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为何视频游戏痴迷世界末日题材?

据BBC报道,几十年来,视频游戏始终对世界末日主题情有独钟,为什么我们发现在文明的灰烬中玩游戏是如此的令人愉快?在某种程度上说,视频游戏是描述后世界末日场景的完美媒介。如果我们假设文明崩溃后,每个人都会回到一种残酷的自然状态,那么暴力将成为其中必不可少的元素,而且视频游戏很擅长描述和发泄暴力。

据BBC报道,几十年来,视频游戏始终对世界末日主题情有独钟,为什么我们发现在文明的灰烬中玩游戏是如此的令人愉快?

在某种程度上说,视频游戏是描述后世界末日场景的完美媒介。如果我们假设文明崩溃后,每个人都会回到一种残酷的自然状态,那么暴力将成为其中必不可少的元素,而且视频游戏很擅长描述和发泄暴力。

事实上,在许多视频游戏中,现实世界的终结仅仅是一个借口,以便创造一个除了使用暴力对抗怪物外什么都没有的世界,它不会受到执法或其他社会因素的干扰。这就催生了许多早期的视频游戏,比如《Robotron 2084》。在游戏中,一个孤胆英雄必须从一系列已经被机器人接管的房间中杀出一条血路,以拯救人类在地球上的最后家园。

与此同时,英国设计师桑迪·怀特(Sandy White)设计的经典3D游戏《蚂蚁攻击》(Ant Attack)也描述了世界末日后的场景,并给人一种更神秘的美感。游戏设置在有围墙的废弃沙漠城市Antescher中,显然它从荷兰艺术家Escher身上获取灵感。这个地方很久以前曾发生过惨剧,此后再无人类生存,现在被巨大的蚂蚁占据。在这里,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发生了无言的爱情故事,同时他们需要逃避蚂蚁的袭击,并向这种昆虫扔炸弹。这是一部单色极简主义的杰作。

不过,有关末日主题视频游戏中最常见的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怪物,即僵尸。纵观历史,有关世界末日的小说常常与当时社会关注的主题息息相关。例如,《启示录》(The Book of Revelation)中向早期基督徒保证,与罗马帝国的和解是不必要的,耶稣终将回来。

自从已故导演乔治·罗梅罗(George Romero)推出第一部经典电影,僵尸就成了反映最令人不安的现代焦虑的怪物,包括盲目的消费主义到流行疾病等问题,视频游戏中也是如此。僵尸有更多敌人的特性,我们对杀戮它们丝毫不感到内疚,然而把不同种族或国籍的人描绘成炮灰,往往是政治上不确定的决定。

僵尸视频游戏经常把军队与僵尸大军联系起来,从而描述出物理力量与阴险敌人之间的冲突,以及政治和社会问题。在如《生化危机》(Resident Evil)系列游戏中,持枪特工对抗由秘密公司设计的病毒感染的僵尸。这是在防止灾难发生,而不是末日后的虚构故事,但它们的规则相同:在感染区,任何蹒跚的目标都是可攻击的对象。

到目前为止,更悲观冷酷的游戏是乌克兰游戏《地铁2033》(Metro 2033)和《地铁最后之光》(Metro Last Light),它们是根据德米特里·格鲁克夫斯基(Dmitry Glukhovsky)的系列小说《Metro 2033》及其续集改编的。在全球核大战之后,莫斯科幸存的人口转移到地铁网络中,并分为不同的战争派系,同时还要面临放射性沉降物引起的令人震惊的突变。这是快节奏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让人反思濒临灭绝的人类能学会什么。

1

在《地铁2033》中,人类幸存者被迫坚持在地铁网络中挣扎求存

在《潜行者:切尔诺贝利的阴影》(S.T.A.L.K.E.R.: Shadow of Chernobyl)中,也预见到核灾难,它以塔可夫斯基(Tarkovsky)的1979年电影为蓝本。在游戏中,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了第二次核事故,创造出突变和不可预知的物理怪区。鉴于当前朝鲜的紧张局势,游戏中似乎更多虚构的末日场景,促使其他媒体再次聚焦核问题而非生化危机。

其他的僵尸游戏采取更加忧郁和伪文学的方法,也许是受科马克·麦卡锡(Cormac McCarthy)的后世界末日小说《末日危途》(The Road)启发。在游戏《最后生还者》(The Last of Us)中,“僵尸末日”是由一种变异的虫草菌引发的。这是一种很好的讽刺手法,因为现在的冬虫夏草被吹嘘成具有增强认知能力的超级食品。玩家控制一个叫乔尔(Joel)的人贩子,他必须带领十几岁的女孩艾莉(Ellie)穿越整个美国,这有点像麦卡锡在小说中描述的英雄,后者带领他年幼的儿子前往他认为安全的地方。

然而,《最后生还者》也证明了一个有关视频游戏长期存在的问题,即鼓励玩家从一开始就谋杀几乎所有他们看到的人,即使他们还没有被感染。想象一下《末日危途》这部电影,维戈·莫特森(Viggo Mortensen)被兰博时代的西尔维斯特·史泰龙(Sylvester Stallone)取代了,他每分钟杀死三人,故事的悲剧意义也有所减弱。

2

《最后生还者》中,人类被变异的虫草菌感染引发僵尸末日

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更有趣的是,多人僵尸游戏也被视为心理学实验,通过它我们可以从中了解到关于人性的一些东西。至少,这也是对非常流行的僵尸生存游戏《DayZ》的一种反应。这种情绪也无情地延伸到现实中,比如可能骨折,需要寻找食物、水、药物以及维持生存所需的工具。在后世界末日中,玩家必须保护自己免受僵尸攻击,但更重要的是,也要警惕其他在线玩家。结果显示,未受感染的人类是最致命的威胁,他们倾向于互相杀戮,以窃取别人的武器和物品。第一生存规则就是:不要信任任何人。

3

在《DayZ》中,玩家必须在僵尸围攻中尽可能地坚持生存

在这种社会学的实验中,人们似乎信奉无情“先下手为强”的博弈策略,后问问题是迄今为止最好的生存手段,即使某些玩家的行为提供了一丝人文希望。名为Dr Wasteland的玩家利用他的游戏时间来寻找受伤的人,并为他们提供虚拟医疗援助,以防他们流血致死。

无论是涉及僵尸、疾病、核辐射或机器人,所有后世界末日主题视频游戏的共同点是,它们认为一切都永远结束了。有一件他们没有模型或戏剧化的事情就是社会适应力。多年来,观众都习惯于假设,只要一件看起来像是世界终结的事情,那就意味着我们所知道的生命永远走向尽头。

没有任何僵尸游戏以敌人的失败或治愈结束,玩家重新返回文明生活。然而,在现实中,即使历史上最糟糕的人造成的最严重的破坏也会逐渐恢复。视频游戏代表了很多东西,它们认为无政府主义混乱是永无止境的,最好的方法就是为持枪玩家提供狩猎场。但刘易斯·达特奈尔(Lewis Dartnell)的著作(The Knowledge)堪称世界末日后工业和科学社会重建手册,它提供了一个不同的,更为乐观的模型。在游戏中,一小群幸存者真能耐心地重建起辉煌的文明吗?

from:网易科技

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7/08/30086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