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人生》作者谈小众游戏成功:从不同视角看问题

在很多人看来,《奇异人生》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游戏,但是,这个小众游戏在今年五月份的时候销量突破300万套(收入过亿),而且玩家好评率96%。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这款游戏的作者天生只有一只手,《奇异人生》之所以如此受欢迎,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它的作者有着不同寻常的经历,并且致力于在游戏里通过不同视角塑造人物形象。在Divine看来,游戏必须代表不同的人,《奇异人生》并没有给出所有的答案,他写这个故事也并不是为了给出答案,但很明显,从不同视角展示不同的问题,对于游戏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Gamelook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Gamelook报道/游戏里的多元化表现方式是极其重要的,让人欣喜的是,目前的游戏行业包含了不同种族、性别、区域和文化,成为越来越常见的娱乐方式之一。独立游戏《奇异人生(Life is Strange)》在这方面做的就非常好,在提供大量不同角色的同时,还谈到了游戏里不经常看到的问题。

LifeisStrange

在很多人看来,《奇异人生》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游戏,但是,这个小众游戏在今年五月份的时候销量突破300万套(收入过亿),而且玩家好评率96%。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这款游戏的作者天生只有一只手,《奇异人生》之所以如此受欢迎,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它的作者有着不同寻常的经历,并且致力于在游戏里通过不同视角塑造人物形象。

《奇异人生》作家Christian Divine说,“我从1990年代就开始为游戏写作了,所以我过去经历和见证了游戏研发历史,但当时的条件是有很多限制的,当时的绝大多数游戏都主要是从男性视角看问题,但我知道游戏方兴未艾,这些都会变化。如今的游戏行业相当于电影业的60年代,当时所有的电影制作法则都变了,你可以触及裸露、、暴力以及诅咒等成人向的话题。我认为对于游戏而言,和其他所有艺术形式一样,它会不断发展,最终达到能够代表所有人,让他们在游戏里找到符合自己看法的作品”。

他说,“有这些不同视角并且让人们觉得游戏代表了普罗大众,这一点很重要,这也是《奇异人生》成功的重要原因。真正让人觉得开心和有趣的是,来自全球各地的人们、不同种族、性别和文化的玩家们都对游戏是如此的热爱,而且觉得和他们有关”。

《奇异人生》的成功,或许会让游戏里的差异化对于开发商和发行商们而言不再是一个那么高风险的做法,Divine说,“现在很多游戏都在做差异化,不止是《奇异人生》,比如《Gone Home》和《Virginia》,所有这些新游戏都在尝试不同的问题,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做游戏,我认为未来游戏的多元化程度会更高,这意味着全球游戏玩家们进入了新时代”

不同背景的开发者可以带来各种各样的故事、角色和世界观,让游戏持续向前发展。对于Christian Divine来说,这些可以通过很重要的形式实现,“我对游戏的视角是从《David Madsen》开始成形的,我的父亲曾是名军人,我从小在军属家庭长大。我当时希望确定的是,David是不是典型的少数派?我自己也有些残疾所以对我而言非常重要的是,展现一种没有过的残疾人视角”。

Divene解释说,“我只能代表我自己,并不能代表所有人对残疾人的看法,但是,如果我们把角色放在轮椅上,那就等于提人们判断了这些拥有社交和身体障碍的人们,并且希望玩家们能够通过他们熟悉的方式来看待。如果不这样做,或许就意味着人们需要面临挑战,这些是我们没想过的”。

29

如Divine所说,即便是在少数人群里,一个人的经历也可能和另一个完全不同,你无法从一个人的视角获得所有人的故事,但这就是游戏行业要有不同类型开发者的原因,这样人们就可以讲述自己的故事,作为少数人里的医院,你很容易低估在游戏里看到和自己相关角色的重要性。

不过,即便Christian Divine不需要坐轮椅,他的残疾也对自己的创作产生了影响,“比如Chloe的残疾,我其实生下来就只有一只手,不需要坐轮椅,所以我有完全不同的经历,我了解坐轮椅的人们,也能理解他们所面临的障碍,我对他们感到同情,作为一名作家,我觉得你是需要有同情心的”。

这种同情心对于游戏作家刻画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只有这样,玩家们才能感同身受,得益于Christian Divine对于残疾人角色的刻画,全球的玩家们非常喜欢Max和Chloe两个角色。

 

他说,“其实不只是残疾人,不同肤色、不同性别、双性恋等等,都是不同于常人的,你都会遭受不同待遇,我觉得全球的玩家,即便是他们没有遇到过这些障碍,也能理解这部分少数人的遭遇,但是不要因此博取同情,不要把这些强加给玩家,因为没有这个必要。我知道很多人的生活条件不错,但他们也是人,也只是普通的人,即便是残疾人也有坏人。作为一名作家,你要展现这种性格的各个方面,不要只是英雄主义,也不要只展示坏的一面,只要把他们当作普通人一样刻画就可以”。

在Divine看来,游戏必须代表不同的人,《奇异人生》并没有给出所有的答案,他写这个故事也并不是为了给出答案,但很明显,从不同视角展示不同的问题,对于游戏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7/09/30254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