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门徒”:离开腾讯距离成功有多远

腾讯像一张网,笼罩在每个互联网从业者的头上。在那些网眼中,有一些人在艰难地生存着,他们从腾讯的各个部门走出来,却很少有人给他们冠以像金山系、谷歌系一样的腾讯系名号。

腾讯像一张网,笼罩在每个互联网从业者的头上。在那些网眼中,有一些人在艰难地生存着,他们从腾讯的各个部门走出来,却很少有人给他们冠以像金山系、谷歌系一样的腾讯系名号。

宋旸,前任腾讯市场总监,2010年7月份离职创业。如今,他立志要打造女装类的B2C项目,他带领的三个人分别来自传统行业、淘宝早期创业团队、原来拍拍的同事。投资者是浙江的一个人民币基金。他说,“成败只是结果,我想要的就是这种人生体验。”

汪海兵,被称为QQ宠物之父,2007年出走腾讯,立志建立中国的“迪斯尼”,他说:“相对创新来说,模仿自然艰难,但是小公司绝对不靠怜悯和照顾生存,要的是市场的尊重和规则,加上创新、敏捷和执着,才能成就一点事情。”

曾李青,腾讯最初的五个创始人之一,2007年,他成为腾讯终身荣誉顾问,开始为很多腾讯的离职员工提供风投。他说:“和腾讯直面竞争,压力确实很大。现在的互联网市场和原来不一样了,所以你需要从市场竞争的角度来考虑你的生存空间。”

除了他们以外,还有一批同样来自腾讯的离职员工也走在创业的路上。

他们为什么离开那只庞大的企鹅?

五虎上将

1998年的深秋,马化腾与他的同窗张志东“合资”注册了深圳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之后又吸纳了三位股东:曾李青、许晨晔、陈一丹。

为避免彼此争夺权力,马化腾在创立腾讯之初就和四个伙伴将职责划分清楚:各展所长、各管一摊。马化腾是CEO,张志东是CTO,曾李青是COO,许晨晔是CIO,陈一丹是CAO。

腾讯的创业团队也许是民企中合作时间最长的,直到2005年,这五人的创始团队还基本保持阵形,不离不弃。直到如今,其中四个还在公司一线,只有曾李青挂着终身顾问的虚职创业去了。

创业之初这五个人一共凑了50万元,虽然主要资金都由马化腾所出,但他却自愿把所占的股份降到一半以下,47.5%。“要他们的总和比我多一点点,不要形成一种垄断、独裁的局面。”而同时,他自己又一定要出主要的资金,占大股。“如果没有一个主心骨,股份大家平分,到时候也肯定会出问题,同样完蛋。”

而这个五人的创业团队,马化腾在人员选择上着实下了一番功夫。

许晨晔和马化腾、张志东同为深圳大学计算机系的同学,他是一个非常随和而有自己的观点,但不轻易表达的人,是有名的“好好先生”。而陈一丹是马化腾在深圳中学时的同学,后来也就读深圳大学,他十分严谨,同时又是一个非常张扬的人,他能在不同的状态下激起大家的激情。

如果说,其他几位伙伴都只是“搭档级人物”的话,只有曾李青是腾讯5个创始人中最好玩、最开放、最具激情和感召力的一个,与温和的马化腾、爱好技术的张志东相比,是另一个类型。其大开大合的性格,也比马化腾更具备攻击性,更像拿主意的人。

不过或许正是这一点,也导致他最早脱离了团队,单独创业。

马化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承认,他最开始也考虑过和张志东、曾李青三个人均分股份的方法,但最后还是采取了5人创业团队,根据分工占据不同的股份结构的策略。即便是后来有人想加钱、占更大的股份,马化腾也没有妥协,“根据我对你能力的判断,你不适合拿更多的股份。”因为在马化腾看来,未来的潜力要和应有的股份匹配,不匹配就要出问题。如果拿大股的不干事,干事的股份又少,矛盾就会发生。

虽然经过几次稀释,最后他们上市所持有的股份比例只有当初的1/3,但即便是这样,他们每个人的身价都还是达到了数十亿元,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但是,再坚固的堡垒也有被瓦解的一天。腾讯的高层们在经历了初创时期的艰难后,很多人选择了自主创业。

其中最有分量的便是曾李青,2007年作为创始人之一曾李青离开腾讯后,有了个新的身份——德讯投资董事长,热衷于帮助年轻人创业。

天使投资让曾李青格外有成就感,他觉得自己有一半是在做慈善事业。经历了打工、创业和投资三种生活后,面对怀揣创业梦想的年轻人,曾李青有许多关于“如何成功创建公司”的建议。而他告诉腾讯出身的创业者“要么做腾讯不屑于顾及的业务,要么投靠大公司”。但是无论是他投资的公司还是自己创办的公司,在常人眼里都是做偏门生意的。

他投资的一家叫做“太美”的旅行社是一家专门为富人定制全球奢华旅游服务的公司,而他创办的“拉特兰”也是一家通过互联网为富人定做高档服饰的公司,以个性化定制、量体裁衣为手段,瞄准高消费群,为他们提供均价在千元左右的定制衬衫。用户定购之后,会有拉特兰量体师上门服务,在服务的时候他们还会了解客户日常的工作性质、出席场合、爱好等,以此来为客户提供个性化的服务。如果遇到银行家,他们甚至还会问:“您是否需要钻石或者水晶扣子?”

曾李青正在搭建的一个围绕富人衣食住行的“定制产业链”,这条产业链包括衣食住行各个方面,除了旅游、服装,钻石、沙发甚至旅行包也都在成为新瞄准的定制方向。

不过腾讯的痕迹在曾李青身上依然明显,他在2007年后创立新公司时,选择了“德讯”这个名字,颇有腾讯遗风。

曾李青重新开创事业时,带走的名头是“腾讯终身荣誉顾问”。这些都是曾李青从他那些有私人游艇的朋友那里得到的启发。

避开腾讯

“你准备在厦门做一个小池塘里的大鱼,还是跟我回趟北京,没准能在中池塘做个大鱼?”这是当年UT斯达康创始人薛蛮子抛给正在创业的蔡文胜的一个问题。

是找一个小池塘无所约束地做一只大鱼,还是在一个大池塘里做一只更大的鱼。这个沉甸甸的问题压在每一个有意从互联网大公司离开的创业者的心头。

淘米网CEO汪海兵就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在2007年7月前,他是企鹅的一份子,研究生一毕业就加入腾讯的他,在QQ宠物的研发上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他热爱着这家互联网业鼎鼎有名的大企业。但2007年9月,汪海兵辞职创立了儿童社区淘米网,同时加入这个团队的还有他在腾讯的亲密战友魏震和程云鹏。

他们想到的方向是把儿童锁定为客户群,这是激战在红海领域的创业者尚未察觉的。一开始汪海兵只是想抓一条“低龄儿童网络教育”的鱼,但摸着摸着就把3到14岁这个大群体的互联网市场摸出来了,而且摸到手了。汪海兵还嗅到淘米网有别于其他网游的气息,他认为这种气息跟“迪斯尼”很像。

对于低龄化的用户,除了打怪升级、装备、PK这些游戏系统有吸引力以外,游戏人物和故事背景都是他们所追崇的。把游戏元素引入现实生活,给淘米带来了更大的“鱼”。汪海兵的淘米网仅用三年时间,就坐稳了国内儿童网络社区“老大”的位置。

目前,淘米网的线下衍生品收入已经占到其线上收入的1/10。而未来这部分收入很可能成为淘米网的主营收入。

回忆起当年为何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汪海兵告诉《中国经济和信息化》:“我在大学的时候就曾经创业办过一个校园网站,这个网站也有不错的发展,创业也是人生的一个梦想。”

在创业的初期,淘米网也走过很多弯路,汪海兵说:“创业的过程是一个不断尝试、不断调整的过程,每次的成功或者失败对以后的发展都是有价值的。目前,淘米在儿童娱乐方面的发展初获成功,我们还将在这条路上更坚定地走下去。”

和汪海兵一样,郭欣的第一份工作也是来自腾讯。在大学毕业后,郭欣就加入了腾讯网站项目组。凭借之前积累的五六年的网站开发经验,郭欣在腾讯参与了一些较为重要的产品开发。但那个关于大池塘还是大鱼的问题还是在郭欣的心中引起波澜,对于他来说,替大公司打工并不是梦想的生活。当时一位领导的一句话“你们刚刚工作别想着创业”最终让郭欣踏出了创业的第一步,那个时候他在腾讯已经工作了两年。

2007年5月,郭欣正式从腾讯离职。那时的他年轻,也没有什么经济上的压力,“大不了再回去工作”是那时候郭欣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他加入了一个Web 2.0类型的网站团队,买服务器、托管、技术团队招人、产品研发方面的规划,郭欣一路做下来,虽然网站最后因为商业模式不成熟而失败,但郭欣还是获得了很多在腾讯永远学不到的经验。

2008年底,郭欣发现性能监控还是一个市场空白。“国外做得比较成熟了,但是国内的产品大多还是软件形式的。”第二年9月,由郭欣开发的监控宝正式上线,年底收到了第一笔天使投资,这笔钱被郭欣用来组建团队、完善和优化原有的产品。

现在,监控宝用户人数稳定增长。实际上这类最底层监控产品不会像消费类IT产品一样有爆发性的增长,但市场较为稳定,用户黏性较高。郭欣的公司名字叫做云智慧,显然,他不会满足于只做监控宝一款产品。

腾讯昔日的187号员工陈应魁和98号王星一开始做的是用户入口整合的易野网。但两人后来意识到,如果腾讯做这个东西,用户群的拓展会很容易,单枪匹马的易野网很快会被挤掉。于是,陈、王二人立即转方向去做了相对“狭窄”的卖电影票的“卖座网”。但此网站现已被腾讯收购。

和这些已经取得初步成功的人们相比,宋似乎还在路上。刚从腾讯公关总监的位置上走下来的他还在马不停蹄地跑调研,着手创业。与目前市场上成熟的公司相比,无论在投资规模还是团队数量上,宋新创立的公司都无法与他们相提并论。宋坚持要先调研、再迈步。

他们懂得绕行

“如果腾讯和Google进来了,你怎么办?”这是天使投资人曾李青考察互联网创业者时常用的一句话,在互联网领域摸爬滚打十多年的曾李青明白,现在互联网产业早已经不是草莽江湖,拉一票人就能占山头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的互联网江湖由几家大鳄把持着,稍不留神就会被扼杀。

和腾讯五大创始人之一的曾李青相比,被称为腾讯第一个“外部分子”的李华走的似乎离腾讯的业务更远。

在腾讯,除了高管头衔,李华最为人所知的名号恐怕就是他是腾讯员工中的第一个“外部分子”了。“在腾讯,除了前台没做过,其他岗位我基本都做过。公司小,分工也没那么细,哪里需要就往哪里。”他有些骄傲地说,他个人很擅长快速启动一件事,然后带领一个团队快速去完成,比较能折腾,马化腾曾经评价他说,“Leaf(李华的英文名)适合做一个starter。”

2008年奥运产品策略实施完毕以后,这个最早投奔腾讯的创始员工在深圳创办了一家名叫富图视觉的个性化婚纱摄影工作室。除了圈内好友,不少人都对他的创业选择有些意外。当然,他们的疑惑很自然,婚纱摄影?怎么听着都跟他原来的技术活儿不沾边。

不过,熟悉李华的人都知道他是个标准的摄影发烧友。在腾讯任职期间,最让他过瘾的不是创新中心总经理等高管头衔,而是腾讯公司的摄影协会主席。

严格说来,李华的富图视觉与其他的个性婚纱摄影工作室的运作流程没有太大差异。他们都着眼于追求个性化的年轻新人市场,以区别于影楼流水线作业的“一对一”服务、植入爱情故事以及一次性收费来吸引顾客。

富图的定位偏中高端,一般的消费是4000元左右,两年里已经在深圳、广州发展了3家实体店,同时还在线上开通了广州、深圳、香港的客户预定频道,每年营收大约有几百万元。目前,李华和他太太一同打理着富图,这个不折不扣的“夫妻连锁店”。

李华还忙着张罗另一门生意——港股投资。

“这个投资公司只有7个人,大部分都是研究生以上学历,主要的业务是做港股。”他说,从大公司出来的人,创业和转做投资人的为多。

离成功还有多远?

不过相对于互联网行业里鼎鼎有名的金山系、谷歌系等,从腾讯离开创业的人员似乎很难取得成功。从目前来看,似乎只有汪海兵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其余的基本上都是惨淡经营,记者试图联系一个腾讯前员工创立的网站时,却被该网站前台告知此人已经离职,且去向未知。

从腾讯出来的创业者受马化腾的影响很深,他们一般都受过完整的用户体验方面的训练,但因为他们原来靠在强势平台上,过往的成功其实没有经过严酷的考验和挑战。对此,互联网专家刘兴亮表示:“金山的特色是软件和游戏,百度的特色是搜索,所以从这些网站出来的员工会带上原来公司的影子。而腾讯的特色就是大而杂,创业思维方式也是建立在庞大用户群的基础上的,从零做起是太大的考验。”

某资深互联网人士对此观点也表示认同。“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突然掉到了没有任何用户群的环境中,旧有的思维模式反而会成为误导。”该人士认为。

更麻烦的是,腾讯自身创新基因已经在减弱,这对于试图在腾讯积累经验继而创业的员工来说,无论如何都算不上一个好消息——作为越来越基础的通信服务平台,在社会意义和商业意义上,QQ正在“变重”。而从用户体验和价值变现两个角度上看,不断“变重”都不是好消息。因为在这个SNS、微博、移动互联网等概念不断演进的市场上,QQ并非不可能被颠覆,而其身上承载的越来越重的职责,只能加大这个风险。

现在,能与腾讯并肩作战的战友并不多,更缺少与利益链条一致的资源,而在生态系统的竞争中,只靠腾讯自己的一系列产品又远远不够。所以腾讯现在的开放和平台化进程,相对于阿里巴巴、百度等企业,更需要快马加鞭。

from:中国经济和信息化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1/02/27476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