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筹备社交网成Google最高战略

通过收购、投资和内部研发,Google正在努力拼凑一个社交网架构,设计的初衷正是为了挑战Facebook,社交已经成为网络最大的增长点之一。

正当Google极力前冲时,Facebook却一旁敏锐地观察它的一举一动,它自抱成团,为再度塑造一个更社交的互联网而战。Forrester Research分析师奥吉·雷说:“未来几个月,我们将看到Google做出更为紧密、更为明智、更为自信的社交攻势。它可能会真正对Facebook 构成威胁。”

通过收购、投资和内部研发,Google正在努力拼凑一个社交网架构,设计的初衷正是为了挑战Facebook,社交已经成为网络最大的增长点之一。
正当Google极力前冲时,Facebook却一旁敏锐地观察它的一举一动,它自抱成团,为再度塑造一个更社交的互联网而战。Forrester Research分析师奥吉·雷说:“未来几个月,我们将看到Google做出更为紧密、更为明智、更为自信的社交攻势。它可能会真正对Facebook 构成威胁。”

最显而易见的证据是Google的疯狂收购。上周五它宣布收购了Jambool,这是一家运行社交游戏虚拟货币软件的公司。同样在本月,它还花了2亿美元收购Slide。在此之前不久,它刚投资Zynga一亿美元。

一位接近Facebook的高管说:“它们内部创新失败,于是就将支票本扔进去。”

这些举动很明显是Google战略转移的信号。Google之前推出过Buzz,它试图从2亿Gmail用户中开拓出一个社交网。努力宣告失败,部分是因为隐私麻烦,同样也是因为Buzz功能有限,没有社交游戏和应用。一旦人们发现朋友在Buzz上,便不知还能干啥。

现在Google不再白手起家,它希望为游戏和应用建立最终站,然后将社交网团结在它周边。

产业专家们说,当Google推出新的社交网时,这种战略可能会赐予胜算,这个社交网可能叫做Google Me。同时给Google和Facebook提供建议的天使投资人Ron Conway说:“它们不是在购买市场份额,它们是在购买创意份额。它们在购买一些社交网上伟大的创意。”

Google之外,没有一个人知道到底Google Me的真容,而Google自己也暗示不会复制Facebook。最近,在《华尔街日报》采访施密特时问,是否会建立一个Facebook竞争网站,施密特说:“世界不需要同样东西的复制品。”

很明显,Google Me不会跟Facebook雷同,只是怀疑会相拟。熟悉计划的人内部人士说,Google的社交网包括两大元素:基于平台化的一系列应用程序和游戏。

在Google内部,该项目可以调用全公司的资源。不只包括5亿美元的收购,Google还将最优秀的人才集中于此项目。

经多方消息证实,Google工程副总裁维克·古多塔(Vic Gundotra)运营Google Me。在此之前他已经证明自己是强大的对手,它监管整个Android系统,并使之成功。

在Google还有另一件武器可以使用——它在搜索上的垄断地位。对于那些在Facebook上找人的网民,Google可以优先将Google Me的结果显示在其它结果前,哪怕这些结果来自Facebook。

接近Facebook的人士说:“唯一的担心是它可能会借用自己的搜索地位,从而影响到人们在社交网上所做的一切。它们曾经在财经、视频和地图上这么做过。”

Google全力进攻,它依然面临一个根深蒂固的网络:Facebook的5亿网民。

Facebook已经感觉到Google的威胁,它正在拥抱成团。最近几周,它刷新了一些核心功能,包括相册等。

Inside Network创始人贾斯汀·史密斯(Justin Smith)说:“试图创造一个产品和Facebook直接挑战,对Google来说有很多挑战。特别是当你有上百个朋友、有一生的生活的图片时,这种转换成本很高。”

在互联网广告上,Google依然是当之无愧的冠军,它拥有巨大的搜索广告,去年营收达235亿美元。Facebook不足其零头。不过Facebook才六岁,今年它的营收预期达到10-20亿美元,这主要是因为大量的用户和高度精准的广告。

数年来,两家公司为人才而竞争,用股票诱惑高级工程师。这种竞争已经演变升级。据消息人士说,为了防止Google印度两位高管跳到Facebook,Google开出30倍原报酬挽留。但这种方式没有管用,高管们将未来押在Facebook上。(搜狐IT编译)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0/08/18019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