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危机:转不动互动娱乐魔方

在过去的两年里,陈天桥为了打造其梦寐以求的“网络迪士尼2.0”,进行了大量的投资和收购,游戏、文学、视频、影视、音乐……把凡是跟娱乐沾上边的东西一一收入囊中。去年底,陈天桥甚至表示盛大将向社交和移动互联网转型,从而把触角伸向了社交网络和无线领域。

  盛大已经把触角伸向了社交网络和无线领域。

盛大已经把触角伸向了社交网络和无线领域。

“对新业务投入过高,但新业务的盈利能力还不足。”投资者已经对陈天桥给出的盛大净利润持续下降原因习以为常了。

在过去的两年里,陈天桥为了打造其梦寐以求的“网络迪士尼2.0”,进行了大量的投资和收购,游戏、文学、视频、影视、音乐……把凡是跟娱乐沾上边的东西一一收入囊中。去年底,陈天桥甚至表示盛大将向社交和移动互联网转型,从而把触角伸向了社交网络和无线领域。

陈天桥一直在“尝试”,但何时能给出答案?面对冗长且相对独立的业务线,“整合”成为陈天桥眼下最大的难题。

同时,作为盛大主要营收来源的游戏业务后劲不足,已经接连被腾讯和网易超越。陈天桥的互动娱乐多元化战略效果初现,但盈利尚未实现多元化,盛大文学、酷6网等其他业务尚未形成能够支撑盛大净利润大局的盈利能力。

再次转身

在去年第三季度财报会议上,陈天桥表示,盛大将迎来新的转型期,方向为社交和移动互联网。

“社会化网络和移动互联网发展,是整个互动娱乐产业发展的必然趋势,而盛大在同行之中,更为强调社会化转型。这是其互娱战略的延伸。”易观国际分析师玉轶说。

今年一月份,盛大将华友世纪全部团队、业务与盛大无线资源整合,改名成立“盛大无线”子公司,重点专注于Android平台业务的研发和运营,并将盛大集团互联网业务无线化。之后,盛大便加快了布局移动互联网市场的脚步,相继投资收购了安智网、威锋网、魔乐、墨迹天气等移动互联网公司。

“把控推广渠道是国内无线行业竞争的重点。目前国内用户分布具有明显二八原则,即20%渠道占据80%用户。”业内人士认为,盛大投资威锋、安智等渠道,主要是为了做内容资源铺路,为了保证客户端在应用分发渠道的正常推广。

在拥有内容和分发渠道之后,盛大还推出盛付通抢占支付通道。至此,盛大形成了以渠道推产品、以产品推内容、以支付做收益的产业价值链。

“盛大在SP业务几乎没有获得一分收入,3G和移动互联网却给我们提供了新机会。把盛大的内容平台优势转化为基于手机平台的形式就是应用商店。”陈天桥认为,现在有很多的应用商店仅仅是平台,既没有自己的用户,也没收费渠道和更杀手级应用,但这三块恰恰是盛大过去十年磨一剑的根本的东西。

盛大转型的另外一个方向是如今大热的社交网络。

陈天桥表示,从宏观角度来看,盛大本质上是一个SNS公司,包括文学、视频、游戏等多项内容,在不断朝SNS产业方向发展。从狭义的角度来看,盛大不会局限于拷贝类似Facebook的SNS产品,而将基于盛大创新院、投资部门等,不断孵化一些有创意、有代表性的社交产品,如现在已经上线的切客、推他、有你等都是以工作室的形式来完成,盛大将给予其极大的发展空间。

在易观国际分析师孙培麟看来,“盛大布局无线全产业链,主要表现了一种对市场基本的布局和卡位,是防御性的,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深。”

互联网资深人士洪波也认为,就目前来看,还看不出盛大转型的力度有多大,感觉像“蜻蜓点水”。

所谓“转型”看来只是“网络迪士尼”战略的延伸。

盛大集团一位高层曾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盛大十年的发展,始终围绕着“互动娱乐”这条主线开展,盛大的目标是做领先的互动媒体企业,围绕这个目标展开的不管是网游、文学、音乐、视频等举措,都未脱离这个主线目标。

财报危机

多元化的研发和布局方式,正在给盛大的利润率带来持续的压力。

盛大网络一季度财报显示,一季度总营收为16.31亿元,创历史新高。游戏和盛大在线营收稳定增长,而酷6、盛大文学等其他业务营收更是同比增加129%。

但是,当季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8550万元,环比降32%,同比降61%。陈天桥表示,盛大的创新院和投资部门正在孵化一系列 SNS产品,比如LBS领域的“切客”、轻博客模式的“推他”和“类KIK”手机端IM软件“有你”等。盛大一季度在这类产品的研发和推广中投入不小。

盛大网络CFO吴兆莆曾表示,利润下滑会持续几个季度,因为目前我们启动了很多新业务和新项目,很多项目还处于刚刚起步阶段,短期内需要持续投入,并且无法盈利。

除了新业务投入过大之外,盛大文学和酷6视频网站更是烧钱大户,盈利能力明显不足。据盛大文学的招股说明书显示,过去三年盛大文学亏损分别为2250万元、7450万元、5648万元。今年第一季度,盛大文学仍亏损369万元,但比去年同期少亏损了1200万元。

而国内视频网站版权、宽带等费用连年增长,陷入盈利困局。作为盛大最为显性的利润“出血点”酷6传媒一季报显示,该公司净亏损1090万美元,亏损额同期增加了9.9%。为此陈天桥不得不对酷6的战略方向和广告模式进行调整,酷6创始人李善友离职、广告部门大裁员。

如何应对?

在盛大2011年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陈天桥表示,在未来5到10年,随着国内对版权的重视和增值用户的积累,像盛大这样的内容聚合平台在产业链中的话语权、战略地位会更加重要。盛大也正在向内容分发平台迈进。“业务方面可按照最成熟的游戏,次成熟的文学和正在培育的音乐、电影、娱乐这三个方向来考虑;在商业模式上希望在海外、无线和广告模式上会有所贡献。”陈天桥表示。

陈天桥的考验

2004年,为了打造“网络迪士尼”,陈天桥推出“盒子”计划。意图把互联网上的内容,包括网络游戏、新闻资源、互联网音乐、视频、影视,通过“盛大盒子”进入客厅。

比尔 盖茨没做成的事陈天桥也没有。

“盒子”计划夭折后,陈天桥依然没有放弃“网络迪士尼”梦想。“我们会向它(迪士尼)学习如何围绕版权进行全方位运作,区别是盛大不仅以电视为传播通路,我们还以互联网作为传播通路,三网合一之后,以更多的传播通道进行传播。或者可以说,盛大是迪士尼2.0。”他说。

此后,陈天桥用他善于资本运作的双手开始了大规模的收购和并购。包括休闲类游戏平台边锋网和联众、起点中文网等网络原创小说网站、华友世纪、酷 6网,2009年底,盛大宣布与湖南卫视合资成立盛视影业,进入影视娱乐领地。最终形成了游戏、文学、视频、音乐、影视的泛娱乐化布局,“网络迪士尼”初现端倪。

随着娱乐越来越多和社交网络和移动互联网结合在一起,陈天桥又将“网络迪士尼”战略延伸到社交和无线领域。

面对业务线太长且相对独立的现状,“整合”成为外界赋予陈天桥的最大“使命”。

“陈天桥模仿迪斯尼的策略是超前的,但是拉长战线就意味着各个分子公司之间既要互相配合,又要独立发展,其中的分寸要拿捏得当。”一位盛大内部人士认为,各个子公司追求的核心利益是不一样的,会导致各个业务线之间的协同效应比较差。

“迪士尼的游乐园和电影公司、卡通形象的授权都是各自独立的,有主线贯穿这些业务,但是盛大的主线不明显,跟集团的利益诉求并不一致。”洪波进一步解释说,游戏毫无疑问是盛大的主线,但是盛大的游戏并不强,后续的新产品一直跟不上,不像迪士尼的卡通片一直是很强的主业。

与此同时,不管是游戏业务和盛大文学、酷6乃至其他移动互联网和社交方面的新业务,盛大都面临着强大的竞争对手。

腾讯和网易在社交游戏方面已经发力许久;盛大文学始终受限于国内的版权问题;酷6则要迎接已经上市的优酷以及“不差钱”的百度奇艺和搜狐视频的全面进攻;而电子商务,盛大显然是一个“迟到者”。

“游戏用户对品牌没有忠诚度,换游戏玩很频繁,盛大的平台难以承载游戏玩家,因为它的用户玩腻了游戏后就不会再停留在它的平台上了。”洪波认为,相比较腾讯,盛大目前没有一个核心产品让用户沉淀其关系链。

“霸气、重战略轻产品、独断、排除异己”,这些都是外界赋予陈天桥的标签,也是广为外界质疑的。

洪波认为,每个人做事和用人的方式不一样,陈天桥是一个很有使命感的企业家,很早就给自己画了一张互动娱乐王国的蓝图,这么多年也一直没有放弃。

来源: 时代周报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1/07/47768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