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杀“年轻人”:[饭局狼人杀]与时间赛跑


【Gamelook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Gamelook报道/今天是以游戏展会起家的ChinaJoy 2017开幕首日,同时本月也是也是游戏行业的暑期旺季。不过,刚过去不久的6月,却没有如想象中的预先旺起来。根据QuestMobile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6月的手游行业总体MAU为6.3亿,相较去年的7亿下滑7000万,同比掉落10%。

与此同时,手游用户呈现了一些变化,重度用户占比呈持续上升的态势,从去年6月的27%攀至今年6月份的37%。受《王者荣耀》影响,手游玩家偏好正向着重度游戏迁移。休闲游戏持续在碎片时间的深渊中偏安一隅。不过,继狼人杀类型成为今年上半年的一匹黑马,轻度游戏的反攻号角似乎重新吹响。

zhongdu

中年网红的年轻人野望

ChinaJoy 2017开幕前夕,腾讯移动游戏四周年庆典暨新品发布会在上海召开,发布会上公布了14款新品。受极光计划裨益,此次发布会腾讯开始覆盖一些颇具前景的细分领域,与知名主持人马东合作的狼人杀产品《饭局狼人杀》,就是其中之一。

fanju

根据APP应用内信息,《饭局狼人杀》由天津爱米未科技有限公司研发,与其IP来源网络综艺节目《饭局的诱惑》形成联动,而《饭局狼人杀》则是由腾讯旗下企鹅影视与米未传媒联合出品。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分别推出手游和网综的天津爱米未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爱米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同为马东。

aimiwei

从央视离开、加入深圳卫视凭节目《年代秀》走进年轻人视野开始,到2014年推出网综《奇葩说》一炮而红,继而切入游戏,这位著名相声演员的儿子,完成了文化人变现的艰难过程。

不过,《奇葩说》成为话题作品后,网综市场引发了不理智发展势头,海量产品扎堆出现,一如当年的手游。资本趋利人趋热闹,掌握资本的终归是人,于是最热的钱往往投向最热门的行业。脱离爱奇艺决心从《奇葩说》自立后,米未传媒的《黑白星球》低于预期的表现验证了对立观点的网综已成红海,观众只要一款《奇葩说》就已足够。但成立了公司的马东,需要更新颖的题材作为后盾,支持、甚至说是养活已发掘出的“奇葩”艺人。

恰逢其时,狼人杀出现,变相帮马东迈过了一个坎。作为一款在桌游中都稍显另类的产品,狼人杀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游戏,更像是一种社交方式,其强调交流与诡辩对立的特性,十分适合作为网综的延伸。对于已经有《奇葩说》经验的马东和制作团队而言,并不是太难的挑战。随后,基于战旗、熊猫相继推出狼人杀真人秀《Lying Man》和《Panda Kill》打下的底子,米未传媒所推出的狼人杀网综《饭局的诱惑》不出意外地走红,拿下了的5亿播放量。

后续的《饭局狼人杀》让米未科技跳出了《奇葩说》大树遮蔽,得以继续在年轻化市场的盘弄。一个半路出家的中年文化人,要在年轻市场中立足,还真的需要点运气。

一场与时间的赛跑

自今年3月份向外透露入局狼人杀以来,《饭局狼人杀》的步子一直迈得很快:3月内测、7月12日宣布腾讯独代、7月25日公测、26日正式在发布会上公布。从消息放出到正式公测,还不到半年。或许是为了赶上腾讯在ChinaJoy前的发布会,《饭局狼人杀》安卓版本结束内测正式上线后,苹果版本却因审核延期,显得非常仓促。

yanqi

综合App Store中的用户评论以及微信游戏圈中的玩家发帖,截至当前苹果版本《饭局狼人杀》玩家与安卓还是处于被分隔状态,互相显示离线,只能与同平台玩家游玩。玩家对此抱怨声不小,有用户甚至发帖称,“分区分的不是区,而是人心”。

不过,尚未统一就略显仓促的上线是有原因的。腾讯心急于市面上早已经有了多款成熟的狼人杀手游,需要一款产品壮壮底气,找已经研发到一定程度的产品进行独代无疑是最快速的方案。7月底的China Joy又是近几个月最好的曝光时机,不允许再错过。因此,即便在预期内存在着一些问题,《饭局狼人杀》也得上马。腾讯需要跟用户边上喊话:回来吧!咱也有狼人杀。哪怕这部分用户注定要被暂时分开。

腾讯这么做的背景是,自2017年开始,狼人杀手游纷纷获得大笔融资,包括出品《狼人杀》的假面科技拿了上亿、近期热度逼人的《欢乐狼人杀》也拿了几千万等等,几乎只要稍微出名的狼人杀手游,都已经拿到了融资。按部分投资人的话来说,并不是投不投狼人杀的问题,而是人家要多少的问题。

而这些拥有足够资金支持的公司和产品,早早就开始摩拳擦掌抢占市场,即便将起跑线设在今年一月份,腾讯其实也已经迟到半年。在今年三月份,最火的《狼人杀》手游其实还是和熊猫TV合作的《天天狼人杀》,即便是腾讯持股的斗鱼,主要狼人杀直播产品也是别人家的《天天狼人杀》。不过《天天狼人杀》早先只有苹果版本,安卓版本在5月份才姗姗来迟,错失了最佳的优势扩大机会。之后《欢乐狼人杀》借人气综艺《快乐大本营》实现超车,已经属于后话了。

对比之下,《饭局狼人杀》也有当初《天天狼人杀》类似的问题,虽然程度上轻一些,但《饭局狼人杀》并无当初《天天狼人杀》的地位。

目前横向对比来看,《饭局狼人杀》与《天天狼人杀》较大的不同,是对于破冰社交的层面的侧重,更强调房间而非流行的匹配机制。具体表现是结束一局的玩家无需重新匹配,可以继续待在房间中,如果有人退出,观战者还能进行抢座,相同的十余人一玩便是一个下午。

明显发现,《饭局狼人杀》一场游戏开始的形式更像是线下真人互动的“面杀”,玩家可以长时间与相同一批人共同游戏,更容易建立起与陌生人之间的友谊,而一旦玩家的好友资源被被捆绑在《饭局狼人杀》以及QQ微信中,腾讯自然不怕用户流失至其他产品。不过,这也是大部分玩家发现大部分好友与自己“苹卓两隔”后离奇愤怒的主要原因。当务之急,还是早日完成苹果与安卓的数据统一为妙,真花两个月事情就不好说了,程序员们或许已经做好长期在公司吃住准备了。

对于所有游戏公司而言,年轻用户是立足根本。一直以擅长把控年轻玩家心思自喜的腾讯,很难接受因没有某类产品而流失用户的事实。主流市场凭《王者荣耀》大杀特杀后,腾讯迫切地希望在细分领域的也取得近似成绩。在腾讯看来,《阴阳师》曾打了腾讯一个措手不及,不希望狼人杀成为下一个。

Tags: , ,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