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游“大”时代 创业者的《小鸟》焦虑

在某种程度上,《愤怒的小鸟》和《植物大战僵尸》应该感到庆幸,如《愤怒的小鸟》成功的过程中充满了偶然因素——如果这款游戏推迟一些时候发布,很可能早就被淹没在App Store几十万款游戏中。

在上海炎热的空气中,Mighty Eagle穿着他那件厚实的红色长袖套头衫。不过,他胸前印着的醒目卡通小鸟,很快让他在中国成为备受欢迎的人。

Mighty Eagle是《愤怒的小鸟》的开发商Rovio的首席营销官,中国的手机游戏开发者们不断涌过来,希望从他身上学习经验,并成为下一个《愤怒的小鸟》。

苹果App Store所开启的创业热情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席卷全球,但是近期的一些迹象却在表明,下一个《愤怒的小鸟》很可能越来越难出现。

rovio-popcap

“App Store给个人开发者提供了机会,但并不代表把机会无限制地放大,一夜暴富的机会正在减少。”另一款极受欢迎的游戏《植物大战僵尸》的开发商宝开公司(Popcap)的中国区总经理刘琨向记者指出。

转型

《愤怒的小鸟》和《植物大战僵尸》正在加速衍生品开发

依靠苹果的App Store平台“一夜暴富”,《愤怒的小鸟》的开发商Rovio公司已经成为全球仅次于Gameloft的第二大手机游戏商,并借此拿到了大笔投资。

事实上,《愤怒的小鸟》正试图赶在更激烈的竞争到来之前,先利用自己当下火热的人气大赚一笔,以奠定自己的地位。

在不久前于上海举行的Chinajoy展会上,Rovio公司亚洲业务高级副总裁Henri对本报记者表示,该公司将马上在上海开设中国办事处,目前该办事处正在进行前期准备工作,将于年内开设,这将是该公司在赫尔辛基总部之外开设的第二个办公室。

但他们进军中国市场的方式出人意料,Rovio公司首席营销官Mighty Eagle透露,该公司将马上在中国开设上百家《愤怒的小鸟》授权专卖店,专门销售《愤怒的小鸟》相关衍生品,包括相关玩具、鞋子等。

目前香港山成集团被指定为《愤怒的小鸟》在大中华区的品牌授权独家总代理。他们甚至准备推出《愤怒的小鸟》图案月饼,以取悦中国消费者。

Mighty Eagle告诉记者,目前该公司的营收主要由三大部分构成——苹果App Store上的下载收费,Android等免费平台上的广告植入,以及玩具等周边产品的授权,这其中,周边产品的授权已经占到该公司总收入的40%左右。

《愤怒的小鸟》曾不止一次宣布,自己希望变成一个迪士尼那样的娱乐王国,为此其开发商Rovio正在拍摄《愤怒的小鸟》主题电影,以放大这种影响力。

截止到七月底,《愤怒的小鸟》的全球下载量已经达到3亿,每日用户在线时长约为3亿分钟,每日活跃用户达1500万,月活跃用户达1.2亿。Rovio希望到明年年底,其下载量可以达到10亿。

《植物大战僵尸》也正在走着相同的路径。宝开公司(Popcap)中国区总经理刘琨告诉记者,依靠这款火爆的游戏,宝开游戏(Popcap)向 美特斯邦威授权出售印有游戏图案的T恤,并准备在中国销售玩具等其它衍生品。与此同时,宝开还在与人人网合作,将《植物大战僵尸》打造成一个社交游戏。

这些迹象表明,即使对于App Store中已经获得成功的游戏来说,尽早将盈利模式多元化,而不是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亦十分必要。Rovio公司CEO麦克海德就承认,世界上恐怕没有任何一个行业像App开发这样竞争激烈。

统计数据表明,单纯依靠游戏下载收费的日子越来越难过,去年6月,App Store中排名前300位热门应用的平均售价为2.01美元,而在今年一月,这个平均售价已经跌落到了1.69美元。而在2011年6月时,平均售价再次下跌至1.44美元。

“大”时代

目前苹果App Store排名前25甚至前50位的游戏已经越来越少看到个人开发者的身影,大厂商成为榜单的常客

在创造了少数几个一夜暴富神话之后,App Store越来越激烈的竞争正让这个市场的门槛变得越来越高。

刘琨向记者分析道,目前苹果App Store排名前25甚至前50位的游戏已经越来越少看到个人开发者的身影,大厂商成为这份榜单的常客。

“而且这个比例还在降低,不是在增加,这说明什么?这虽然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正是因为它的开放,随着更多的个人开发者早期在里面获利,这个市场的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刘琨说。

空中网iPhone项目负责人洪亮向记者分析道,游戏推广在一款手机游戏成功中占的分量越来越重,“说简单一点就是要做广告”,但是中小开发团队根本没有钱去投放昂贵的广告。

在某种程度上,《愤怒的小鸟》和《植物大战僵尸》应该感到庆幸,如《愤怒的小鸟》成功的过程中充满了偶然因素——如果这款游戏推迟一些时候发布,很可能早就被淹没在App Store几十万款游戏中。

刘琨表示,有实力的大厂商最终能够在一个项目里投入更长的时间和更多的资金,最终有更大可能成为开放平台上的赢家,而不是个人开发者。

EA的创始人Trip Hawkins曾尖锐地批评道,苹果目前的移动平台创造的是针对第三方开发者的商业模式幻觉,其中过多的应用让中小开发者很难吸引用户。每个App应用平均赚取的费用是4000美元。“这甚至买不起一个像样的桌上足球桌。”Hawkins表示。

事实上,以EA这样的大型游戏厂商为代表的资本运作正在加速这一进程。2010年EA以近3000万美元收购了《愤怒的小鸟》曾经的游戏发行商 Chillingo,最近EA又宣布将以7.5亿美元的现金、股票以及最高5.5亿美元的业绩对价收购《植物大战僵尸》的开发商宝开游戏 (Popcap)。

对于那些中小开发团队来说,这可能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刘琨表示,宝开游戏不会考虑在中国收购中小开发者团队,因为大多数中小开发团队的能力依旧有限,这对提升他们公司业务的价值不大——这些迹象表明移动开发领域的“二八效益”正在越来越明显。

社交化

社交游戏浪潮进一步提升了开发门槛

App Store门槛提升的另一个标志或许来自于手机游戏的社交化浪潮。洪亮告诉记者,最近一段时间在欧美市场这种浪潮非常明显,举例而言,在App Store美国版的下载排行榜中,此前排名前十的游戏大部分都是收费游戏,而最近几乎都变成了免费下载。

洪亮表示,手机游戏的社交化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手机平台十分适合随时随地多人互动的特点,几乎所有的大型手机游戏开发商都在朝社交化方向转型。

这股浪潮意味着游戏开发者需要在运营上下更大的功夫,而不是开发一款单机游戏那么简单。

一些领先的游戏开发商正开始利用这股浪潮巩固自己的优势,例如拥有3000万注册用户的手机社交游戏公司Pocket Gems,有几款游戏长期保持在北美iPhone总收入前三名,这样巨大的优势使得他们仅仅通过游戏内互推就能让自有产品迅速上位,同时,其月营销成本还 保持在300万美金以上——这些优势中小开发者很难企及。

目前中国几家名列前茅的App Store开发团队,包括上海晨炎(triniti)、Punchbox的《捕鱼达人》、顽石的《二战风云》、海湃的《Haypi Kingdom》,都在尝试社交化,并内置收费。

经历了几年的摸爬滚打之后,中国开发经验最丰富的苹果开发团队正在资本的支持下逐步确立自己的优势,从而拉开和中小创业者之间的距离。

但洪亮强调,App Store日益提高的门槛虽然让一夜暴富的几率大大降低,但是只要开发团队真正开发出高质量的游戏,这个平台仍然提供了很大机会,“一款真正好的产品是不 需要做广告的”。他同时指出,虽然大公司拥有更好的开发资源和推广资源,但是这并不等于好产品。这恐怕是那些仍在埋首创业中的中小开发团队心中仍然没有磨 灭的希望。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曾航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1/08/49597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