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凯暴跌:山寨AppStore神话终结

如果不是赴美上市,偏居杭州的斯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斯凯”)至今不会步入公众视线——尽管在无线互联网业内,斯凯早已声名鹊起。斯凯上市的“曝光”,也让雪鲤鱼、沃勤、扬讯等类App Store平台模式走向前台。

如果不是赴美上市,偏居杭州的斯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斯凯”)至今不会步入公众视线——尽管在无线互联网业内,斯凯早已声名鹊起。

12月10日,斯凯在美国纳斯达克IPO,以8美元的发行价计算,总计发行725万股美国存托股份(ADS),融资总额为5800万美元。

这是纳斯达克继空中网、掌上灵通后,迎来的又一家来自中国的移动互联网概念的公司。

异于前者的是,斯凯所专注的手机应用软件平台业务“暗藏”幕后,就像其创始人兼CEO宋涛一样,斯凯在外界一直保持低调。

尽管如此,公众对这家“幕后公司”的关注,依旧热度不减。其招股书披露,2010年4-9月斯凯营收由2009年同期的2.401亿人民币增长至3.367亿人民币,增幅高达40.2%。“高调”的成长速度,让斯凯及其庞大的手机软件应用平台产业链,陡成业界瞩目焦点。

斯凯上市的“曝光”,也让雪鲤鱼、沃勤、扬讯等类App Store平台模式走向前台。

但光鲜背后,现实的资本市场却是另一番景象。上市首日,斯凯随即暴跌25%——是三年来中国企业赴美上市首日最大跌幅。“斯凯破发背后,反映了投资者对这种平台模式前景的担忧。”多位业界人士分析。

发家“原罪”

2004年,是中国山寨机市场的元年,也开启了类似斯凯软件平台模式的“淘金时代”。

这一年年初,来自台湾的联发科芯片方案大举进军大陆市场,国产手机制造业门槛大幅降低,也直接导致山寨机市场呈现爆发式增长。

同年8月,深圳一家名为艾世代的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开始尝试给手机厂商提供无线内容应用的集成平台——这是国内手机软件平台模式的最早雏形。“能将软件平台直接内置到手机终端,这个市场有着无限的想象空间。” 艾世代一前高管回忆。

据其介绍,平台模式的优势在于能汇聚更多的第三方应用开发者参与其中,但前提是该平台有着足够多的装机量。

据其介绍,在手机软件平台推广之初尚存阻力:“说服手机厂商接受内置你的平台主要基于两点:一是能跟他分成;二是能促进销售。”

在此背景下,为数不少的手机软件平台开发商开始跟SP违规运营,诱导性扣费和内置“扣费后门”的现象在业界极为普遍。知情者透露,A8音乐旗下的SP运营商华动飞天超过50%的营业额一度来自艾世代平台,而华动飞天终因违规运营SP,遭工信部多次查处。

“这个行业与生俱来带有或多或少‘资本原罪’,独善其身的几乎不存在。”多位业界人士对本报评述。

相比之下,2005年成立的斯凯平台,其拓展则得益于另一条路径——与手机QQ捆绑营销。本报记者了解到,低端手机市场至今最为核心的应用软件,即手机QQ——这已成为目前手机应用软件的标配。但这个应用量最大的软件本身却为免费。

深圳一家手机软件平台开发商高层告诉记者,由于早期腾讯并不直接提供基于手机客户端的QQ软件开发工具,因此手机QQ的推广,还需要借助腾讯授权的第三方开发者的力量。“事实上,在应用平台拓展之初,大家都意识到手机QQ很受欢迎,但由于它本身不赚钱,很多平台运营商缺少主推的动力。”该人士表示。

但作为腾讯授权的开发商之一,斯凯却将手机QQ软件,作为平台拓展的主要卖点,但前提是,斯凯为手机厂商免费安装手机QQ,手机厂商必须允许内置斯凯的应用软件平台。“这多少有点‘绑架’厂商的味道。”多位业界人士透露,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部分深圳山寨机厂商甚至误认为斯凯是腾讯旗下的公司。

被动的付费通道

效仿苹果的App Store模式,在低端的国产手机市场,斯凯构建了自己的应用平台体系。

按照斯凯的“游戏规则”,终端用户带来的增值收入中,运营商先拿走约15%,剩下的85%中SP再拿走15%,留下的收入再由CP(内容开发商)和斯凯间三七开分成;斯凯拿到大头后还要与预装其平台的手机厂商分成。据了解,斯凯最终能分得其中的20%到30%。

“事实上,业界类似的模式大同小异,都‘看上去很美’,但在具体操作层面往往相距甚远。”手机软件平台运营商麦克斯CEO焦学宁表示。

深圳手机集成商龙翔腾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毛红江告诉记者,由于手机厂商和手机方案公司的分成,是从软件平台运营商处获得,其付费的不透明性,导致很多厂商参与的积极性并不高。“从理论上讲这是建立在共赢基础上的一种模式,但感觉真正从中赚到钱的手机厂商很少。”

此外,本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单款应用软件的市场价格并不太高,从两万元到五万元不等。“低的5000元就能买下版权,高的也就上10万。”前述艾世代前高管认为,目前在一个平台上,真正赚钱的应用软件一般在排名前20款以内。“对于平台运营商而言,买断经营更为划算。”

多位深圳业界人士透露,目前各种软件应用平台上,30%左右的软件是自己研发,50%依靠买断:“很多应用软件平台上看似独立的第三方应用,其实早已暗自被平台运营商买断了。真正类似App Store模式运用的很有限。”

更为关键的是,在斯凯等应用平台模式专注的低端国产手机用户群中,其付费通道绝大部分依靠运营商话费扣费。“运营商相当于卡住了整个产业链的咽喉。”焦学宁形容。

事实上,斯凯也试图摆脱对运营商付费渠道的依赖,开展第三方支付、银联卡支付,甚至推出自己的游戏K币支付渠道。但目前90%以上的付费用户,却依旧依靠运营商通道。

与此相关的一个直接影响是,今年上半年工信部开始新一轮的SP行业整治风暴,对于SP的违规行为监管趋严。“有一段时间,甚至对于所有的SP扣费采取‘一刀切’的暂停措施。” iSuppli公司中国区研究总监王阳认为,这对于类似斯凯平台的打击是致命的。

根据斯凯招股书披露,近年来斯凯用户每次下载产生的营收均在下滑,平均用户产生的营收2008年为1.82元,到了2010年9月,下降到0.7元;每次下载产生的营收则由2008年的0.58元大幅下降到2010年9月的0.22元。斯凯亦坦承:“导致下滑的主要原因是中国移动运营商出台相关政策产生的影响。”

挑战者角逐

伴随着斯凯的上市,软件平台运营商面临的市场环境也悄然生变。

早已走过爆发期的山寨机市场,随着利润的摊薄,市场焦虑的气氛日渐笼罩山寨机的聚集地——深圳华强北。而在另一个市场,来自传统互联网和智能机厂商对山寨市场的渗透早已“兵临城下”。

之于斯凯而言,首要的挑战则来自腾讯——这个昔日市场开拓中,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

本报记者了解到,今年下半年开始,腾讯已悄然面对手机厂商,直接推出免费的手机QQ软件开发包。

“对于广大手机厂商而言,从此再也不必通过类似斯凯这种第三方,来安装手机QQ软件。”多位深圳软件平台运营商人士直言:“内置斯凯平台,对于手机厂商的重要性在弱化。”

不止于此,腾讯还将自己的手机QQ浏览器、输入法、手机QQ游戏等一系列应用软件打包其中。“事实上,腾讯也开始将其应用平台直接内置到手机终端。这意味着,腾讯跟斯凯这种平台,变成了一种竞争关系。”上述业界人士认为,这对于斯凯的打击将是致命的。

这还不是斯凯面临挑战的全部。日前,Android平台最大的芯片合作商高通对外表示,明年将致力于降低Android智能手机的入门门槛,终端价格有望低至100美金。“明年,不少的山寨机用户群有望转化成Android低端智能机用户。”王阳分析。

与此相关的另一个市场变化是,目前与斯凯合作的CP(应用开发商)仅230多家,相比之下,基于Android系统的开发的应用软件已超过10万。

王阳认为,随着Android开放平台在低端市场的普及,斯凯等基于功能性手机的类App Store模式将遭遇空前挑战。

“类似斯凯平台由于一直隐藏幕后,对于普通手机用户而言,并未形成品牌知名度和使用粘性。”前述软件平台运营商人士分析,用户只关注具体应用,并不会关心该应用来自哪个平台:“类似斯凯模式,其用户的搬移成本并不高。”

from:21世纪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0/12/23312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