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下线Facebook社交游戏 将亏到皮包骨

EA公司All Play系列高级副总裁兼总经理尼克·厄尔(Nick Earl)承认,停止运营一款游戏将会破坏游戏公司与死忠用户之间的联系,他认为这是运营即时服务业务以及将资源由一个项目转移到另一个项目上时的自然结果。

easj

EA先是因为《模拟城市》的“永远在线”而挨骂,现在又因为《模拟城市社交版》的“永远离线”而被抱怨。

免费社交游戏是一个有趣的矛盾语。无论你是否为之付出过金钱、时间、又或者是市场营销轰炸,它们都不是免费的。而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它们也不特别具有社交性,除非你对社交的定义就是纠缠着好友索取资源,然后再邀请好友到游戏中,在他们面前炫耀自己利用这些资源所购买或制作出的东西。但是在此之外,这个类别的游戏中弥漫着一些其本身所固有的更为深刻的紧张感,这种紧张感的其中一个来源已经逐渐变得清晰,那就是在这个领域中不断积累的各种坏消息。

最新的例子就在本周才刚刚发生,那就是EA公司透露其计划关闭旗下Playfish工作室所拥有的全部Facebook游戏,其中就包括有《模拟人生社交版》(The Sims Social)、《模拟城市社交版》(SimCity Social)、以及《宠物社会》(Pet Society)等多款知名游戏作品。

与任何一款的免费游戏一样,Playfish取得的成就同样依赖于那些付费购买游戏内资源的玩家,与那些在数量上占据压倒性却不肯为游戏掏出一分一毫的玩家相比,这些付费玩家在所有玩家的数量中只占了一小部分。有的人将这些付费玩家称之为“鲸鱼”,但我们更乐于用一个稍微人性化一些的词语——“核心玩家”——来称呼他们。不论何种方式,这些核心社交玩家都希望以最直白的方式在游戏中获得成功。他们有最充分的理由继续玩游戏,同时也是离开游戏时损失最为惨重的人。而EA公司此时的决定就像是突然用力猛拽这些虔诚的玩家脚下所踩着的那块地毯,必不可少地会在他们心中引起怨恨和敌意。

想要了解这些怨恨和敌意的证据,看一看《宠物社会》论坛里宣布游戏在运营五年之后即将关闭的帖子就可见一斑,这个帖子的长度已经达到了92页,回复数量也超过了1400个。还有在Change.org网站上要求游戏继续运营的请愿,现在也已经收集到至少2700个的签名。这是一种混合了强烈的愤怒和明显的悲伤的极端情绪,这种情绪告诉人们这些玩家对他们所玩的游戏有多么地在乎。

想要理解这些玩家的立场并不困难。毕竟,他们玩这些游戏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从头开始建造出如今的成就,在这游戏里其中一半的乐趣就是时不时后退一步,回顾自己在过去的数月甚至数年之内的贡献所收获的成就。只要这款游戏一天还在线上,这些所付出的投入对建造者们而言就仍然是有回报的,让玩家们拥有继续为这款游戏忙碌的理由,而不是将它视为一个未完成的项目而弃之如敝履。但是,一旦这款游戏停止所有的运营,此前所取得的全部进展,以及在这个游戏中可以用来炫耀和怀念的东西对这些被抛弃的玩家而言就全部都将消失不见了。

那么,这些核心玩家会受到多么严重的伤痛?他们是否会另找一款游戏,然后改为为它投入金钱?他们是否会加入“吃白食大军”的行列,不愿再为这些终有一天将会弃他们而去的游戏花费一分钱?或者他们会厌恶这整个类别的游戏,发誓以后再也不会接触Facebook或者其他的免费游戏。在上个月举行的游戏开发者大会上,我们采访了一些免费游戏的运营商,询问他们的在游戏被淘汰的过程中所采用的策略,以及在他们眼中,关闭一款游戏将会引发哪些的后续问题。

EA公司All Play系列高级副总裁兼总经理尼克·厄尔(Nick Earl)承认,停止运营一款游戏将会破坏游戏公司与死忠用户之间的联系,他认为这是运营即时服务业务以及将资源由一个项目转移到另一个项目上时的自然结果。

“我们倾向于采用的策略就是将这些即时服务转移到一个更为低廉的成本中心,这样从某种程度上进行的经济结构转移让一款游戏的运营时限可以维持得更加长久,即便它如今的运营收入早已经大不如从前。”厄尔表示说。“因此我们现在在印度的海德拉巴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工作室群集团,它现在是我们的低成本中心,在未来的几年内也将继续如此。说句实话,有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关闭某一款游戏,即便当时还有忠心的粉丝们依然在玩着这款游戏。”

世嘉旗下的开发商Three Rings也曾在过去被迫停运过游戏,Three Rings的首席执行官丹尼尔 詹姆斯(Daniel James)表示公司及其不愿意停止这些游戏的运营业务。

“当然,我们也有制作出游戏但却没能获得成功的经历,我们也曾为此感到难过。就Three Rings而言,我们通常都希望能够保持这些游戏的服务继续下去。因此几乎所有我们制作出来的游戏的服务器现在都仍然在运营之中,即便有一些游戏的玩家数量已经非常非常少。但维持这些游戏运营的成本也不是非常高,只需要运作一台服务器而已。”

科乐美数字发行部门的总监约翰·克里甘(John Coligan)认为游戏的日暮过程并不是一个受人欢迎的过程,但游戏的发行商们都进了想要恰当地控制住它。玩家们将会通过游戏中的弹出公告和Facebook的布告得到预先通知。就Playfish游戏的停运事件来说,公司会提醒玩家这些项目的资源将被运用到其他可供他们游戏的项目之上。尽管有些公司试图想要通过给受影响的用户提供免费物品,又或者是诱惑他们玩自己公司旗下其他的游戏等方式来挽救与玩家之间的关系,但克里甘认为那些在一款游戏的停运过程中受到伤害的用户是不太可能再给这间公司第二次的机会。

“每天都会玩这款游戏许多次的核心社交玩家通常都会是这款游戏相当忠实的用户。”克里甘说道,“举个例子,就我所知道的那些与《农场小镇》(FarmVille)十分亲密的人中,很少有同时玩其他款的游戏并且为之投入同样多的时间和金钱的。因此在我看来,一旦你失去了这些玩家,你就永远不太可能再找回他们。”

有趣的是,克里甘认为游戏停运所带来的与玩家关系断裂的影响,只会在那间停止这款游戏运营的公司范围内产生涟漪反应,并不会给这整个类别的游戏带来其他作用,尽管这些即时服务游戏意味着它们总有一天都会有进入到日暮时分的时候。

“我认为玩家们会找到其他的替代品。已经有一些文章提出了这些观点。人们在工作的地方玩Facebook,在公共汽车上玩智能手机,而当这些人回到家里的时候,他们又可以玩平板电脑。即便游戏停运,人们仍然会身处这几个地方,使用这几样设备,因此我认为他们会找到其他的内容来替代被停运的游戏。”

即便这些观点都是正确的,它们仍然不能给Playfish游戏的长期忠实的玩家们带来些许的慰藉。对那些心烦意乱的受害玩家们而言,他们为这些短命的玩物投入数百美元甚至数千美元的钞票,而我唯一能提供给他们的安慰就只有下面这一条:EA公司在2009年的时候耗费了3.5亿美元用于收购Playfish工作室,而一旦他们停止了Playfish工作室旗下的所有这些游戏的运营,他们自己也没能剩下丁点儿可供怀念和炫耀的东西。

from:qq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3/04/114037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