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游戏外包业十年发展 高薪挖角是毒瘤

在国内游戏外包公司短短十年的发展中,虽然进步神速,但并购和消亡也同样快得惊人。上海多媒体行业协会专门负责外包大会的施益华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小公司为了生存会向大公司高薪挖主要开发人员加盟,而这一破坏生态的做法结果是两败俱伤。

8月5日消息:据《劳动报》报道,本届ChinaJoy上,500余款游戏激战各大展台,体感游戏、3D立体幻境等概念吸引玩家驻足停留。在 W5展馆内,第二届中国游戏外包大会的参展面积相当之大。一款游戏在被送上玩家餐桌之前,来自中国的公司在对其进行最后的加料和烹饪,已是世界的认知。

在国内游戏外包公司短短十年的发展中,虽然进步神速,但并购和消亡也同样快得惊人。上海多媒体行业协会专门负责外包大会的施益华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小公司为了生存会向大公司高薪挖主要开发人员加盟,而这一破坏生态的做法结果是两败俱伤。

高薪挖角是外包业毒瘤

内地游戏产业在进入2000年之后一直面临诸多困境,市场充满了粗制滥造、模式单一的原创游戏,而“原创”二字也只能打上引号,山寨才应该是这些游戏的正 名。正是在这一年,游戏外包公司开始发展起来,东星、唯晶等著名的公司正式起步。据了解,目前全球超过60%的游戏开发商使用外包业务。在日本和欧洲公司 每月花在每名员工身上的钱至少要8500美元,在北美,这个数字更是高达10000美元甚至更多。所以,劳动力价格较为低廉的中国市场逐渐成为游戏外包的 主战场。

上海多媒体行业协会专门负责外包大会的施益华先生向记者透露,目前国外较大的游戏外包公司除了东星、唯晶还有皿鎏、维塔士等。这些 公司的规模大概在300人左右。但在印度,最大的上市外包公司人员可以达到上万人。施益华认为,短短十年里,国内的游戏外包公司已经渐渐捱过寒冬,开始了 火速发展。

但目前外包业依然存在诸多问题。“高薪挖角,是目前最大毒瘤!”施益华表示,小公司为了生存会向大公司高薪挖主要开发人员加盟,此举影响到大公司正常的游戏开发进度,同时又提升了小公司的用工成本。“最后的结果就是,小公司花费了大量不必要的支出,大公司进度被拖。”

虽然小型外包公司发展迅速,但消亡或被并购也很快,外包市场竞争压力非常之大。“本届ChinaJoy上共计有72家接包和发包商,比起上届的54家多出不少。但在这其中,新加坡便派出了16家公司来专程接包。虽然不能说是直接的竞争对手,但狼的确来了。”

振兴原创从外包起步?

在 ChinaJoy上,国内某门户网站游戏部门推出的一款射击网游,引起了不小关注。这款游戏基于著名的虚幻引擎自主研发,颠覆了传统的“掩体作战”、“回 血设计”等设定,最关键的一点是,这是一款3D的射击游戏。在射击游戏被海外游戏公司垄断的当下,国内的游戏厂商敢于做出这样的尝试,勇气可嘉。

其 实对于国内的游戏厂商来说,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刚刚开始。面对强势不变的海外游戏公司,他们的态度已经有策略性地改变,不再一味蛮干,而是借助外包业务学 习先进技术,从培养人才方面走出踏实一步。业内人士对于外包和原创之间的矛盾也已泰然处之。对他们来说,“师夷之长技以制夷”,才是符合目前国情的发展之 道。

上海市多媒体行业协会秘书长明豪侠先生接受采访时透露,2000年之后,不少业内人士在国外的大型游戏公司积累丰富经验之后,回到国内 开始接一些外包业务。但早期的外包业务技术含量较低,被称为低附加值的外包,但如今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走起了自主研发路线。“这些人才哪里来?我认为就是 因为外包,游戏的标准向欧美看齐,所以制作的游戏也相当优秀。总之我想说的就是外包对国内的研发是具有相当积极意义的。”

要学“愤怒的小鸟”

记者在ChinaJoy采访中偶遇一位刚从展馆中完成洽谈的从业者。陈先生从事外包工作三年左右,在其印象中,说到IT类的外包总会联想到印度,但在游戏的外包领域,中国却正在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市场。

陈先生表示,一来是中国的人口红利,投入网络游戏的玩家越来越多,所以市场极大。其次,国内校园里的游戏专业也如雨后春笋般地冒了出来。而对陈先生这样中小型公司来说,做外包比起原创研发更能养活企业。

截止2011年底,“愤怒的小鸟”游戏在中国的下载量将达到1亿,让中小外包企业大受鼓舞的是,“小鸟”的母公司正是做外包发家的。

来源:东方网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1/08/49437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