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Store进化论

7月11日,苹果公司的App Store迎来了两周岁生日。作为改变全球软件业生态的开发者天堂,App Store平台上已经拥有近25万个应用程序以及近50亿次应用程序下载。同时,在PC、通信与游戏产业之外,传媒、医疗、汽车制造等诸多传统产业也开始与App Store这棵大树枝叶相连。App Store 连同苹果公司的硬件一起,正在大规模地吸纳着越来越多的经济单元。然而,对于开发者来说,现实存在的不仅仅是这些鼓舞它们的数字和趋势。

from:商业价值

7月11日,苹果公司的App Store迎来了两周岁生日。作为改变全球软件业生态的开发者天堂,App Store平台上已经拥有近25万个应用程序以及近50亿次应用程序下载。同时,在PC、通信与游戏产业之外,传媒、医疗、汽车制造等诸多传统产业也开始与App Store这棵大树枝叶相连。App Store 连同苹果公司的硬件一起,正在大规模地吸纳着越来越多的经济单元。

  然而,对于开发者来说,现实存在的不仅仅是这些鼓舞它们的数字和趋势。

  6月23日,美国投资银行Piper Jaffray的分析师Gene Munster向媒体公布了App Store上iPhone、iPod Touch和iPad等iOS产品应用下载情况的最新数字。其根据app(应用)定价数据统计,在所有下载的应用中,81%的应用下载为免费下载,这一数字是App Store一周岁时该比例的3.2倍。下载次数排名前50位的付费应用下载平均售价为1.49美元;iPad应用下载的售价略微高一点,下载次数排名前30位的iPad应用下载平均售价为4.66美元。

  在当下App Store收费Top 100名单里,如当初重力感应拼图游戏 “Trism”、射击游戏“iShoot”、屏幕雾效应用“iSteam”等由个人发布、在短期内大卖特卖的收费应用已经近乎绝迹。取而代之的,几乎全部是EA、Gameloft这样的开发巨头所出品的应用程序。今天,依旧有无数的程序员在苹果公司的魅力光环感召下涌向App Store,然而他们中能够凭一款杀手级收费应用获得成功的人再难寻觅。

  “帝国主义”时代的到来

  如果App Store有一个名人堂的话,Steve Demeter应该是座次前三的角色。其被誉为“App Store创造的第一个百万富翁”。其在App Store上线之前创作的重力感应拼图游戏“Trism”,在App Store诞生后的两个月内便为自己带来25万美元的收入。随后他辞去了自己在Wells Fargo公司的程序员工作,创办了自己的应用开发公司Demiforce。

  在Steve Demeter、Ethan Nicholas(“iShoot”作者)等人的成功事迹,以及苹果公司品牌感召下,在App Store平台上创业马上成为IT潮流。2008年秋天,斯坦福大学开设了一门编号为193P的计算机科学本科课程:iPhone应用程序编程。

  在随后的数月间,涌入App Store创业的程序员成几何数量增长,如同当年硅谷在互联网泡沫时代早期的壮观景象一样。

  然而,随着时间流逝,程序员们两年前的那种发现新大陆的激情大大衰减。由于App Store不保护应用程序的创意,使得其在诞生一段时间之后,复制者大量出现。于是,一款应用程序的生命周期越来越短,开发成本则越来越高,靠一款应用暴富的概率越来越小。另一方面,由于苹果公司面向个人与大公司的SDK(软件开发工具包)是一样的,EA、Gameloft等传统游戏巨头──这些在开发者圈内被称为“大厂”的家伙们入场后,规模较小的团队靠研发应用程序成功创业的可能就更为渺茫。

  在记者走访的众多应用开发者都认为,以大厂为主的“帝国主义时代”正在App Store的生态圈形成,这对他们来说极为不利。由于创意不受保护,用户黏性的实现基本上靠开发者的品牌,而大厂在这一点上是有绝对优势的。大厂作品,可以不经过推荐直接一飞冲天。

  EA于6月22日在App Store上开展了为期两天的限时促销活动。期间包括极品飞车、红警等在内的多款大作,均以0.99美元的低价在App Store销售。结果是,6月24日公布的付费软件Top 10里,几乎全部被EA游戏占据。

  这种局面在中国也将出现。6月初,盛大游戏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谭群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盛大最快将于第三季度推出针对iPhone和iPad的数款游戏。这对想要在苹果应用商店中淘金的个人开发者,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开发者求生

  博看文思的CEO张悦与其创业伙伴汪波最近春风得意,继美国、澳大利亚分部之后,博看文思又相继成立了上海与广州分部。博看文思已经拿下了国内主要几家银行的单子,并且成为三星移动全球三大核心开发商之一。然而这一切,已经与博看文思当年原创应用程序的开发者属性基本无关。

  在美国留学归国后的张悦凭借与硅谷开发者同样的激情,带领博看文思团队总共原创开发了40余款app,其中“Galaxy Impact ”、“Cutemath”等数款应用曾在App Store中取得很高的分类排名以及推荐排名,带来了200余万美元的收入。然而,这些曾经的出色应用现在已经“基本不怎么做了”。

  “说实话,App Store现在挣钱很难。但也有极其特殊的情况,但并非中国开发者创作。”张悦对《商业价值》说。

  博看文思是较早由“游击队”向“军火商”转型的开发者之一。汪波对《商业价值》说,在博看文思声名鹊起之后,其核心技术人员大多都被挖走。索性博看文思就将app开发的内部培训转为外部培训;而智能移动终端的普及,使得向移动平台移植PC应用,如同当初企业建网站的热潮一样滚滚袭来。于是,博看文思向这两者转型也就顺理成章。

  张利国创办的XMobileApp与博看文思的发展思路相同,但起步更早,其于2009年初便编写出版了国内第一本关于App Store开发的书,今年初则又推出了基于Android平台开发的书。

  在张利国看来,开发者可以不选择困守在苹果平台,也可以选择为其他平台开发应用。比如XmobileApp基于Android平台的、下载量颇大的彩票分析app,一直依托广告模式为其带来一定收入。但他认为中国的开发者还是面临着一个困境:那就是用户太杂,机型太杂。往往是玩游戏的买不起高端机,持高端机的商务人士不玩游戏,聚集用户群显得十分艰难。

  尽管中国大大小小的app开发团队绝大部分都依靠外包或培训生存,但并非没有坚守者。曾在“Staff Favorites”排名第一的“水族箱”是国内知名开发商139.me的最成功作品。乐于将139.me称为“最优秀的app开发团队” 的CEO朱连兴告诉《商业价值》,大量的app开发者转型的确是事实,139.me自己也做一些培训以及外包服务,但会坚持做有盈利能力的精品游戏。朱连兴强调,低价销售已经是常态,除了较强的开发实力(139.me自己研发3D引擎)之外,道具收入和不断升级的增值服务将是未来精品游戏的生存路径。

  “植物大战僵尸”出品方,著名公司Popcap的商业发展部高级经理Giordano Contestabile对《商业价值》说:“个人开发者靠一款杀手级应用取得好的排名的确不可能了,但App Store并非是‘大厂’的禁猎区。一个同时精于游戏研发与市场销售的小型团队,仍可以获得成功。”

  不管如何,这些开发者都认同光凭技术优势已经远远不够。欲想在App Store新生态下生存,原创开发者必须学会自我进化——除了过硬的技术实力之外,还需要掌握营销环节的各种Know-how。比如怎么根据社会热点选材,如何贴图,如何给应用起个好名字,以及如何注明介绍文字、去各大社区低成本推介,甚至怎么选择降价时机等等——所有这些,都是如今App Store的开发者们必须掌握的生存技巧。

  苹果的新法则

  实际上,苹果一直都在密切注释着App Store生态环境的演变。

  从去年年中要求开发者自我评级,到今年年初改版iTunes,再到7月22日收紧开发者上传途径,苹果公司基本上每半年就会推出一项旨在优化App Store生态的新法则。

  7月1日,苹果的iAd移动广告系统正式上线,其将为开发者——特别是排名不很靠前的开发者带来新希望。家住圣地亚哥的詹森·亭于7月7日开始销售一款将iPhone的LED补光灯升级为手电筒的应用,该应用的免费版使用了苹果iAd广告系统,第一天的下载量就达到了9000次,并通过iAd获得1372.20美元的广告收入。此举被业界视为App Store 2.0的起始点。

  实际上,App Store里面的生存之道已不仅仅是销售软件与展示广告两种。

  孵化出App营销这一分支的产业已初露端倪——游戏题材如何追逐社会热点,如何制作宣传效果卓著的截图和广告,如何进行互联网传播,等等。所有的这些,将会由独立发行渠道或代理公司(咨询公司)去完成。

  Getjar就是有此雏形的一家公司,其刚刚获得来自Accel Partners的1100万美元投资。其CEO Ilja Laurs对《商业价值》表示,App Store正在衍生出越来越多的细分商业模式,未来前景大有可观。

  此外,专向VC也已经加入这个生态系统。著名KPCB风险投资公司的合伙人Matt Murphy,现在就负责管理KPCB为iPhone应用开发设立的1亿美元专项投资基金——iFund。

  时至今日,App Store和苹果公司一道成为IT产业最耀眼的明星。虽然,靠独自开发app成功越来越难,但App Store显然并非是在烧一把虚火——当App Store由原生态不断进化的过程中,将有更多的机遇提供给在这个生态环境中生存的个体。

  不过苹果显然需要加快进化的脚步并谨慎把控进化的方向。因为随着App Store这个生态系统的不断演进,它内部的生态单位正在越来越庞杂,而来自内部的恶性竞争与来自外部的其他应用平台的诱惑会越来越多。对这个世界的创建者——苹果公司来说,如何建立一个可持续的生态系统并掌握控制权将是极大的挑战。

  开发者争夺战

  在App Store的带动下,谷歌的Android Market、诺基亚的Ovi Store等依托不同平台的应用程序商店这几年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而联想乐Phone等终端企业的应用程序商店也开始有了越来越紧迫的需求。

  虽然它们现在的商业模式与规模都无法和App Store比肩,但长远来看,这种定制之外的合作模式将为开发者创业提供更为丰富的渠道,然而这种局面必然产生各大平台对开发者的争夺。

  实际上,宏大的争夺之战已经打响。除了苹果、谷歌、微软、诺基亚、黑莓、中国移动等一干巨头之外,第三方平台也开始加入到这场角逐中去。继Getjar在美国横空出世之后,中国这边的3G门户网又在7月初宣布其“从门户到平台”的战略转型,同时获得来自IDG等知名风投的巨额投资。

  此外,中国的腾讯、盛大近期都在移动App开发领域招兵买马。平台割据、抢夺资源的竞赛将以新的版本呈现。

  然而,无论哪一家的统计数据,App Store与Android Market都是目前最吸引开发者的两个应用程序商店,两家的相互较量与渗透将成为下一个时代的主旋律,而这种较量与渗透必然伴随着各自系统功能的完整与进化。

  Android Market的优势在于其所依附的巨大终端使用数量——HTC、摩托罗拉属于Android的超级粉丝,而三星、联想、索爱、Dell等厂商也将Android作为战略的一只臂膀。再加上国内各大山寨手机厂商的推波助澜,使得Android Market的市场充满了想象空间——几乎每天都会发现有新的Android手机发布或发售,更多的人认为未来终端就是Android的天下。

  作为对比,苹果的硬件则是App Store维持活力的可靠保障。比如,iPad推出之后,App Store中马上推出了iPad应用专区,不但传媒业应用成为App Store中新的生力军,而且开发者可以利用iPad的特点进行二次开发盈利;又如,iPhone 4发布后的首个推荐日,游戏栏里增加了 “Made for iOS4” 的分类。最新上榜的“Eliminate:GunRange”就是首款利用iPhone4 陀螺仪功能的游戏。而之前的一些经典游戏,如“Flight control”和“Skee ball”也随着新硬件的发售而再次冲上榜单前列。

  相比来看,Android Market目前则更像是婴儿期,其缺陷还比较明显。成都优聚软件是专注于Android平台开发的团队,其总经理李万鹏就认为Android的版本稳定性一直是困扰其成长的问题——其平均三个月一次的版本升级,造成在不同平台上移植应用成本居高不下;另一方面,Android Market没有一套审核机制,导致任何软件、游戏都可以上传,容易成为病毒滋生的温床;再加上Android的开源让很多厂商自行修改,无法形成稳定的用户体验。基于以上问题,Android 3.0是否统一整个UI以提升用户体验,就成为了谷歌必须面对的棘手问题。

  是不是只有苹果和谷歌这两个世界级的企业才能吸引开发者?其实并不一定。当应用程序平台和其对应的生态系统变成一种关键模式,那么有没有对这个生态系统的领袖能力,就成了未来那些平台和终端企业对开发者争夺的焦点。对开发者来说,对“有收益、可持续”的复制才是最重要的吸引力所在。但当下的现实是,很多希望构建自己生态系统的企业还没有完全理解开发者群体的意义与诉求。

  在联想乐Phone发布会上,联想的一位国际市场高管曾经问朱连兴:“你说说联想与苹果的差距究竟在哪里?”

  “差距就是能不能赚钱。” 朱连兴当时的回答很不客气,“我们跟苹果公司合作,不需要与他们公司的人见面就可以赚钱……”

  他之后婉拒了包括联想、中移动在内的开发邀请。在朱连兴看来,这些国内巨头做应用程序商店的路线,让开发者感觉根本不是想建立长期合作,而只是想利用一下开发者。“我们为什么要上你的店里免费‘展示’呢?”朱连兴认为,要真正吸引到开发者,这些平台要做的,是下决心去构架一个生态系统,并对开发者抱以信任才行。毕竟,苹果当年是花大价钱自己投入,才聚拢了众多开发者打下App Store的根基。

  虽然平台的意识还很不成熟,但在著名华人开发团队——EpicForce的CEO许向军看来,平台多了毕竟是好事:“该转型的转型,该坚守的坚守。市场大了,不同层级的开发者才可以吃饱穿暖。”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0/08/1794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