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IP维权冰火之歌:10家公司50+款产品

随着手游市场的日益火爆,大批游戏厂商开始豪买IP,在今年更是进入IP争夺的白热化阶段。去年畅游斥资2000万人民币获得金庸十部著作的手游独家改编权,随后,畅游对整个移动游戏的平台和渠道进行全面梳理,对涉及到金庸版权的50多款游戏,挨个与研发商联系,要求整改,不配合整改的,采取下架措施。渠道对侵权的态度暧昧而多变 将“皮球”踢给版权方和厂商,起诉周期长、成本高 拖延战术让侵权方赚足了钱,这无非让畅游感到非常窘迫。

今年的手游市场称为IP元年也不为过。

IP知识产权的缩写(Intellectual Porperty),在游戏行业内,IP通常指包括文化产品商标,人物名称、人物形象等在内的著作权。

随着手游市场的日益火爆,大批游戏厂商开始豪买IP,在今年更是进入IP争夺的白热化阶段:腾讯砸重金拿到《火影忍者》、《海贼王》的IP,而完美世界和畅游则分别获得金庸著作的IP,中手游则一口气拿下了诸如《聪明一休》、《拳皇97》、《合金弹头2》等9IP。此前盛大文学举行的网络文学游戏版权拍卖会上,20家游戏公司参与了竞拍,6部作品的手游改编权累计拍卖的价格达2800万元,最高810万元,最低160万元,平均价格467万元。

游戏厂商一掷千金的背后,是看重了IP强大的吸金能力和粉丝基础:一款号召力强的游戏IP,能够在短时间的聚拢大量的忠实用户,面对自己喜爱的人物和形象,这些用户的购买力也是惊人的。

畅游维权两部曲:

组建版权管理部 起诉玩蟹+游族

我们目前正准备做第三波IP维权。畅游游戏版权管理部总经理李国龙表示。据悉,此次畅游此轮即将起诉的对象共六家,包括研发、渠道和平台。

李国龙透露,这6家中,有2家已经提交到法院,剩下的4家将同一批起诉。

去年畅游斥资2000万人民币获得金庸十部著作的手游独家改编权,包括《天龙八部》、《鹿鼎记》、《碧血剑》、《雪山飞狐》等作品。完美世界则是获得了《笑傲江湖》、《神雕侠侣》等四部金庸武侠小说的手游改编权。换句话说,完美世界和畅游几乎囊括了整个金庸武侠的IP,针对金庸IP维权的工作也同步进行中。

事实上,在今年年初,畅游便组建了游戏版权管理部,主要职能便是负责畅游旗下游戏IP的版权维权,目前整个部门有20人。关于第三波维权,李国龙解释说,在去年7月月份到~10月份的时候,畅游便开始了第一波维权,当时起诉的是玩蟹的《大掌门》和游族的三款产品。

资料显示,去年9月份,畅游就《大掌门》涉嫌侵犯金庸作品游戏改编权将开发商玩蟹诉至法院,索赔经济损失500万元。玩蟹在被起诉后,承认旗下的产品侵权,并发布道歉信,最终与金庸、完美世界及畅游达成了庭外和解协议。

而游族在被起诉后,发布道歉信,承认旗下《萌江湖》、《大侠传》、《一代宗师》三款产品侵权,并表示在今后的工作中,将加强对产品内容的监控、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与保护。

去年做的这两个案子,对业界影响非常大。当时在整个行业内都引起了轰动,因为在此之前,没有哪个游戏公司,会去做IP维权的事。李国龙表示。

要求整改涉及到金庸版权的50多款游戏

随后,畅游对整个移动游戏的平台和渠道进行全面梳理,对涉及到金庸版权的50多款游戏,挨个与研发商联系,要求整改,不配合整改的,采取下架措施。

当时腾讯盛大完美这些游戏厂商也有不少IP,但一直没有采取维权行动,看到我们维权成功了,于是也纷纷开始相应对自己手头上的版权进行维权,这算是第二波维权。李国龙表示。

盛大对一批涉嫌侵权旗下《热血传奇》IP的移动游戏进行维权,去年12月份,盛大对网龙计算机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苹果公司等提起诉讼,认为网龙旗下产品《怒斩轩辕》完全抄袭《热血传奇》,在多个方面构成实质相似,苹果公司的app store为上述侵权行为提供帮助,亦构成共同侵权。要求三家共同赔偿经济损失1000万元。

畅游市场中心的石磊表示:以前大家都觉得盗版是个无解的事,不想打,于是就算了。打了还可能帮他们炒作,尤其是对一些小公司而言,负面新闻反而能增加他们的曝光。

事实上,盗版版权在游戏市场一直司空见惯,至少在一两年前,几乎随处可见抄袭和侵权的游戏产品。但随着各大游戏厂商豪掷千金竞相购买IPIP产权保护这块的意识也得到加强,越来越多的游戏厂商开始重视对自己IP的保护力度,针对IP版权的诉讼案件时有发生。

在今年,无论是行业还是政府对于版权的重视程度都非常之高,今年的chinajoy开幕式中,广电总局党组书记蒋建国表示,将会继续加大版权保护力度,继续严厉打击侵权盗版等违法活动,2014612日,国家版权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正式启动第十次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专项治理剑网行动。此次剑网行动把保护数字版权、规范网络转载作为重点任务,国家版权局将通过查办案件和正面引导来规范网络转载版权秩序。

畅游启动的第一波维权,可以看成是企业行为,随后盛大腾讯完美等掀起的IP维权,可以看成是行业行为,而接下来的维权,不但行业开始关注,政府主管部门也开始介入进来,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利好。李国龙说。

一位业内高管透露:以前同行之间聊,如果说起我抄了XXX,大家可能觉得这不算什么,但今年如果你再说抄了XXXIP,同行就会觉得,怎么你还在抄袭啊。事实上,从去年年底开始,整个行业的风气开始转向了,之前觉得版权无所谓,抄就抄了,但现在大家都开始慢慢重视版权这件事了。

困境:

起诉周期长、成本高 拖延战术让侵权方赚足了钱

尽管针对版权的维权行动一直在进行,但事实上,IP维权一直处于重重困境中。

李国龙表示:从去年年底,我就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示,移动游戏市场对于版权的尊重,是高于整个游戏平均水平的,因为当时涉及金庸IP侵权和盗版的产品,基本都整改完了。但后来发现,侵权事件还是屡有发生。

李国龙说的屡有发生,指的是乐逗于于今年年初发行的《三剑豪》,畅游认为这款游戏中多次出现金庸原著的角色和剧情,已经严重侵害了畅游的权益,因此向石景山法院提起诉讼,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已经受理此案。

事实上,大部分IP侵权案件,多数结果是游戏整改,少数起诉的,最终也是以庭外和解收场。

通过调查得知,目前有不少小的游戏公司,都抱着捞一笔的想法顶风作案。因为相对于PC游戏,移动游戏开发的门槛更低,游戏生命周期更短,游戏的盈利窗口期短,这使得很多游戏公司甘愿冒险。

李国龙认为,目前很多游戏厂商抱着这种想法:先把游戏上线,如果产品火了,将来版权方找我,我就把赔偿金给你,反正钱是赚到了,如果不赚钱,版权方找过来,我就把游戏下架。

由于版权起诉的周期较长,成本高,很多公司抱着拖延的战术,往往案子还没审完,游戏已经赚足钱了。

对于这种做法,一些版权方也开始想对策。从去年7月份开始,畅游已经开始针对IP维权形成了一个固定的流程:每天都会有专人在各大平台找新游戏,哪个产品要封测,要内测,在测试的阶段就会对产品进行监控,如果有侵权行为,就会进行取证,然后和游戏商进行沟通要求整改。

由于游戏在测试阶段没有开放支付系统,因此也就没有收入,如果确实侵权,畅游会在正式上线之前和游戏方沟通,实质上是希望在影响扩大之前把版权问题解决,把侵权扼杀在摇篮里。

李国龙表示,以前的侵权行为非常赤裸裸,郭靖就叫郭靖,黄蓉就叫黄蓉,现在有些游戏厂商也很聪明,在游戏测试的时候,把郭靖写成靖儿,把黄蓉写成蓉儿,其实是在打版权的擦版球,这无疑增加了维权的难度。

渠道对侵权的态度暧昧而多变 将皮球踢给版权方和厂商

事实上,在IP维权中,除了要和游戏开发商的打交道,还必须面对游戏渠道方。而游戏渠道面对IP侵权的态度,则显得暧昧和多变。

李国龙介绍,在实际维权中,通常是版权方先和游戏渠道进行联系,然后由渠道提供游戏厂商的联系方式,再跟厂商沟通。渠道的作法通常是给游戏开发商施压,要求配合版权方对游戏进行修改,如果不能修改完,就不再对游戏进行新版本更新,甚至会停运下架。

但实际上,渠道也有自己的衡量,如果这款侵权产品本身很热门,渠道分成较多,利润很高的话,那么渠道就会一拖再拖,如果产品本身不赚钱,那么涉嫌侵权的产品便很快下架。

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渠道的作法通常是将皮球踢给版权方和游戏厂商,由他们单独协商,达成协议后,再按照协议要求对产品进行替换,由于沟通的时间成本以及产品整改的时间差,这能在最大程度上保证渠道商的利益。

之所以敢明目张胆的侵权,主要受益于避风港原则避风港原则是指在200671日正式实施的 《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其中有规定,网络存储及搜索提供商在接到权利人申请通知后,断开侵权的相关链接,即可不承担赔偿责任。

但避风港原则不是侵权的挡箭牌,李国龙表示,畅游通过一系列的维权行动,希望把金庸IP版权打造成红旗原则,让游戏厂商知道,金庸的IP是属于畅游和完美,别的厂商不能随便拿来用。

红旗原则是指如果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事实是显而易见的,网络服务商不能以不知道侵权的理由来推脱责任,即使权利人没有发出过通知,我们也应该认定侵权的。

事实上,通过业内一系列的维权行动,曾经盗版横行的游戏IP,已经得到有效遏制,随着IP产业日趋成熟,相关的行业自律体系也不断完善,这给IP市场注入了活力。李国龙坦言,随着游戏IP维权的深入,大家对版权越来越重视,就会有版权交易,版权拍卖,最后你发现,这其实是带动了整个游戏版权产业的健康发展

From 腾讯游戏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4/09/179085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