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社交巨头Mixi欲借[怪物弹珠]再度崛起

对于一个貌似Facebook的社交网络,如果其最后没能成为另一个Facebook,请不必讶异,因为这样的事人们早已见惯不惯。某个时刻,它拥有数千万用户,市值高达几十亿美元;然而,火过一阵子之后它却一头栽倒,不免被人遗忘的命运。但是,日本科技公司Mixi却正想办法改写其日趋炎凉的命运。在日本国内互联网市场,社交网络Mixi曾经叱咤风云,占据统治地位。Mixi想借以改变命运的大手笔是自我重新改造。

对于一个貌似Facebook的社交网络,如果其最后没能成为另一个Facebook,请不必讶异,因为这样的事人们早已见惯不惯。某个时刻,它拥有数千万用户,市值高达几十亿美元;然而,火过一阵子之后它却一头栽倒,不免被人遗忘的命运。但是,日本科技公司Mixi却正想办法改写其日趋炎凉的命运。在日本国内互联网市场,社交网络Mixi曾经叱咤风云,占据统治地位。Mixi想借以改变命运的大手笔是自我重新改造。

一年前,Mixi为其大部分用户和投资者所抛弃。Mixi如今强势归来,想要在一个新的领域掀起一场风暴:手游。该公司于2013年晚些时候推出了一款手游,看来是想要做最后一搏,力挽衰颓之势。目前,这款手游很火爆,该公司从中获利颇多。

这款名为Monster Strike(《怪物弹珠》)的手游被下载的次数已经超过2000万次了,主要是在日本,而它为Mixi公司每天带来大约200万美元的收入。这是该公司首次进军游戏产业,竟然大获成功,让人觉得就像社交网站Myspace开发了下一个《愤怒的小鸟》一样,都是极不可能发生的事。

“我们正在目睹Mixi的第二次归来,而且它比第一次愈发庞大了,”Kantan Games公司的创始人Serkan Toto说道,“当Monster Strike刚推出来的时候,Mixi正处于低谷。”Kantan Games是东京一家咨询公司。

日本西部城市松江市一名16岁的高中生Kengo Inoue说他从未听说过社交网络Mixi。“我只知道Mixi是开发手游Mon-Suto的公司,”他说。在日本,Mon-Suto是流行俚语,就是指Monster Strike。

他说他玩这款手游已经有一年时间了,指挥着动画英雄角色和恶龙般的敌人战斗,有时候独自一人玩,有时候和朋友组队玩。在玩得最“疯狂”的时候,他无时无刻都在玩,而且每次要玩两个小时。这样不要命地玩已经不是所谓的偶尔玩手游了。

在某种程度上,Mixi的回光返照说明了毫无经验的挑战者是如何控制相对新兴的手游商业的,与此同时,从家庭游戏机时代走出来的传统游戏开发商则极力挣扎着想要在手游市场有所作为,从而分得一杯羹。英国初创公司King Digital Entertainment的创始人在进军游戏行业之前也是以一个网上约会服务起步的,现在它是爆款手游《糖果粉碎传奇》(Candy Crush Saga)的开发者。在日本,最成功的手游开发商是GungHo Online Entertainment公司,该公司在发布其大受欢迎的游戏Puzzle & Dragons之前几乎不为人们所知。

然而,也许没有一个游戏开发商向Mixi一样在经历了大起大落之后才姗姗来迟,开始在手游行业发力。2004年2月,年仅28岁的互联网创业家Kenji Kasahara推出了社交网络Mixi,Facebook也于同月推出。推出不久,Mixi就在日本迅速吸引了一大批追随者。两年之后,该公司成功上市,而到了2007年晚些时候投资者为其估值超过30亿美元。

有一段时间,Mixi看似有可能成为仅有的几个能够和Facebook分庭抗礼的社交网络之一,从而抵制Facebook对社交网络的全球屠杀。甚至2008年在Facebook推日语版Facebook之后,它都还获得了用户。在日本曾经一度有2700万人,约占日本总人口的五分之一,拥有一个Mixi账号。

但是随着用户开始转向Facebook以及类似于Twitter、Line的其他社交网络,Mixi最终难挡激烈的竞争,屈服了。去年,在每月至少登录一次的用户的人数跌落到该社交网站全盛时期的登录人数的一半时,该公司就不再公布会员数据了。在线匹配以及图片分享等试验性的服务也未能流行起来。创始人 Kasahara去年辞去总裁一职,由麦肯锡公司(McKinsey)前顾问继任。这名顾问年仅30岁,曾在澳大利亚作为赛马骑手接受训练。此后,Mixi公司的估价下跌到了其峰值的5%。

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手游Monster Strike推出之前。这款手游推出后,该公司收回了其全部的股票市值损失,而且一些投资人又回来投资了。内容收入,基本上是来自于手游Monster Strike的全部收入,在上个季度达到了1.61亿美元,大约占到了Mixi公司总收入的90%。今年六月,游戏开发部门的负责人接管公司主席一职。

“进军游戏产业是一个大大的赌注,”公司新领导Hiroki Morita在一次采访中谈及向游戏产业扩展的决定时说。尽管这一方面并非没有先例,比如日本当前最大的两个手机游戏平台Gree和DeNA是以和互联网商业毫不沾边的行业起步的,但是他却说,Mixi“已然落后了”。

为了使自己与众不同,Mixi公司决定要开发一款人们可以面对面地玩的游戏。公司新领导Hiroki Morita说,“我们想开发这样的游戏,比如说,如果你和朋友出去吃饭喝酒,你们就可以一起玩。”

该公司便从外部开发商招揽游戏原型。最终被该公司所选中的一个游戏原型是Yoshiki Okamoto开发的,Yoshiki Okamoto曾经开发了游戏机时代大受欢迎的游戏产品Street Fighter。2013年10月,Monster Strike软件在苹果应用商店首次登场,Mixi公司还花费了大约500万美元在电视广告以及其他推广活动上做宣传。为了一款手游而发起如此强势的广告宣传实在是不怎么常见。

“当我们看到下载量飙升时,我们就感到了莫大的宽慰,”公司新领导Hiroki Morita说。

像其他很多手游一样,Monster Strike也是可以免费获得,免费玩的,但是用户可以花钱来购买特别游戏角色,并且当用户所使用的游戏角色在战斗中受伤或者被杀死时,用户可以花钱来延长其生命值。在过去的两个月中,Mixi公司推出了这款手游的韩国版本、中国版本以及美国版本。而且根据App Annie发布的数据,在上述地区和国家,这款手游在iPhone游戏周下载量中最高排在第十三名。

游戏顾问Toto计算得出Monster Strike“按人头算”是“世界上最赚钱的游戏”。这款游戏首先在日本推出对其后续发展帮助很大,因为在日本人们差不多就是通过智能手机来购买各种各样的产品的。而且当传统视频游戏开发商经受着压力来迅速开发下一个爆款游戏的时候,以及在用户完成所有游戏级别或者对尝试玩游戏厌烦之前,免费玩模式完全关乎扩大以及升级现有特性,从而给予Mixi公司时间来成长,以适应其新角色。Toto说,“它就像是一个社交网络,在其中,它永不完结。”

Mixi还没准备花心思把Monster Strike捆绑到其日益衰退的社交网络上。用户可以独自玩,也可以通过一个蓝牙连接来和附近的朋友玩,甚或与用户身在远方的Line联系人玩。日本西部城市冈山县一名18岁的高中生Masatoshi Kurosaki说他80%的游戏时间都在利用Line来和四个朋友一起玩。

他说,他并没有在游戏上面花钱,但是他的一些朋友每年要花20,000日元到30,000日元(大约160美元到250美元)来购买游戏角色。而且一些玩家在短时间内甚至可能还会花更多的钱。两年前,日本监管机构主张在游戏花费上施加基于年龄的限度。Kurosaki说,“一些人把他们从兼职中挣来的所有钱都花在了游戏上面。”

from:网易科技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4/12/197080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