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解读移动互联网 Rovio成功无法复制

最近,“愤怒的小鸟”(Angry Birds)开发商Rovio被传继续融资,可能估值12亿美元,是4个月前估值的6倍;移动支付“新秀”Square日前也宣布成功融资1亿美元,估值达到10亿美元;云存储产品Dropbox估值更是可达百亿美元。

最近,“愤怒的小鸟”(Angry Birds)开发商Rovio被传继续融资,可能估值12亿美元,是4个月前估值的6倍;移动支付“新秀”Square日前也宣布成功融资1亿美元,估值达到10亿美元;云存储产品Dropbox估值更是可达百亿美元。

就在资本热潮涌动之时,美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也进入崭新阶段。今年2月,美国KPCB风险投资公司合伙人约翰•杜尔(John Doerr)第一次提出了“SoLoMo”这个概念。他把最热的三个关键词整合到了一起:Social(社交)、Local(本地化)和Mobile(移动)。

记者为此专访了四位业界著名投资人,请他们解读移动互联网市场几大热门领域的商业模式和估值前景。

一、社交媒体

记者:社交网络在移动业务上向内容共享方面发展。如今哪些产品受到你的关注?

周炜:社交网络的用户行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与PC时代的完全不同,如今比较值得看的是基于传统社交网络媒体之上的应用型分享类的软件,比如图片分享等,KPCB最近在A轮融资中投了Path这款产品。

而在投资了基于iPad的移动阅读软件Flilpboard之后,KPCB最近又敲定一个类似产品的A轮投资。我认为Flipboard给予了一种新的思路,为各类内容提供商的媒体整合分发平台是一个值得的投资点。同时,我还有一个新思路:是否可以呈现多媒体的Flipboard?这就好比《哈利•波特》中的魔法报纸一样立体生动。这是SNS今后发展的一个方向。

童士豪:当前移动社交网络更多是以强关系交流为主,在手机网络上,人们对于非强关系的人在手机网络上的骚扰容忍度更低,强关系的人之间交流会更密切。所以在手机终端为强关系交流提供服务的插件、产品是我非常看好的。像小米推出了米聊,腾讯推出微信,每一家公司都在向这个方向发展,行业前景是很重要原因。

针对陌生人之间交流提供服务的在美国有LikeALittle。中国还没有插件专做这块,但街旁做得比较不错,有往这方面发展的苗头。

针对弱关系,可能微博、Twitter比较合适。在强关系领域,Facebook更合适。强关系领域做好后会延伸到弱关系,陌生关系领域做得好也会延伸到弱关系,越来越多的联系会聚集到弱关系领域。

记者:SNS前期比较清晰的商业模式是否继续有效?

周炜:SNS目前真正能完全盈利的还不多。这类产品制造商业模式的关键是积攒大量的积极用户而后开始收费,“淘米”在这一点上就做得非常好,积聚了差不多中国一半的适龄儿童用户。

不过中国这方面的产业环境比较差,我们看到新浪、腾讯等都基于庞大的用户群开发自己的社区共享类软件,“赢家通吃”的思路对于创业者是不利的。

童士豪: 目前的商业模式还是广告和虚拟礼物,这与网游、QQ的获利手段是相同的。我认为盈利模式还不是当前最重要的考虑因素,最主要的考虑是如何将市场做大,用户粘度做深,帮助用户丰富多种关系。现在很多人认为社交媒体还没有很成熟的盈利模式。

Facebook的盈利模式则可以运用到Flipboard上,用户分享文章给朋友,所分享文章本身就有一定的传播性,传播的内容可以做广告匹配,通过Google、自己建立的广告网络(Ad Network)。只要社交网络用户足够多,广告商最终会注意到它,这时候会慢慢开始获利。所以,现在这些产品基本都采用免费增值(freemium)模式运作,用户量是关键。

记者:投资人对移动SNS这块有什么动作?

童士豪:启明创投是小米的投资者之一,对其投资是因为他们团队素质高,能同时做手机、OS、米聊,更能有机会成为一个平台。

二、移动游戏

记者:移动游戏相比传统在线游戏有什么新的变化?

方德思:手机仅仅是一个新的平台,尽管它会增加一些定位元素,却不会改变人们对游戏的认识。反倒是人们会接受触屏:2年之后,触屏会普及到高端的手提电脑。通过浏览器的HTML5完成开发和兼容,这是手机在线游戏的前景。我相信那些能够最各种平台上运作的产品会是最成功的。

周炜:通过游戏来吸引足够多和足够好的用户,这已被证明可行。如果说之前iPhone的封闭系统对移动网络游戏有一定的限制,那么Android系统出现后,相对开放的系统开发平台,为移动游戏产品层出不穷起到了促进作用。

记者:游戏的商业模式是否局限于广告和付费购买?

方德思:不一定。你可以把在线应用系统放在WEB上,那你就不用再依赖中国联通或中国移动了。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可以控制用户的数据,用各种方法赚用户的钱,但你却不一定要和他们合作或得到分红。

人们不愿为应用程序或游戏买单,但如果他们愿意花一点小钱为他们的游戏升级,获得新功能。这才是能够生钱的地方。想要只靠出售应用程序或招揽广告来赚钱是远远不够的,投资者必须创新,同时吸收各种小型的交易。

记者:目前传闻《愤怒的小鸟》开发商Rovio Entertainment正就融资进行商谈,估值将高达12亿美元。你认为移动游戏的资本市场是否过热?

方德思:我不认为他的成功可以复制。他们现在的确在盈利,他们还想用各种方式赚更多的钱。他们的做法很精明,但可能从长期来看无法持久。游戏的母本太成功了,可以复制它但无法超越它,我不会投资Rovio。

我认为太多的人都注重iPone或是Android这类短期利益的产品,而忽视长期利益。这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只有很少的游戏应用会取得成功,而且依赖于应用系统商店。而我认为HTML5将会引起变革,将资金投于此,回报会很好。

杨镭:我们最近投了游戏引擎公司Unity 3d,他们不是游戏开发商,但是却占据了游戏开发上游的资源和市场需求。一方面,他们为游戏开发者提供虚拟物品的统一算法,节省了开发者的研发费用,同时他们帮助游戏开发商建立发布平台,在不同的移动系统上进行整合。在投资游戏本身需要冒的风险更大的情况下,我们更愿意接触中上游的企业。

这也是未来的一个趋势:产业链中上游的B2B产品的投资相对比较扎实;而在B2C领域,尤其在游戏方面,需要承担的风险指数更高,有时候能一夜致富,有时候则倾家荡产。

三、LBS(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

记者:这是移动互联网的新热门,但商业开发并不容易?

周炜:单纯的LBS在中国恐怕很难成功。就是说,单纯以地理位置签到功能立足的产品不可能得到良好的生存。目前我们已经看到这样一种趋势,就是LBS功能和各种电子商务或者传统互联网功能结合起来,比如大众点评的地理定位寻找周边美食的功能等。

童士豪:陌生人之间的交流如果与LBS结合还是有很大前景的。在美国我们可以看到像近期获得千万美元投资的LikeALittle。在某个场地,比如学校、音乐会、某家咖啡厅,可以将某一类别或者有相同兴趣的人在网络上聚集起来。能掌握兴趣图谱是很有价值的。

杨镭:目前在国外,已经有公司在尝试,通过手机移动终端将用户带入所在位置周边的商户,同时利用社交网络和朋友推荐分享这些商户,这与我们当时考虑“小区广播”功能有类似的想法。

解盘移动互联热门公司

记者:FourSquare模式在美国行得通,这是否可以成为LBS产品的普遍模式?

周炜:FourSquare彻底开发了用户的竞争性,奖励勋章等方式行得通。但是在这一点上,FourSquare的模式在中国很难得到成立。这是由中美消费者行为差异所决定的。在美国,用户生成内容(User Generated Content,UGC)很积极,消费者热衷于主动贡献和分享,但中国则完全不同,因此目前我看不到单独LBS产品在中国的投资价值。

童士豪:FourSquare的估值,是基于其背后对移动互联网深刻了解的商家和消费者,这一点在中国没有这个条件。因为中国的商家还需要时间去了解,提升精准营销的概念。

打折、促销等传统商务也可通过LBS来促进,行业内很早就已经开始考虑,怎样做到不干扰用户的同时,能为用户带来惊喜的促销形式。而在这一点上,如何在智能手机时代运用富媒体(Rich Media)功能,提供个性化的广告网络服务显得尤其重要。

方德思:我的Spil Games 是靠社交游戏平台运作的,这意味着我们并不真正需要LBS。人们通过账号登入,然后玩游戏,参与聊天等各种社交。不过所有社交的特征都落在了玩上面。 LBS可能对在平台上寻找好友起着很大作用,但我并没有从中发现新商机,所以LBS不过是游戏的额外功能。

四、云计算

记者:以云计算技术主打的产品,在文件储存产品(比如Dropbox)之后,目前出现了新的趋势,比如华为最近推出“云手机”等。云计算产品的发展潜力如何?

方德思:我十分看好“云手机”(cloud mobile)这一趋势,这种手机的运作不依靠自身手机系统的升级,推动这一趋势的应用系统和服务似乎比这种设想更具意义。任何事最终都会在云端储存,而不是保存在本地。只要你拥有一套稳定和快速的数据连接系统,你就能享有标准化的通话。这样,手机不再是那么重要的了,它只不过是你获取你云端中数据的一种工具。

童士豪:华为、中兴投资这一领域在基础方面没有问题。但是在对客户的理解、用户需求等方面可能还存在不足。这与他们以前为大公司提供某一服务不同,手机客户端是随时随地都在使用,如何满足这类客户需要,他们能做到何种程度,要看他们本身学习能力。

记者:云计算产品的商业模式究竟如何?

童士豪:在国外可以采用B2B模式,提供服务给大型企业,比如亚马逊的这种经营方式,但这套在中国比较难。

主要原因在于商业环境的差异,美国用户更愿意为技术付费,在美国商户用户比较多,付费的意愿和速度都非常好。在中国很少有商家愿意付费购买正版产品,同时B2B模式的可行度很低,更多想做云计算的公司需要想办法越接近终端用户越好。

目前我们对于云计算处于考察阶段,如果要投资,我们会选越贴近终端用户,以游戏为切入点这样的网络媒体。在美国当前比较成熟的公司如Online,用云计算方式让用户玩网络游戏,用户不需下载客户端,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玩。但是这样的模式总体来说成本很高。

记者:Dropbox据传融资3亿美元,估值或达百亿美元。云计算产品估值过高?

方德思:Dropbox的估值毫无疑问是过高了的,甚至有点让我提心吊胆。事实上,他们设法组织风投之间进行拍卖并且将投资额度最高叫卖到 100亿美元的行为过于疯狂了,尤其是考虑到Dropbox创始人仍然在支出上亿现金。由于投资者们认为未来云端将成为文件储存的主要形式,而 Dropbox是其中的领军人物,因此每个人都想分一杯羹。

但我不认为Dropbox是很特别的,他们仅仅占据了市场先机。如果此时有另外一家公司想要超越Dropbox的市场地位,比如Google和Apple等,或者用户习惯发生改变不再愿意在云端储存文件,那对Dropbox有很大风险。

五、移动支付

记者:移动支付业务相当特殊,需要连接的环节也很多。在这一点上目前有没有突破传统电子支付形态的产品?

杨镭:目前华山资本已经投了一家国外的全球顶尖NFC(近场通信)公司,他们已经快要上市了。我认为,通过NFC技术进入移动支付领域,建设应用层面的产品,是一些创业企业比较合适的路径。尤其在国内,小公司很难拿到支付牌照,但是做中间环节的技术类产品前景还是可观的。

周炜:移动付费游戏能够对移动支付本身起到推动作用。实际上,移动支付从来就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一个系统工程和路径的问题。在国内,电子支付渠道尽管没有被银联垄断,但是仍然只有几个大玩家,小玩家没法一个一个和银行谈合作。

童士豪:目前HTC与银联合作搞定制手机。但是我认为银联目前还是以掌握资源为主的企业,而HTC与它合作可以加速银联的布局,这个模式更适合中国环境。能否成功要看银联的配合度和速度等。银联首要目的不是推出新业务,而是保密度或安全性做得很高。但是这样的产品对客户可能不方便使用。

记者:移动支付目前国外做得风生水起,Square就是最好的例证,但是国内则不温不火。

周炜:Square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其抓住了移动支付内核的金融交易逻辑,并且占领了传统POS机和银行都忽略的小商贩的空隙市场。一个跳蚤市场兼职贩卖二手货的小业主,是不愿意花时间和精力来申请一个POS机的。中国缺乏这样的市场需求,也缺乏系统路径。

对于HTC和银联合作定制手机的事情,我估计HTC并没有可能获得丰厚回报。因为移动支付业务的核心价值不在于手机提供商,而在于后台运算和支付渠道。

童士豪:比如一个跳蚤市场的老板,每个周末卖一些产品,如果用VISA或Master卡支付机器,成本大约需要两个点或四个点,如果用 Square则不到一个点,成本会低很多。这样的话,对于客户来说更愿意在手机上安装一个Square免费客户端进行交易。(21世纪经济报道 叶慧珏 崔健康 周一慰)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1/08/5057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