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CFO:详解并购之道 中国蕴含巨大机会

谷歌CFO(首席财务官)帕特里克·皮切特(Patrick Pichette)近日来华,并在昨天在与新浪科技等媒体进行对话。期间,帕特里克·皮切特详细解读了谷歌的并购策略,并就与Facebook等的竞争关系、中国市场等问题进行解答。

谷歌CFO帕特里克·皮切特
谷歌CFO帕特里克·皮切特

  11月17日凌晨消息,谷歌CFO(首席财务官)帕特里克·皮切特(Patrick Pichette)近日来华,并在昨天在与新浪科技等媒体进行对话。期间,帕特里克·皮切特详细解读了谷歌的并购策略,并就与Facebook等的竞争关系、中国市场等问题进行解答。

  两种并购方式共存,先开发创新再商业化竞争

  作为谷歌CFO,投资和并购是其重要的工作之一。帕特里克·皮切特介绍说,谷歌的产品开发分为两条线并行发展:一条线是谷歌自己的内部工程师的团队在进行开发,而另一条线则是通过企业并购团队,寻找一些在产品和业务方面符合谷歌战略的对象。

  面对大量的潜在投资对象,谷歌会先进行技术和文化两方面的筛选,此后还要从财务层面研究实施并购的可行性等问题。

  除此以外,谷歌还有一个称为Google venture的团队,以类似风险投资的角色运行,主要是寻找非常具有创新力的公司。例如谷歌的收购的无人驾驶汽车技术。实际上,这种风投性质的并购往往引发人们的质疑,毕竟这种技术和谷歌目前的关联性并不大。

  对此帕特里克·皮切特说,“不是说无人驾驶车的技术和谷歌没有什么关联,而是我们为什么要让人去开车”。谷歌实际上是先做创新,把技术开发出来,然后做商业化的竞争,这样以便于“反过来去追本溯源地考虑这个问题”。

  在谷歌看来,每一个问题就代表着一个巨大的机遇,帕特里克·皮切特称谷歌精于在常态生活中重新思维、掀起变革。“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机遇,所以可以说我们这种乐观已经是一种疯狂的状态了”,谷歌CFO表示。

  显然谷歌也一样不可能预知什么是正确的创新方向、技术路线,帕特里克·皮切特说谷歌谷歌自己在这条路上也是在不断地尝试,“如果做错了我们就会从头再来,再接着做”。

  搜索与社交网站无法比较,中国蕴含巨大机会

  Facebook越来越多的被拿来与谷歌比较。三月份,有数据显示Facebook超越谷歌成为美国网民访问最多的网站。而据国外媒体最近的报道称,Facebook估值已经达到410亿美元,超越市值393亿美元的eBay,成为美国第三大网络公司。

  “确实Facebook给我们谷歌很好的启迪”,谈到这家公司时帕特里克·皮切特说,Facebook提醒谷歌要在搜索中加入更多的社交信号搜索,但他同时强调搜索引擎业务需要发出不同类型的信号,这就和Facebook有非常大的区别。

  在这位谷歌CFO的眼中,拿Facebook、Twitter等和谷歌比较,就像是“把苹果和橘子在比较”。而他也不忘补充说,Facebook存在的安全性问题,让他不敢深度使用。

  不过,帕特里克·皮切特也指出,数字经济的成功不能取决于一两家公司的成败,应有很多不同类型的公司共同发展。他进一步表示“和我们谈的常态经济相比较,数字经济的发展是非常迅猛的,所有在做数字经济的企业,包括谷歌在内,确实做得都是非常好的”。

  最新发布的财报显示,谷歌第三季度营收为72.9亿美元,同比增长23%;净利润为21.7亿美元,同比增长32%。这其中,谷歌在全球的展示广告业务规模达到25亿美元。

  “谈到谷歌中国,对我们整个企业来说确实蕴含着巨大的机会”,帕特里克·皮切特称中国市场为谷歌提供了非常好的机会,他希望在展示广告和出口业务能够在中国发展的更好。当被问及谷歌中国业绩的情况时,帕特里克·皮切特没有正面回答。(孟鸿)

  以下为对话谷歌CFO帕特里克·皮切特(Patrick Pichette)的文字实录:

  谷歌CFO:首先非常感谢各位能够抽出时间来跟我做这场谈话,我叫Patrick Pichette,是谷歌公司的首席财务官,我这次是在亚洲到处走一下,这两天我主要是来到中国,和中国的团队进行交流。在过去几天我在中国所做的工作主要是向中国的Googler介绍谷歌在全球、在战略以及产品方面所获得的最新的进展、成功,同时也聆听了中国的Googler在工作中所遇到的一些问题。我向中国的Googler传达了几点主要的信息:

  第一,我们正处在一场发展势头非常迅猛的数字经济时代,和我们谈的常态经济相比较,数字经济的发展是非常迅猛的,所有在做数字经济的企业,包括谷歌在内,确实做得都是非常好的。谈到谷歌中国,对我们整个企业来说确实蕴含着巨大的机会,首先看我们展示广告的业务。

  根据我们最新的三季度报,Google全球这方面的业务规模已经达到了25亿,而中国市场确实在各个条件、各个角度来说都为我们谷歌在这方面的业务提供了非常好的机会,我们的目标也是能够为中国做广告的企业提供非常好的平台。

  第二,我们的出口业务方面,确实谷歌在这方面拥有非常独一无二、得天独厚的优势,在发展出口业务方面我们可以帮助中国企业的地方很多,不光是成功的找到潜在的客户,其实还有在翻译方面,翻译语言不光是指英文的市场,还有德语市场、西班牙语市场,也就是成功地帮他们走向国际市场。对于那些想非常精准的定位国外市场的中国企业、出口商来说,谷歌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和商机的提供者。

  我们不光是在搜索方面,在展示广告方面,在出口业务方面,其实我们还在持续地做着创新,持续地在创新领域进行投资。一个最好的例子就是我们Chrome浏览器,我们的Chrome OS操作系统,它能够让互联网浏览和使用更快,而且更加简单。我们相信这也是下一代互联网软件新的一波浪潮,就是HTML5的标准下,其实它会为我们谷歌自身,也会为全球的开发人员社区,包括中国开发人员在内提供新的机遇。正是这样一种基于开放标准的平台,能够使我们变得更具有竞争力、更具有创新性。

  在Chrome之前,是我们Android的平台,其实它指出了一个非常好的方向,我们知道Android最关键的在于它是一个开源的平台,确实是一种颠覆传统的做法。我们谷歌是非常有信心的,我们把Android这个平台开放出来,我们非常有自信能够在这个平台之上,在完全开放的基础之上和其他的企业去竞争,我们也相信我们可以赢得竞争。

  当然,其他的企业也可以按照他们自己的方向去走,但是我们坚持的一条宗旨就是开放能够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它能够为开发人员与各个市场都提供更好的机会。所以,这就是我们所秉持的,正是这样的发展开放基于标准的理念,能够让我们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

  其实我看到你们每个人都用电脑,基本上早上你们开机的时候,启动的时间就要花上5分钟左右,这段时间你们都足够喝一杯咖啡了,或者是你们请网管员,它需要非常慌乱地去把源于20世纪70年代的这样一些技术系统发动起来,这一切确实不大有什么道理,其实我们在兴起一场变革的时候,通常都是把大家已经习以为常想当然的一些东西进行重新的思维,发觉它并不是像我们所想的是合乎常理的,而我们谷歌就非常精于在大家常态的生活中掀起这样一些变革的机遇。

  我希望刚才我表述的这样一些内容能够去解释为什么谷歌我们非常看好未来,非常乐观。其实我们如果回顾过去的话,在到底什么是创新的方向、到底什么是正确的技术路线,并不会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线条,其实我们谷歌自己在这条路上也是在不断地尝试,总会出错,如果做错了我们就会从头再来,再接着做。

  经常谷歌的技术开发团队说我们来试一下这样一个新的点子,失败的话我们再尝试另外的一种方法,基本上来说道路是摆在前方的,关键这个路是要靠自己去走,只要我们去把握数字经济的发展方向,把握整个这个行业、这个市场发展的大趋势,那我们是非常乐观也是非常兴奋的,我们围绕这样一个方向开发新的产品,并且去吸引世界上优秀的技术人才来谷歌开发产品,开发业务,其实我们的宗旨是一直围绕用户的,为他们提供各种各样全方位的服务,可以说我们对整个数字经济未来十多年甚至是几十年的发展都是非常积极、正面的态度。

  新浪科技:近些年,谷歌进行了多项收购,那么您能介绍下谷歌在并购时的一些标准么?在未来还有哪些并购收购的机会,在中国比较看重哪家企业?

  谷歌CFO:非常感谢您提的这个问题,很多人其实对于谷歌在并购方面的节奏步伐都是感到非常困惑的,在这里我向您介绍一下,其实我刚才也谈到了我们谷歌几个大的平台,比如说Chrome的平台,Android的平台,还有展示广告的平台,针对每一个大的平台我们都会有具体的产品战略,其实我们不光是开发某一个具体的产品,更重要的是围绕这个业务要打造一个生态链,比如说展示广告,它要有分别针对广告商、针对出版商的产品,还有开发相应的产品引擎。

  除了产品战略,还有一个关键是这个产品的开发速度,多快能够把产品打造开发出来。其实在产品开发方面,我们是分两条线来并行的,一条线是谷歌自己的内部工程师的团队在进行开发,另一条线是我们有专门的M&A团队,它像扫描似的去寻求一些在产品上、在业务方面和我们相关产品战略吻合的对象,比如说你是做视频编解码器的,可能和我们某一个产品战略是相吻合的。

  当然我们会有非常严格的审核标准,比如说刚才我谈到了要吻合我们整个产品的战略,在技术方面他们IP的质量,比如说编码的质量如何,还有整个团队人员,我们测试的标准其实是非常高标准的。我谈到的测试有两面性,一个是技术方面的,第二是在文化方面的,在这两个测试通过之后我们还要在财务上去研究它的可行性。事实上我谈到我们专门负责并购的M&A这个团队,它在全球一直努力地在寻找比较合适的并购对象。

  通常来说你听到谷歌是收购了很多公司,其实我们真正筛选过滤的基数量也是很大的,通常我们在这种情况之下,就是针对具体的产品进行的收购都是比较小规模的公司,比方说可能只有15名工程师,他们所做的产品是非常专业化的产品。但是我们还有另外一种类型的收购,它是属于什么呢?

  我们发现这种收购规模一般都是非常之大的,跟正常并购规模相比较可能会有三倍的规模,这种收购的决策原因是我们确实发现了非常酷的因素,它的创新性是前所未有的。这种类型的收购数量就没有那么多,只是隔一段时间可能会有一个,同时我们这样类型的收购是由谷歌单独运营的团队,我们把它称为Google venture,类似于风险、风投这样去做的,它主要是寻找一些非常具有创新力的公司,和我们刚才谈到的一些核心的平台业务产品战略的并购是另外一种并购方式。

  就像我们刚才谈的第一种类型,符合我们产品战略的像“AdMob”;还有第二种类型的技术,和我们谷歌做的主流业务完全没有相关性,就是无人驾驶汽车这样的技术,这个技术太酷了,所以我们也把它拿过来。

  新浪科技:这种没有相关性的技术,以后的价值怎么去体现呢?

  谷歌CFO:其实我们一定要去考虑,我们最基本的原则,我们搞技术开发最基本的原因是什么,就是要通过计算技术解决一些非常大的问题。我们再回顾一下,或者退一步看为什么要去创新?在创新的理念中,车其实本身就不应该是由人来开的,它是一个机械设备,我们来看一下很多公路上发生事故的原因,其实都是由人的参与而造成的,而且我们其实已经想当然了。

  比如说关节出了问题,刹车踩不了了,有很多人的原因肯定会给你带来一些故障性的问题,但是因为我们都把它作为一种非常正常的事情,反而没有觉得它有什么不对的。但是如果从创新最基本的角度来说,车就不应该是由人开的。

  所以我们希望从创新的角度,确实能够肩负起你来做这样一场变革,所以我们应该把问题反过来,不是说无人驾驶车的技术和谷歌没有什么关联,而是我们为什么要让人去开车,反过来来问这个问题,其实很多技术的创新都是为了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只不过我们先做创新,把技术开发出来,然后做商业化的竞争,我们可以反过来去追本溯源地考虑这个问题。

  但事实上我们看到了问题,每一个问题就代表着一个巨大的机遇,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机遇,所以可以说我们这种乐观已经是一种疯狂的状态了。

新浪科技:针对这两种不同类型的收购,在财务分析可行性的时候是否也会有一些不同呢?

  谷歌CFO:事实上这是两种不同的并购,第二种其实是一种风投的模式,而第一种就是正常企业从业务的角度来进行的常态的并购,它其实相对来说牵扯的风险并没有那么大,因为你只是去测试这个企业在软件开发方面编码的质量、技术人才的质量,而这些都不是在并购方面最大的风险。最大的风险在哪里呢?是看你收购过来这个技术转化成产品它是否具有可伸缩性,能够扩展到满足多达几十亿用户的需求。

  谈到在财务方面的可行性的测试,确实会有不同的衡量标准,谷歌是有这样的标准的,通常来说比如说现金流预测等等这样一些东西。但是我们说整个的衡量机制是非常严格的,我们会层层筛选,第一层就会筛下很多公司,第二层也是,到了第三层,如果你能够经过这样三层门槛的筛选,那我们就要展开收购了,基本上是这样一个严格的过程。

  新浪科技:您刚才说到在今年第三季度,展示广告规模达到了25亿美元,这其中,中国市场占到了多少比例?今年1月份声明之时,第三方的数据显示中国市场的广告收入占全球的1%,目前来看,这个比例是上升了还是下降了?

  谷歌CFO:谈到这个问题,基本上我会让世界上所有问这个问题的人都失望,为了给大家平等的待遇,我也只能让你感到失望。我其实谈到这个行业,这个行业是个高度竞争性的产业,你谈到了1%这样一个数字,这个行业有很多的分析,有各种各样的分析,所以至少有这样一个数据点让大家去猜测分析,当谷歌还是小公司的时候,大家不注意,但是谷歌现在变大了,没有办法,很多人都意识到我们在这方面做得很大,是个竞争对手,所以我们的步伐、我们走的周期速度也要越来越快,对于谷歌我们自己来说这样做是毫无问题的。其实不光是谈到展示业务,出口业务方面我们也是持续以非常好的速度在发展。

  我所说的出口业务确实指的是在中国,其实你仔细想一下,任何做出口的企业,如果你要把你的产品以一种非常好的、简单的、容易做到的方式推到全球,就会很自然地考虑到把谷歌作为合作伙伴。因为我们谷歌在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有这样的平台,所以这是一种很自然的联系,只要你是出口型的企业,就应该利用谷歌,就应该和我们做这个业务,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出口业务持续增长的原因。

  新浪科技:目前Facebook、Twitter很火,他们对于Google的挑战,会不会像当初Google对 雅虎的挑战那样?Google在社交网络这块有什么样的战略?

  谷歌CFO:首先我对你谈到的谷歌和雅虎以及Facebook、Twitter与我们谷歌之间的关系,我不同意你刚才那个阐述,我会解释为什么。

  谈到雅虎和谷歌,我们都是做一个业务的,就是搜索这个业务。只不过我们出发的角度不一样。因为我们有很多技术天才、怪才,所以我们更懂电脑这方面,我们成功了。而雅虎其实是以人为的一种方式考虑搜索。

  前面我们谈到说数字经济为什么成功,他的原因就是因为这样一个量存在。我们认为数字经济的成功不能取决于一两家公司的成败,比如说不能用乔布斯或者是埃里克施密特,而是有很多不同类型的公司在里面,像有Facebook、有Twitter、有亚马逊,有阿里巴巴,大家一起去打造这个数字经济。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数字经济如此与众不同。

  你谈到Facebook和Twitter,其实他们的聚焦点和谷歌来说,并不是像雅虎和谷歌这样的一种情况。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谈到Facebook,它更注重的是什么?它发出的是一种社会信号、社交信号。我会强调用“信号”这个词,因为比如说我们做搜索的业务,你要做有的放矢,有针对性的搜索的话,你就要发出不同类型的信号,有的类型信号就是社交性的信号,但是还有很多其他类型的信号,比如说技术性的、价格性的、还有基于位置的信号。

  确实Facebook给我们谷歌很好的启迪。那就是在我们的搜索中,我们需要加入更多的社交信号的搜索,其实谈到搜索的信号种类是非常丰富的。所以谷歌努力工作保证了我们信号的丰富性、全面性,就像Twitter,其实是代表着我们在社交信号方面更多的丰富。我觉得一定是要给你一个例子的,大概在一年之前,我自己决定要买一个心率监控器,这个心率监控器我是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在网上搜索比较。

  我绝对不能发出通过社交性信号来搜索,因为我所有的朋友都会和我说你干脆别买这个东西,不要锻炼就可以了。所以这种搜索肯定是没有用的,我是通过技术性的搜索,价格性的搜索,去征求像价格、质量的比较。所以两小时之内我下单,选择了这款心率监控器,48小时之内就交货了。确实我们认可这种社交性的信号确实是会符合其中一种类型的需求。

  但是我们还有其他更多的,比如说技术性的、价格性、位置性的很多其他的信号也要发出,让我们作出搜索。因此您刚才说Facebook、Twitter和我们谷歌比较,其实就不是同类的比较。你是把苹果和橘子在比较。

  新浪科技:谷歌与部分代理商终止协议的事情,目前有哪些进展?谷歌中国现在的运行情况到底怎么样?还有谷歌这么多创新的技术怎么样在中国落地?

  谷歌CFO:有关你问到的第二个问题,我们是不透露谷歌中国具体数字的,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们仍然在持续招募一些优秀的技术人才。一直以来,我们都是在中国保有一支力量非常强大的工程师团队。而且还是有很多中国的技术人员不断的向我们递交简历,希望为谷歌工作,我们招募人才的标准是非常严格的。门槛是很高的,但是我们仍然吸收到了大量的优秀技术人才。

  有关你谈到的第一个问题,我们谷歌是完全履行了和代理商签订的合同的条款。所以这点我们是非常明确的。谷歌在中国代理商的数量是比较庞大的,我们都是把对他们的财务奖励和他们的业务服务能力与绩效是挂钩的。同时我们要在双方的纠纷中,要尽量避免对那些做广告的企业的损伤。所以我们会为这些广告主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案。

  关于您的第三个问题,事实上比如说Android这个平台已经在中国取得了成功。很多中国市场的手机都采用了Android这个平台,我觉得这个技术产品是否能够在某个国家,比如说中国落地,是由政府相关的法规条例、政策来决定的。而不是由我们来决定的。我们是负责开发产品,来保证这款产品在市场上达到自身原始设计目的的,比如说安全性。像我们目前在中国有些产品是已经获得政府许可的。我们希望确实把这个产品在市场上推广,让用户是可用的。我们也是本着和政府合作,寻求共同目标的原则。

  举几个例子吧,比如说Gmail,我认为其实像Gmail就应该是属于个人私秘的领域,是能够保有自身信息的资讯的。谷歌是可以起到保护你所有信息安全的作用,除非是联邦法院或者是法庭机构最终判决。具有法律约束性的时候才有可能获取到用户相关的信息。否则的话,谷歌为用户保护信息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这点是谷歌对这个产品要求非常高的。

  其实我认为像Facebook确实存在安全性的问题,我个人的Facebook只有四个名字,那就是我的三个孩子还有我的妻子。因为我对Facebook的安全性是持有怀疑态度的。其实不光中国是这样,在德国也是一样。

  像谷歌街景就是一个在德国非常有争议性的产品。其实比如说街道上有一些名字,有一些信息要去不显示的话,也是政策或者是政府的决策。其实我们要保护的是这个产品为用户提供价值。

  如果用户个人不希望自己的信息或者名字,或者是地址簿显示在谷歌街景上的话,用户可以通过我们提供的工具告诉谷歌,谷歌可以拿掉。这个是两方面,一方面是政策,另外一个是从用户。用户第一是谷歌最主要的原则。你可以告诉谷歌你的什么东西不希望显示。

  顺便说一下,谷歌街景这个产品,我们在德国一发布,确实受到了广大德国用户的喜爱。他们一看到这款产品都是非常惊叹的表情。

  新浪科技:我想问一个有关财务的问题,因为谷歌一直发展很快,而且最近也是大大小小的并购都在进行。作为CFO,除了关注战略和发展以外,风险也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考虑因素。那么您怎么看待快速扩张所带来的风险?怎么样平衡稳健的财务战略和发展很快的业务之间的关系?您是2008年上任,当时可能正值经济危机期间,谷歌有没有受到经济危机的冲击?您为那个冬天是不是做了一些调整?

  谷歌CFO:其实作为公司的CFO,例行每年都要做审计的工作,并且向谷歌的董事会汇报我们的工作。我在08年上任之后做CFO日常的工作是什么呢?就是我们一直在路上,和全球谷歌不同地区的负责财务部门的总监或者是负责人去交流,不断的提醒他们,作为财务负责人,你们的职责是什么,同时如果你们遇到了问题的话,一定直接和我们联系,或者是和首席的会计师联系。同时我也和所有谷歌的员工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一种交流。提醒作为企业的一分子,他们自己身上所担负的责任。其实这已经成为了我做CFO日常工作的内容。

  其实我们谷歌内部有非常严格的财务和风险控制流程,因为谷歌发展的非常快。我们的流程也是在快速的自我调整中,去符合不断变化的规模。而且每年我们也有审计工作。同时我们也有非常严格的风险管控的流程。并且我们有一个独立的运作部门叫做合规部,就是来调查是否有一些造假的行为,其实我们企业的每个人,包括CEO在内,都会在严格流程的控制下。是由我个人来负责向审计委汇报,我相信可能除了我之外,整个企业要是犯了什么错误都会有专门的人调查,如果是我的问题,他们也不会告诉我了,就会暗地调查了。所以就是说这样的一个合规部也起到了警示的作用,如果发现了什么问题,咱们是会吹哨子的。

  同时,我们还会启动一个独立的调查机制,因为我们设立了独立治理的流程。如果我们接到一个报告说说怀疑内部某个员工有问题的话,我们会去进行调查,我个人也会审议调查的报告,但是有一个宗旨就是一定要保护员工。如果这个人对他的指责是虚假的,我们在一开始调查的时候,就不能直接公开说我们接受对某人的指责,这对这个员工的伤害是非常大的,如果确实经过调查我们发现他有错误的地方,我们也会采取非常快速的行动。

  作为CFO,其实我的工作有五项,而谈到的这个工作也是我的核心工作之一,而且确实也是优先的一点。因为我们确实要保证一个企业的财务报表能够反映公司真实的运作情况,避免弄虚作假的现象。

  其实我认为在2008年加入谷歌是非常好的一个时机,有两个原因,其实也是我们在2008、2009年吸取的两大经验或者是教训。为什么说这非常好的机遇呢?首先我们谷歌总是从危机中看到非常好的机会,我们作为一个创业性的企业,我们是非常敏捷的公司。一方面我们是一个非常节俭的公司,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又是非常大方的公司。

  即使是在资金非常紧张的情况下,我们仍然为员工提供免费的按摩。但是在这里我们也要提到拉里和佩奇,他们非常重视给员工的福利。从公司刚刚创业开始就是这样。这一点很难解释。但是随着企业增长得如此迅速,有的时候就很容易把节俭和大方混淆了。其实我觉得2008、2009年也是很好的机会,这是一个警示,就是你要把这两者的概念要非常好的区分。如果你看我出差坐飞机,在美洲航线上,事实上我都是选用经济舱的。

  因为飞机票钱不是我自己的钱,而是股东的钱。所以对所有的谷歌人来说,他们都认为这是我应该做到的。同时我们给员工提供免费的服务,这个钱用在给员工提供免费有机食品,这样做其实是非常明智的。也就是说员工不需要把工作时间花在寻找吃的方面,这样他们的生产力可以提高。如果能给我一个魔法,让我回到2008、2009年的话,其实我会修改一个错误。因为在2008、2009年的阶段,我们实际上是减少了招募员工的数量。但是我们从现在这个角度看,看到数字经济这样蓬勃的发展。我们绝对不会这样做了。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0/11/21541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