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分析师:腾讯的社交网络败笔

QQ空间之于腾讯正如Windows Vista之于微软:尽管产品糟糕,缺乏远见,但是凭借近乎垄断的地位,依然盛行于世。
虽然发行了一个糟糕的操作系统并失掉了所有创新机会(如移动设备、mp3播放器、搜索和社交网络),微软仍旧保持了可观的盈利,只是这些创新机会被竞争对手(如Apple,Google和Facebook)所抓住, 微软因其沉闷迂腐、运转失调的企业文化而蒙受损失。

备注:很少见到这类批评文章,虽观点有失偏颇,不过还是值得一看。

文/Kai Lukoff   出处:译言网

腾讯凭借着强大的用户群,将QQ空间戴上“中国最大的社交网络”的王冠,但QQ空间及腾讯其他SNS服务都成为其社交网络的败笔。

1、 错失良机:中国互联网巨人腾讯本是令人羡慕地被定位为社交网络的执牛耳者,不料它却让机会从眼前溜过。QQ校园失败了,QQ校友也远远落后于竞争对手。QQ空间未能争取到多少新用户。
2、 差劲的站点设计与功能:QQ空间的网站无法吸引眼球。其应用不仅质量差,而且经常访问不了。
3、 QQ空间果真是No.1吗?腾讯声称的3亿500万活跃用户实在值得推敲;甚至其分类SNS也是可置疑的。它的竞争对手正染指其青少年核心用户群。
但这是否这意味着腾讯将迅速崩溃?绝非如此。
QQ空间是腾讯的“Windows Vista”
QQ空间之于腾讯正如Windows Vista之于微软:尽管产品糟糕,缺乏远见,但是凭借近乎垄断的地位,依然盛行于世。
虽然发行了一个糟糕的操作系统并失掉了所有创新机会(如移动设备、mp3播放器、搜索和社交网络),微软仍旧保持了可观的盈利,只是这些创新机会被竞争对手(如Apple,Google和Facebook)所抓住, 微软因其沉闷迂腐、运转失调的企业文化而蒙受损失。
本杰明.乔菲(Benjamin Joffe)是腾讯研究专家,也是互联网市场研究公司+8*的CEO,他对China Social Games说道:
“就产品或创新而言,腾讯绝非Zynga(译注:一家社交游戏公司,主要为社交网站开发网页游戏)那样的佼佼者,但是他们提供‘够好’的大众市场服务并将它整合入其产品系统的能力依然令人刮目相看。”
腾讯当然是获利颇丰:刚刚公布的2009年收入为18.2亿美元,虽然尚不清楚哪部分“互联网增值服务”与QQ空间关联。
跟微软一样,不管他们产品怎样垃圾,盈利却还会继续。但是QQ空间的确黯淡了腾讯这颗明星,不仅为其SNS竞争对手(人人网和开心网)打开方便之门,而且让人质疑其企业文化。
错失良机
腾讯拥有建立社交网络的绝佳资源:
1. 即时用户群。QQ拥有4.85亿活跃用户,腾讯可用之向中国的年轻网民交叉推销新服务,如QQ空间。
2.品牌认知度高。对于大多数中国人而言,腾讯就是他们上互联网的第一门户。
3.众多互补站点。例如,QQ游戏就可以和QQ空间完美整合,可惜竟凑合得如此勉强。
4.制度环境经验。作为早期互联网巨人,腾讯知道如何与政府部门搞好关系以及如何控制用户生成的内容。
5.金钱资本。腾讯的钱包深不可测。
此外,腾讯长期以来志在将其年轻人核心用户群扩展至更成熟的受众。社交网络显然本应是一个绝佳机会。
尽管优势比比皆是,腾讯依然坐失良机。QQ空间从未赢得年轻人之外的受众,反而是完全复制于Facebook(腾讯也可以做到)的人人网吸引到了学生用户群,而开心网则以简单友好的站点争取到了宝贵的白领用户群。

最糟糕的是,甚至那些由QQ空间起步的用户,也几乎都“毕业后”加入了其他网络。2008年9月,腾讯终于试图凭QQ 校园留住用户,但QQ校园失败了,现已被关闭。

2008年6月,腾讯终于用SNS校友(同学录)作出回应 ,但实际上该站点除了皮肤还像样之外,界面和QQ空间一般差劲。其应用和游戏甚至比QQ空间更少更小。我加入校友的前五次尝试,都因“系统繁忙,请稍后再 试”而被拒。竞争网站通过优化弹出页面来招揽用户;而腾讯对这些小东西却毫不在意。这恰好解释了腾讯的SNS应用如此质量低下的缘由。

“系统繁忙,请稍后再试。”这就是腾讯校友SNS的热情问候。
除腾讯的扩张失败之外,有证据表明人人网正在赢得更多年轻人,这可是腾讯的传统宝地。
腾讯察觉到了从太平洋涌来的社交网络风潮,但仍旧错失机会。腾讯优势占尽,因而资源绝不是问题。问题在于腾讯低劣的执行力和发展策略。
大多数中国互联网专家很可能不会赞同我对QQ空间“失败”的评价,充其量他们也只是某种程度的失望而已。本杰 明.乔菲评论道:“考虑到腾讯已经借助其IM(译注:即时消息)服务遍及每人,且QQ空间原本发端于博客服务这些因素,其对社交网络的改建似乎并不那么 差……我不确定你是怎么定义QQ空间的成功或失败的,但是就我所接触到的,它还不赖。”

差劲的站点的设计和功能
QQ空间网站是差劲的:丑陋、不直观且错误不少。在我们办公室的西方人和中国人眼里,站点真是索然无味。尽管表面皮肤可以付费更换,但站点并不能如MySpace一样真正定制化。站点很是标准(就社交网络而言),但并不(如开心网那样)对用户友好。

QQ空间是MySpace劣质的幼稚版本
相反,Q空间依赖一大堆小文本充当说明。结果,页面与弹出框经常在重载后乱成一团,而且主页也不协调。QQ空间可说是MySpace劣质的幼稚版本。
QQ空间是个封闭的平台,而且应用的质量低下。在中国最大的三个社交网络中,QQ空间的应用目前看来是最差的:它提供的应用最少、最丑陋、最缺乏创新。奇怪地是,甚至腾讯首款登陆Facebook的游戏宝藏猎人的产品价值要比QQ空间上任何一款游戏都更高。

QQ空间的应用: 选择少, 质量差, 费用高。
本杰明.乔菲评价道:“应用程序都是从社交游戏公司复制、授权或购买的,大多分成收入惨淡或定价便宜。为什么?因为腾讯是封闭的网络,且因为他们能这么做。问题是:操作社交游戏与IM或MMO(译注:网络游戏)有所不同,需要一个学习的过程——即使对腾讯也不例外。”
更有甚者,用户经常无法访问QQ空间的应用。在安装时,QQ空间的用户常被告知,“因为今天已有太多用户进入,该应用容量已满。请明天再试或成为黄钻成员。”在社交游戏中采用这种付费游戏的模式无疑是失败的。
在线游戏市场的屡次经验表明免费效果更好:先粘住用户,然后再对虚拟物品收费。实际上,这正是腾讯在它所有其他服务上采用的模式:如QQ秀、 QQ等等。也许QQ空间的那些相对年轻而不谙世事的用户太过天真,以至于他们可以在其他网络上免费玩同样或更好的游戏时还付费给QQ空间。但是从长远看这 会是成功的商业策略吗?

请明天再试或成为黄钻成员。”在所有其他SNS网站提供免费服务时,QQ空间还在推广其付费游戏。长远来看这会成功吗?值得怀疑。
QQ空间果真是No.1
中国的每家SNS都声称自己最大:QQ空间、人人网、开心网和51.com。用户或收入的可信数据其实还没有。
简明扼要地说:QQ空间拥有最多的用户,人人网拥有最活跃的用户,而开心网拥有最多高度活跃用户。51.com的用户是最不谙世事的。这一描述 不仅得到了Alexa(译注:一家专门发布世界排名的网站)和ChinaRank(译注:由中国互联网协会主办的大型网站排名平台)排名榜的佐证,也得到 了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调查的支持。
腾讯的官方数字则是荒谬的。QQ空间声称有3.05亿活跃用户账号,而中国总共才有3.84亿互联网用户,这就使得该声明极为可疑。QQ空间多半是采用了一种极度“自由”的方式来定义“活跃”和“用户”。
本杰明.乔菲说:“腾讯的数字不会比其他网站发布的更可疑——起码腾讯是一家上市公司,他们的数据最好不能有太多水分。我疑心的是许多用户甚至 不知道他们有QQ空间页面,因为这是和IM账号捆绑在一起的——或者将所有不再使用的页面也计算在内。我们谈到的其实不是什么活跃用户,因为所有SNS都 想炫耀出他们的最高数字来表明自己是No.1。”
大多数QQ空间用户是极偶然地获得的。QQ空间因其最小化的注册,吸引了相对年轻和不谙世事的用户群:一个账号便可以在多项QQ服务上畅行无阻。
甚至QQ空间分类为SNS也值得商榷。它有一大堆出自QQ的处于睡眠状态的个人资料梗概。从这方面考虑,就类似于MSN空间,它的“用户”也是多如牛毛,但价值和保持率低。
另一条传播甚广的虚假消息是“QQ农场月收入可能达到5000万元。” 此消息来源于香港证券公司所谓的“分析”,该分析中竟公然错误地宣称 Five Minute的开心游戏是“以分成方式授权给开心网的”(译注:实际Five Minute的开心游戏与开心网的游戏并不相干)。当China Social Games联系列名于该报告上的一位分析师时,他回答道:“上面所写的我都不能确证。”看来多数QQ空间的故事都出自科幻作家和网站掮客之手。
虽然腾讯是一家公开上市公司,却没有人弄得清QQ空间究竟带来了多少收入。本杰明.乔菲评论道:“商业上的事情多少有些微妙。就我所理解 的,QQ空间的收入模式是头像(QQ秀)、社交游戏和广告——他们获得了庞大的页面浏览量,广告商可用来计数(这对IM来说就比较困难),不过他们的巨大 存量用户也削弱了CPM(译注:千人印象成本,一种广告收入模式)的潜力。”
“他们的SNS分身是瞄准了价值焦点不同的人群,这样可以寻求更好的市场效应——类似于人人网在注册上所采用的服务。”
第二次机会:QQ空间还能征服巨大市场吗?

QQ空间仍有翻盘机会;中国的社交网络之争远未结束。微软的庞大资源意味着它经常可以获得第二次或第三次机会来弥补曾经的错误:Vista变成了Windows 7,而MSN搜索变成了Windows Live搜索,再变成了Bing。
可是社交网络的门槛要更高;一旦你的朋友都在Facebook(或人人网、开心网),何必还要转到用户更少的网络呢?
无论怎样,腾讯不应该轻言放弃。马克.范.德.齐吉斯(Marc van der Chijs)是一位中国互联网企业家,也是Spil Games Asia(译注:全球第二大在线休闲游戏公司在亚洲的子公司)的CEO,他对China Social Games说:
“腾讯是匿身在暗处的‘800磅大猩猩’,因为QQ的缘故,他们拥有如此丰富的流量,以至于理论上他们只要愿意就可以接管整个市场。尚不确定这是否因为他们缺乏远见,还是因为他们满足于目前事业的发展。”
“他们凭借虚拟商品获利甚丰,因而不是真有必要去在SNS市场上与竞争对手拼得头破血流。他们能经得住等待,然后要不接管竞争对手,要不用一个完备发展的产品再度杀入。”
“不要低估他们。他们是群聪明的家伙,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腾讯的聪明人或许有一天会趁机而入并为QQ空间迎来转机。不过考虑到腾讯起步时已握有的巨大资源优势,QQ空间迄今为止还是失败的。

关于作者及China Social Games博客
这是凯.卢科夫(Kai Lukoff)的帖子。 他是BloggerInsight的一位分析师,又是China Social Games的编辑。关注他可访问Twitter @klukoff。你可以在帖子末尾读到关于China Social Games的更多信息。
China Social Games (@CNsocialgames) 是一个致力于追踪最热游戏、网络和趋势的博客。它最近发布了一份中国十佳社交游戏的付费报告 (价值590美元) 。虽然在中国(以及在Facebook)广受欢迎,社交游戏仍然处在婴儿期,所以这是一个进化着的,富于革新和充满竞争的市场。China Social Games提供这方面最新的报道。
Gamelook点评:很少见到这类批评文章,虽观点有失偏颇,不过还是值得一看。QQ空间是在不停的改版,文章里有些问题会慢慢被解决掉。不过,该文很多看法还是值得所有做社交网络的同行思考,特转载。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0/08/1778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