些风靡全球的电影成了我们游戏的最好的推行平台。”Glu 全球Senior VP & CFO, Mr Eric Ludwig 说。比如梦工厂曾授权Glu开发了《马达加斯加》的手机游戏,在这款游戏中玩家可以与狮子阿列克和斑马马特一同游戏,游戏分为八级,附加各类小任务和游戏程序。 梦工厂负责互动业务的主管克瑞斯•休伊斯对Glu的游戏研发大加称赞,他认为Glu开发的游戏富有幽默和冒险性。“无论是对专业玩家,还是梦工厂动画粉丝,这款手机游戏都能带给他们一定收获。”

  事实上,Glu喜欢与各个领域的顶尖巨人合作,绝不仅仅是娱乐大亨。比如其与微软合作,将《帝国时代III》这个在PC平台上超级经典的国际大牌游戏引入手机平台。与此同时,他们在全球的扩张的脚步也是如此。

  2007年11月,为了进一步扩大中国市场份额,Glu 收购了中国最大的手机游戏开发商——掌中米格“收购之前,掌中米格产品多数为自己开发,其收入主要来自于中国移动的“百宝箱”。“Glu中国区总裁和首席财务官, Ray Cheng郑永强先生说,Glu在欧洲、美国、巴西以及中国都有自己的研发团队。由于中国是全球手机用户最多的市场。因此,2010年Glu公司全球策略的调整并没有影响公司对中国市场的信心。“今年,公司加大了对中国市场的投入。在市场资源和人力配备上都给予中国的生意更多的支持。”郑永强说,“而本地化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比如在游戏开发上,,因为即使同一版本的游戏在各国因为文化不同,也要进行改版。比如机器人的游戏,在美国、欧洲都有玩,你可以打仗射击,但在美国的发行的游戏版本和在中国的会有差别,不同的国家用的颜色、界面会不一样,整个游戏的感觉也会完全不同。”

  一直以来新平台的推出让用户寻找和下载游戏易如反掌,但如何商业化却一直是游戏行业的心头之痛。不过,现在手机游戏的盈利模式正在不断翻新。一些游戏开发商与4A广告公司合作,为啤酒厂商开发了专门的营销游戏,比如用户可以通过倾斜智能手机来调整游戏中的啤酒,将它引导出酒吧经过重重障碍最终落入游戏中等待已久的一只手中。当游戏完成后,屏幕就会变成一品脱的酒杯,上面还印有啤酒公司的商标。之后,这瓶啤酒还会立刻被虚拟的啤酒灌满,而用户模拟喝啤酒的动作将智能手机倾斜过来时,虚拟啤酒还会逐渐消失,就像是真的被喝掉了一样。

  “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接受手机游戏,它是如今最炙手可热的手机应用。”Glu中国区总裁郑永强说。据英国顾问公司Screen Digest的报告,由于手机游戏发行模式与盈利模式的的改变,到2012年,手机游戏市场每年可望达37亿美元。

  访谈:

  经济观察报:中国人对游戏的喜好和国外有什么差别?

  郑永强:中国人喜欢武侠片,因此武侠类题材比较受欢迎。今年我们还跟国内的电影厂商合作,这部电影叫《西风烈》,是高群书导演今年的一部大作。这个合作过程很有趣,也让我们对中国用户的游戏偏好的有了更好的了解和把控。我们一直都是愿意跟电影的品牌合作的,国外的内容在中国一定是有市场的,但有些也可能会水土不服。而是中国的内容只针对于本土市场。所以我们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正好这家公司,就是亚环,就是《西风烈》的电影投资公司。原本我们自己有这样的初衷,正好亚环影视公司也有这样的意向,就有了这次愉快的合作,也给了我们很多宝贵的经验。

  经济观察报:如何开发出最好的游戏产品?

  郑永强:我们的研发团队有不同的小组,每周会进行头脑风暴,一周讨论4、5个题材,然后把一个重点题材实现到真的游戏中,其中有个团队, 我们取了个名字叫“绿灯”,“绿灯”会去听这个题材,评估研发风险,比如研发周期、资源使用、预测游戏的生命期、利润回报等等。有的游戏需要多一些美工,需要多一些技术员,而一些游戏可能对研发的技术要求高一点。我们会针对不同的情况具体去实施执行。

  经济观察报:游戏开发后的试运行阶段,公司中的每个人都会玩吗?

  郑永强:我们专门有一个团队叫QA。QA的团队为游戏的每一个版本去做体验,而且会在不同的使用环境中进行体验。

  经济观察报:手机游戏的主要目标群是?

  郑永强:我们会做长期的分析,不同年龄段的有不同类别的游戏。例如女性喜欢玩休闲游戏, 好像《美女餐厅》; 男性可能更偏好一些动作冒险类的游戏, 好像《变形金刚》。

  经济观察报:一款游戏现在大概平均的生命周期大概有多长?

  郑永强:这很不一样,比如说电影类游戏会跟电影的生命周期有一定的关系,但有些游戏是长盛不衰,比如像斗地主,它永远有一群玩家喜爱,也是我们其中之一最好卖的游戏。特别是一些好卖的游戏,我们会不断升级,第一版、第二版、第三版、第四版。这个题材本身是可以也很长生命周期的。

经济观察报: 你们与中国移动是如何合作的?

  郑永强:中国移动将与之合作手机游戏公司分级,A、B、C级,全国A级只有三家,我们是其中一家。中国移动对手机游戏有一整套的评定标准比如说画面、操作感,题材是否新颖,还会请游戏玩家参与游戏的测评。

  经济观察报:在苹果的移动应用商店里,游戏成为最热门的应用,这对你们的运营模式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ERIC:苹果游戏其实对整个行业的影响很大,不仅对Glu ,因为它提供了一种崭新的用户体验,它能够很准确地普及用户,然后给到用户的体验也是非常好,在传统的手机游戏下载的领域只有10%的渗透率,就是10%的用户会下载手机游戏,但是苹果游戏有60%、70%,甚至80%的用户去下载手机游戏,这是非常惊人的。Glu Mobile公司对苹果游戏一直是全线支持的,从苹果刚开始到现在,最近苹果推出了Ipad,Glu Mobile马上跟进,去提供给Ipad适用的游戏。在苹果的手机游戏提供商里面,Glu Mobile排名前十。iPhone的模式将彻底改变消费者对手机游戏的观念。

  未来,新的3G移动网络使手机更易于接入、玩多人在线游戏.运营商也通过固定月租费的方式鼓励用户进行更多的数据服务.这就意味着用户不必再花费高额的网络费用,而只要下载游戏即可.

  经济观察报:你们如何进行全球扩张?

  ERIC:我们会首先考虑收购当地最好的游戏。Glu 在过去的五年当中收购了四家公司,包括在中国收购的掌中米格。我们的收购原则看发行渠道和产品,像米格公司,既有很好的发行渠道,自己也有工作室,能够制作本地化的内容,我们会比较青睐这样的收购对象。

  经济观察报:去年我们在全球的增长情况是怎么样?

  ERIC:整个游戏市场在2006年的时候发展最迅猛,Glu Mobile那时候也是业绩发展最好的时候,但是可以看到KJAVA收入的比例逐渐在下降,而Iphone已经登上了舞台,它占得份额越来越大。

  经济观察报:如何与手机厂商合作?

  郑永强:那个我们叫做内置,打个比方,以前跟某大手机商合作,手机商说想要某类游戏,我就说我们可以帮你预装在你这个型号的手机上面,要多少个?然后我们再谈怎么去做操作。通常来说,这种方式我们会一次性,不是买断那个游戏,而是内装多少部手机。打个比方,他说10万部,他给一次性10万部这个型号的手机的预装费,这是其中一个合作的模式。还有另外一些模式是说每一个预装了之后,你真的能卖多少部就多少部的费用。

  经济观察报:后者比较难控制。

  郑永强:因为每一个手机上面有一个编号的,预装了手机游戏的手机,用户可以先试玩,用户试的时候一按,它会有癸一个编号到移动的平台,系统会看出来那个是什么手机的型号,那个能看出来。

  经济观察报:这块其实主要是内置一些老的、比较经典的游戏是吧?

  郑永强:都有,要看当时那个手机商他缺了什么游戏,因为不同手机定位不一样,例如手机的功能如果是偏重音乐的,那么手机厂商就会跟我们要一个跟音乐有关的游戏, 例如《吉他英雄》。

本文为GameLook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0/05/16371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