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的SNS插件商 开心农场背后的”5分钟”

与“开心农场”应用插件的明星效应相比,躲在其后的第三方插件提供者“5分钟”多少显得默默无闻。生产商的品牌认知与知名度远远低于其产品品牌知名度,这是SNS第三方插件商从无声到有声的必经过程,而在这一路征途中,需有着这样的前提,SNS平台运营商足够开放,并视开放平台为其重要战略,增加足够多的投入;插件应用的制作水平提升到一定程度,应用规模达到一定量级。

  这也正是SNS插件商所面临的“囚徒困境”,当 互联网的进入门槛越来越低,技术已经不再为其提供重要保障时,如何制作出核心应用,并实现规模化,这也是SNS第三方插件商长大所不得不面临的蜕变。

比特网(Chinabyte)7月10日专稿 (唐宏梅)与“开心农场”应用插件的明星效应相比,躲在其后的第三方插件提供者“5分钟”多少显得默默无闻。生产商的品牌认知与知名度远远低于其产品品牌知名度,这是SNS第三方插件商从无声到有声的必经过程,而在这一路征途中,需有着这样的前提,SNS平台运营商足够开放,并视开放平台为其重要战略,增加足够多的投入;插件应用的制作水平提升到一定程度,应用规模达到一定量级。

  这也正是SNS插件商所面临的“囚徒困境”,当 互联网的进入门槛越来越低,技术已经不再为其提供重要保障时,如何制作出核心应用,并实现规模化,这也是SNS第三方插件商长大所不得不面临的蜕变。

  插件商困于同质化

  SNS社交网站娱乐化的趋势与众多插件应用密不可分,到目前为止,国内究竟有多少SNS第三方插件提供商,还没有一个具体的统计数,SNS应用咨询服务商Appleap创始人张月为比特网(Chinabyte)做了一个估算,目前国内SNS平台上运行着大小2000多个应用,其中,SNS平台自身研发的占比10%左右,以校内网为例,其1000多中应用中由第三方插件商提供的应用占到总体应用的90%。

  目前,国内SNS插件应用日趋同质化,比如开心农场的推出带动了类似应用阳光牧场、开心农民的出现。一方面,插件应用领域的进入门槛相对较低,使得插件应用易被复制,SNS应用咨询服务商Appleap创始人张月向比特网(Chinabyte)分析,国内的社区游戏同质化抄袭很严重,这会加速用户疲劳,而Facebook 有30多万个应用,开发者对用户的挖掘是全方面的。

  华仁电通CEO范书豪反倒欢迎后来者的跟进,开心农场的出现,使得开心农民,阳光牧场纷纷进入这一应用领域,范书豪认为,荣光医院在应用积累方面至少要领先后来者3到6个月。

  从早期火爆的争车位、买卖奴隶到目前受众颇多的开心农场,这类游戏的生命周期大概在2到3个月,而开心农场因为不断增加新的功能将有着更长的生命周期,新兴的荣光医院因为其定位于较为高端的受众,其生命周期预计在6到12个月。

  荣光医院的开发者华仁电通CEO范书豪在调研过校内、51等SNS运营平台玩家之后,范书豪得出一个结论,社区游戏需要具备几个特质:直观、轻松以及互动。范书豪向比特网(Chinabyte)分析,目前社区类游戏的受众主要分为几类:玩过游戏但又没有多少时间去玩;网游爱好者,玩过魔兽世界等网络游戏的玩家;还有部分玩过游戏,有自己一定偏好的网民,华仁电通在设计之初就将荣光医院的受众定位于玩过游戏并有自己喜好的玩家。

  开心农场的插件开发与提供者5分钟则与华仁电通有着不同的定位,开心农场被定位于非游戏玩家的5分钟游戏,华仁电通的范书豪希望游戏玩家能每天花30分钟的时间去玩荣光医院。范书豪自己也坦诚,从用户受众面来看,荣光医院不及开心农场那么多,但其在用户黏度方面高。

  抛弃第三方插件?

  第三方插件商中能否诞生营收上亿的大公司,这取决于多方面的因素。目前,据VC与第三方咨询机构的调查数据,近几个月,五分钟每个月平均收入为百万元人民币左右。除五分钟之外,排名靠前的第三方插件开发公司月平均收入大概都在几十万到百万元人民币之间。诸如阳光牧场的开发商热酷每个月的收入也就在几十万元左右,基本上能实现收入和成本持平。

  对于规模化的插件提供商来说,不再是单独依赖某一家运营平台生存,比如5分钟推出的开心农场,便在包括校内、51等多个平台运营。而一些新兴的插件应用商也在试图走这样的一条“众包”之路。

  在推出荣光医院demo阶段,北京华仁电通便给校内做过沟通,两个月后,即2009年5月1日,荣光医院正式进驻校内,到目前为止在千橡集团下属包括校内、开心、猫扑以及51、manyou等SNS运营平台上运行。华仁电通CEO范书豪向比特网(Chinabyte)介绍,目前,荣光医院的安装用户数有700万左右,活跃用户数为250万,用户活跃占比为40%。

  当用户达到一定基础(大概100多万),就能收支平衡,比如开心农场在校内上300多万注册用户,每天有几万元的收入。

  与下游平台运营商的商业合作模式,至今仍为业界所病诟,下游平台运营商过于强势。SNS应用咨询服务商Appleap创始人张月向比特网分析,目前平台运营商很多方面还不够规范,这体现在数据的公开性不够,与上游插件商的关系处理过于强势,仍会出台一些不合理规定,比如规定插件商只提供某一类应用等。甚至还有SNS平台运营商看到某款插件应用运营效果好,有可能抛弃插件提供商而自己开发运营。

  北京华仁电通范书豪也坦言,插件商处于弱势地位的状况短时间内很难改变。一方面插件商所提供的应用品牌还不够足够强大,插件商本身的品牌效应也有赖于这些应用的规模化。

  不够迫切的“开放”

  事实上,这种平台运营商与第三方插件商相互依存源自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所提出的开放平台概念。“Facebook创始人想构建一个生态圈。国内平台生存状况还没像国外那样理想,开放平台最初也没想清楚做成怎样,还在尝试。” Appleap创始人张月认为,国内的平台运营商仍不够开放,张月分析,这也源自平台运营商之间的竞争压力,使得其不得不把精力放在市场竞争方面,而对于平台的开放仍不够迫切。“中国SNS格局还没有定,平台运营商生存压力大,开放很难作为最核心的去做”。

  而就开放本身来说,它并不具备救死扶伤的能力。张月表示,开放平台只是锦上添花的东西,要帮助插件商从不成功到成功很难,帮助从无到有也很难。尽管市场的竞争格局使得在开放平台下,插件商的生存处于囚徒式困境,但毫无疑问,在开放平台模式下,有90%的应用支撑仍然来源于第三方插件商,开放平台已是大势所趋。

  对于插件提供商来说,如何在第一轮圈地中寻找自身定位,树立自身的品牌效应,这才是自我救赎的途径。而另外一个对插件商利好的消息便是,在大型的网游日趋成熟的市场环境下,VC开始纷纷寻找新兴的投资领域,目前包括5分钟、热酷、华仁电通等纷纷开始与VC关注。毕竟在新一轮竞争中,资本的力量会成为插件商能否长大的一个必要条件。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09/07/121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