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桌游吧6年里关掉一半

在最初的“热乎劲”过去后,桌游吧盈利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各层次玩家需求等问题逐渐暴露出来,据大众点评网的数据,至今共收录过1400余家桌游吧,目前可查询到的近700家,六年间,平均每年都有100家由于各种原因选择了退出。

曾经热热闹闹的桌游吧,现在生意逊色不少。本报记者 贺佳颖 摄

曾经热热闹闹的桌游吧,现在生意逊色不少

离开上海两年不到,近日回国的小蔡却意外地发现,曾经在这里遍地开花,生意还不错的桌游吧已有不少关门歇业,这只是桌游热潮逐渐退去给一个普通人留下的感觉。大众点评网提供给记者的数据显示,2006年至今,上海的桌游行业一度红火,但如今已有至少一半停止营业。

从记者调查看,剩下的经营状况也大不如前。在最初的“热乎劲”过去后,桌游吧盈利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各层次玩家需求等问题逐渐暴露出来,商家想出了不少应对的对策,但真正有效的并不多。

本报记者 陈臻

玩家感叹:

一年不来桌游吧就关了

近 日,在出国深造期间回国探亲的小蔡想找朋友一聚,地点原想放在2010年曾经去过的位于虹口区溧阳路的一家桌游吧。“那时候桌游在上海的年轻人当中已经很 流行了,我们在网上随便一搜就找到了这家开在商住两用公寓里的店。虽然不太好找,但生意很火爆,周六下午一定要提前预约才能拿到8个人的位子。”

但是,当他在网上搜索当年的这家桌游吧时,却发现它早在去年年底就停止营业了。“算下来这家店最多只开了一年。生意那么好,难道还会亏本吗?”小蔡顺势在网上输入了几个还曾经去过的桌游吧的名字,发现其中不少也已关门大吉。

记者探访:

平均每年关门100家

大 大小小几十张桌子,其中只有三四张前坐着学生模样的顾客在玩着三国杀等游戏,五间可以容纳10人的包厢也只有一间里正在进行“狼人”游戏。这是记者于10 月20日在杨浦区邯郸路“藏宝海湾”桌游吧内见到的场景。这里临近复旦、财大、同济等高校,附近有居民聚居区,同时还在五角场商圈的范围内。当天为周六, 通常来说,也该是桌游吧生意最好的时段,但店员表示,这样的经营状况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周六周日坐不满并不奇怪,如果是三四个人来玩,基本都不用事先 订位。”而这里2009年年底刚开业时,生意一度火爆。

同样是周六,位于大宁国际广场附近的“来因何”桌游咖啡馆内也只有两桌顾客在桌面上一较高下。店员称:“周末下午两三点才来第一批客人是常事。”

虽 然经营状况和以前有落差,但这两家桌游吧均已存在了三年左右,在业内已属于“坚挺”。据大众点评网的数据,自2006年12月,第一家以“杀人”游戏为主 打的桌面游戏吧开业以来,该网站至今共收录过1400余家桌游吧,目前可查询到的近700家,并不排除已有部分停业的可能。桌游吧在上海风靡一时,但在六 年间,平均每年都有100家由于各种原因选择了退出。

》桌游吧在上海为何没落

经营者

房租最大头 收入只靠“人头费”

投入:

房租人力装修一样都不能少

记者从两位曾经的桌游吧店主处了解到,和棋牌室、茶坊等休闲场所相比,桌游吧的运营成本并不便宜,但收入的来源却相对单一。

支 出方面,房租是无可争议的“大头”。“选在商住两用房里,租金比较便宜,宣传就要更多地依赖网络,晚上不能营业到太晚,顾客说话声音响了还容易遭到其他居 民的投诉,”曾经作为合伙人之一在四川北路地区开过桌游吧的Tony告诉记者,他在几经权衡后还是选择了商铺,房租加上兼职大学生的工资和电费,每月固定 开销就有两万多元。

另外,桌游吧开业前需要装修,需要添置桌椅,还需要采购几十款桌游作为备选,“有些游戏,比如三国杀,还会定期推出新版本,也要及时进行更新。”

收入:

“人头费”是唯一来源

“在 刚刚开始有桌游吧的时候,还有商家采取过5元一小时、20元畅玩的定价,现在几乎都是收30元到50元一人的‘人头费’。这是大多数桌游吧唯一的收入来 源。”曾经在置地广场开过桌游吧的王先生表示,为了招徕人气,桌游吧还会提供畅饮的碳酸饮料,繁忙时每天也有几百元的开销。

王先生直言,由于自己本身还在从事开发桌游的事业,他更看重的是桌游吧的地理位置带来的人气,“在置地广场开桌游吧,仅靠收‘人头费’,收多少也不够房租”。但对于其他指望着靠“人头费”盈利的商家来说,人多和人少时都会面临各自的问题。

Tony 表示:“按天算的话,每天至少要有40个人来才能保持收支平衡,一个人都没有的时候,就眼看着每天上千元白白流走,这时候,哪怕只来一桌人就会很开心。但 当周末来到,桌游吧人满为患时,经营者的想法又会出现微妙的转变。现在来玩桌游的都是铁杆粉丝,一坐下来就是四五个小时,坐满了,新来的客人只能摇摇头走 去别家,其实对我们来说,一桌客人玩两三个小时,店内保持一定的流动率是最好的状态。”

玩家

有桌游“省钱”攻略 也不愿拼桌

花一次“人头费”买道具

“战场”就能自己挑

胡先生是“三国杀”的铁杆粉丝,他们逐渐发现,桌游吧并不是一个最经济实惠的选择。“一个人要三四十元,八个人就是两三百元,而桌游吧提供的不过就是牌、场地和少量的饮料。现在买一整套三国杀也用不了200元,只要我们用一次活动的‘人头费’去买一套。”

胡先生表示,他所属的“三国杀群”在买了几副牌后,活动的地点就转到了一家茶坊内,“费用比桌游吧便宜些,免费饮料和零食也比桌游吧多。”当玩家较多的时候,去KTV开一间大包厢也是常见的选择。

玩家水平参差不齐

拼桌不如玩网络版

与胡先生的“组队游戏”不同,还有一些玩家更喜欢小规模行动,好友两三人、甚至独自一人前往桌游吧后,再让店家安排“拼桌”,和素不相识的其他玩家一起游戏,但这类玩家的数量正在逐渐减少。

记者在“藏宝海湾”遇到的沈先生曾经就非常热衷于“拼桌”,但在“拼”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发现效果并不满意。“玩家水平有高有低,如果‘拼’上的是新手桌,就需要不断讲解规则,不太好意思跑开的话,只能硬着头皮玩下去。”

在对“拼桌”失去兴趣后,沈先生来桌游吧的频率明显降低。平时游戏瘾上来时,他就会打开电脑,在“三国杀online”或是专门的桌游网站和其他水平较高的玩家玩上几局。

赶完时髦发现

桌游不是“我的菜”

还有一类顾客或许已经不能称为“玩家”,他们和沈先生的同学一样,本身对桌面游戏并不十分感兴趣,只是在它最红火的时候,当作体验新鲜事物一般去过几次桌游吧,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和桌游确实“不搭调”。

“第一次玩三国杀的时候,我就只对人物画像比较感兴趣,至于怎么出牌,谁有什么技能,玩了很久还是没有搞清楚。”白领江小姐表示。因为有她这样的“桌游盲”存在,只要是有她出席的聚会,桌游这一项目就被排除在外。

》出路探寻

增加娱乐项目
争取高端玩家

降价促销

为了在尚存的玩家群体中争夺客源,桌游吧经营者们首选的方法还是降价促销。从团购搜索网站的搜索结果来看,目前上海有100单左右的桌游团购正在进行,团购的折扣幅度在6折左右,但是提供团购的大多是开在商住两用楼内的商家。

也有商家采用其他的营销手段,比较传统的有人民广场的汇佳桌游,每到周末或节假日,就会有促销人员在桌游吧桌边的道路上招徕顾客。“藏宝海湾”则曾推出过让玩家在店内合影,上传至微博即可享优惠价的活动,也引得不少顾客主动为该店在网上做宣传。

增加服务内容

不 少桌游店都在桌面游戏的基础上,针对不同人数的顾客提供额外内容。例如“藏宝海湾”五角场店,就有专门的漫画吧,在工作日的下午吸引单独的学生顾客。五角 场大学区的其他桌游吧有不少都在店内开出电子游戏区域,放上PS3、Wii等游戏机,这样两人同来男性顾客就有了除桌面游戏外的其他选择。

打造综合棋牌室

第 三类经营者正努力将桌游和传统的娱乐项目进行结合。如果从字面意义理解,棋牌类项目其实是最早的桌面游戏,人民广场汇佳桌游等商家在添置了自动发牌机、自 动麻将机后,还吸引了一些中年顾客的光顾。另外,也有一些商家从开业之初就将自己包装成一个综合型的游艺俱乐部,店内可以唱歌、打桌球、看电影、打游戏、 玩桌游,可以是三五人来包桌,也接受数十人的派对包场。

坚守桌游领域

“他们会承办桌游比赛,目前主要是三国 杀、万智牌等。随后在高端玩家中打响知名度,让大家知道,想要找到实力相当的对手就要到这里来,然后再吸引更多的组织者来找他们合作比赛,或者干脆自己组 织。不过目前中国高端的玩家数量有限,这条路想要走通也不容易。”Tony说。

from:上海青年报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2/10/98384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