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龙王一:游戏业处于大转型 大颠覆前夜

王一表示:“中国游戏业处于大转型、大颠覆的前夜,基本现在过的还不错的游戏厂商中八成未来3年都会遇到瓶颈,所谓盛世下的危机就是这样。行业创造的社交养成体系型游戏基本在走下坡路,现在在吃平台转换的红利,别的平台都去不了。”

【Gamelook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Gamelook报道/自今年5月离任畅游之后,王一新成立的紫龙互娱一直被人所好奇,不仅在于紫龙互娱一上手就拿到了数亿的投资,且外界传闻紫龙未来业务要涉足泛娱乐领域。

2

近日,gamelook专程拜访了“开张”才三个月的紫龙互娱,与王一本人做了一番交流,了解了紫龙互娱整个公司的创立过程、未来愿景,以及王一对眼下动荡的游戏业的看法。

王一表示:“中国游戏业处于大转型、大颠覆的前夜,基本现在过的还不错的游戏厂商中八成未来3年都会遇到瓶颈,所谓盛世下的危机就是这样。行业创造的社交养成体系型游戏基本在走下坡路,现在在吃平台转换的红利,别的平台都去不了。”

而对于紫龙拿到华人文化数亿投资,王一的定义是“跟资本一起创业”,“紫龙开局是很好的,创业起点非常高,强调的是精英运作,我们第一款立项的研发项目,真实的研发成本就会过2000万,到商业化估计是17个月左右。所有的做事方式、标准流程,成本跟大企业几乎是一样。拥有着唐人跟华人文化体系的海量相关资源,像我们这样可以同时真正跨界影视和游戏的企业极少。”

以下是专访实录:

创立紫龙是因为爱游戏,与资本共同创业

紫龙这个公司名字来历是圣斗士么?之前有媒体说紫龙是做影视、动画的,具体是怎样的?

王一:想名字那天注意到唐人影视的LOGO是一条紫色的龙,就直接联想了这个名字,后来确实发现挺圣斗士的,大家反而觉得有亲切感。

我们9月21日上第一天班,不到三个月,我们全力在筹备明年的项目,第一个项目会在2016年第一季度。紫龙会是一家非常纯粹的游戏公司,影视相关的那是唐人的主营业务,紫龙不会去跨界做。

之前你一直在大的上市游戏公司,为什么会选择今年创业?

王一:我服务过四到五家游戏大厂,游戏大厂的好处是平台大、资源强、出去不用介绍你的公司,所以做很多事情比较顺,对比小一些的公司有很多优势在,不在一个维度竞争,这样操盘的感觉是非常好的。

从畅游离职之后纯休息2个月,当时辞职有一个契机,因为唐人影视马上要上市了,本来的想法是我辞职后可能需要转型了,但是在那2个月中,发现自己可能还是真的爱游戏,很难离开。最后的结果,选择成立紫龙互娱,也是因为华人文化的董事长黎瑞刚(黎叔)。黎叔跟我讲了华人文化整个概念和思维,给了我很多的启发和信心,对于华人文化控股来说,其布局都在体育、影视、动画等等,唯独缺游戏,黎叔的意思是让我来帮华人文化弥补游戏环节,只是这种合作与以前不一样了,对华人文化来说则是战略投资,对我来说当家做企业,是跟资本一起创业。

这家公司对我来说很重要的改变是自己完全做主,但也承担了完整的压力。对自己的独立思考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都不是业界交流可以得到。所以创业开公司如果能有一定成绩,这个过程本身是有孤独感的。

紫龙现在哪些方面像一家创业公司了?

王一:在大公司做事,很容易放大一件事的机会、而主观缩小这件事的风险,而现在我们看到一件事的时候会客观的去看待其存在的风险。

成本意识很重、风险意识很重,这对公司全体来说都是这样。我没有招助理,因为我觉得前台就可以完成简单助理的工作。虽然公司刚成立之初没有发行产品,但我们的市场部门、产品部门每周都会做行业的业务分析,我们会把目前市场上每周上线的新游戏中挑出2、3款把成本算出来,如果紫龙来做会花到多少,会去评估这些新产品那些地方是花少了、哪些地方花多了,完全的沙盘演练,每周固定都做。

产品也会去看很多的游戏,去分析。我们第一款产品就是明年一季度,不做小产品。小产品会连练手的机会都没有,标准不合格、连发行的门都进不去、买量也买不到多少量,因为不在那个格局上。

获数亿投资,精英运作与大企业几乎一样

影游跨界紫龙有极强竞争力

紫龙一次性拿到华人文化数亿的巨额投资,为何要融资这么多?看准了什么风口?

王一:员工的人均成本会比较高,都是大公司出来、其实很难降薪,强调的是精英运作。员工的从业经验、经历丰富。我们第一款立项的研发项目,真实的研发成本就是会过2000万。到商业化估计是17个月左右,所有的做事方式、标准流程,成本跟大企业几乎是一样的,相对来说只是减少了很多无谓成本,摊销、行政这些。

我们生命线是什么?我们能看到重度的大架构游戏产品,在配合非常强的流行IP的时候,未来两年之内会产生巨大的商业前景和价值,而在这点上,可能紫龙会有巨大的优势。毕竟拥有着唐人跟华人文化体系的海量相关资源,像我们这样可以同时真正跨界影视和游戏的企业还是极少。

我们希望先把自己基础的,能够保证公司一定能成的事情先做了。之后公司从1变成100、100变成1000乃至10000的跳跃式发展,那还需要一些思考的时间。现在要进入2016年了,谈手游行业的风口,我觉得不合时宜了。紫龙是一家相对慢节奏的公司,同时也希望成为高利润的公司,很具风险的事情摆在我们面前的时候,首先会思考这家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该做的事情是否做到位了。

如果这些事情都没做的话,我是没有那个欲望去冲击那些有机会但有巨大风险的业务,比如可以明确的讲紫龙不做移动电竞,不是我看好不看好,而是我做不好。紫龙要做自己能做到最好的业务,先把这个做了。紫龙没有很高的资本变现的压力,很多企业有这个压力,但我们没有,所以不会去想这些事情。

紫龙明年会采取快速扩张的方式么?

王一:我认为明年是紫龙打基础的一年,已经规划得比较完整了。后两年的事情还在布局,是需要做些不一样的事情,现在没法讲,讲了就不是真的。

我已经有一家上市影视公司了,紫龙的投资方是华人文化,资金不是问题、还有可源源不断创造IP和流行的能力,对于紫龙来说开局是很好的,创业起点非常高,若是定位精品内容生产者,不需要快速扩张。

自研发行同步启动,做游戏不练手

紫龙目前的业务定位到底是发行、还是自研?

王一:我们同步启动了自研、合作研发、还有代理的项目,第一款应该是合作研发的项目,也第一款会推出市场的游戏,这个项目是我们明年最重要的项目之一。算合作立项、辅助研发。无论是合作的研发伙伴,还是自研的体系,我们有好的IP或好的立项机会,一切优先以研发实力强弱为考虑。

我们不练手,追求游戏的规模,整个游戏规模上去了、利润就出来了,如果游戏产值很小,再追求利润率也没有利润,当产品的产值大于某一个额度之后,因为成本相对恒定,其实利润额是可观的。

我们的基因是内容的创作和供应,我一向不赞同把产品的发行、研发剥离开,我从来没有待过纯粹的研发公司或者发行公司,我们所有的思路都在创造用户喜欢的产品,并把产品推向市场,这个过程需要发行和研发共同努力。现在很多发行商、研发商出问题,问题都在这,大家要有共同的认知和追求才能走得长远,若是纯生意关系,赚钱不赚钱最后都不太愉快。

特色产品、细分产品,是紫龙会追求的么?

王一:我们会追求,但这种产品也是极少,这种机会诞生是很稀缺的。我记得之前有一款战棋的产品叫《塔希里亚契约》,小众口碑不错但商业化很难做。《战舰少女》是来自日本的创意,做出一些成绩。而之后跟进的各种X娘都挂了,所以这种机会只能有一次,创意能够赢得市场,但你后面跟进就不是创意了。市场容纳不了太多同类的产品,不像MMO这种主流类型。

之前你说端游MMO没创新,今年很多重度手游成功了,你认为他们有没有创新?

王一:还是没创新,为什么大厂会把思路集中在MMO类型上,这个领域就是比积累、不是比创意,无非是像天龙八部这种、还是征途那种、还是梦幻西游这种、还是像魔兽世界这种,一共就4种,没别的。那么这件事情不就是做工程么?做工程不就是比谁的实现能力更强更早实现。

那么紫龙的自研产品有创新么?

王一:自研的产品如果能够面向全球更多的区域去立项,才会有更多创新的空间。

游戏业正处于大转型、大颠覆前夜

你对游戏业未来的格局如何看?

王一: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我直觉是中国游戏业处于大转型、大颠覆的前夜,基本现在过的还不错的游戏厂商中八成未来3年都会遇到瓶颈,所谓盛世下的危机就是这样。

1)手游现在赚大钱的大部分都是吃累积。

2)通过看Steam上的中国用户越来越多,会发现用户越来越偏好于沉浸式用户体验

3)所有的主机厂商全力推动VR体验

4)我们以前擅长的创造的社交养成体系型游戏基本在走下坡路,现在在吃平台转换的红利,别的平台都去不了。

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5/12/23900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