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家三少:你是我的人设,所以我必须玩你

如果是在早几天,网文作者代表队铁定会当仁不让地回答:关于“怪癖”这个话题,我们首推唐家三少应邀。

在创作者的世界,总会产生很多怪癖。譬如卡夫卡终生厌倦在阳光下生活、贝多芬痴迷于在盥洗室玩水、达利每天必须沉浸在谜之自恋里、王羲之的爱鹅,李白的酗酒、米芾的石癫……凡此种种,不胜枚举,直教人不忍直视!

艺术家那邪魅脸皮后藏着多少怪癖

假若在古往今来的历史长河里上开一篇“创作者有怪癖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的知乎帖,邀请这些大V现身说法,估计此贴必大火。

艺术的诞生,堪称世界上最亮丽最崇高的物事,何以也会如此邪魅?

鲁迅在点评中国第一趣味书《西游记》说“此书实出于游戏”,狠狠地扇了正派研究者的脸。搞创作嘛,哪有那么多宏旨大义,作者自己玩嗨而已。你要说有孙悟空这个人设,是为了表示人和心猿的纠缠,非要辨出个“本我”和“非我”,那是不是就和不近女色的唐僧一样招人烦了?

迅哥儿的这个调调,放之四海皆准。创作者也都是在做“游戏”,既然他觉得搞创作就是为了图自己一乐子,那在图乐子的时候为什么不能心猿意马、恋物成癖?

所以真若觉得艺术家的怪癖“不忍直视”,恐怕是你还未领略到游戏的妙处。换句时髦的话说,没有放飞自己,如何成为小仙女?

既然游戏圈外的很多艺术瑰珍都是“出于游戏”之手,那么作为堂而皇之的游戏行业本身呢,做游戏的是出于什么目的来创作所谓的“第九艺术”?

因此,难捺八卦的心,特别想知道,会有哪些个“做游戏的”在上述知乎帖冒头!

如果是在早几天,网文作者代表队铁定会当仁不让地回答:关于“怪癖”这个话题,我们首推唐家三少应邀。

假如唐家三少能像“窦仙儿”一样在知乎上惊鸿掠影,估计他会这样写道:

对于怪癖这样的称呼,容易让人想到中年发腻的猥琐大叔。首先我是不认同的。网络作家多为 “宅男”,生活单调且规律,要说与其他网文作家有什么不一样,不玩游戏算不算?我自己是搞小说创作的,成天要翻阅资料、冥想思考和写字,每天在电脑前呆十几个小时。所以等我闲下来,我是不大愿意开电脑的。另外呢,我自己也入股了游戏公司,接触过一些产品,国内很少有游戏的世界观或剧情让我觉得眼前一亮。我认为小说在展现剧情、刻画人物方面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所以有时候我想,虽然我不玩游戏,但其实我创作的斗罗大陆,在小说中做的各种设定,所追求的人物成长,都相当于我自己做了一款游戏。我在这个“游戏世界”里很享受,而我的衣食父母,那些可爱的书迷就相当于追随我的游戏玩家。一万个读者就有一万个斗罗大陆。他们对我创造的世界会主动去想象,因此也会有自己的加工和创作。所以我不大玩游戏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我比较倾向于在小说中去和读者交流,一起创作。虽然我知道游戏也是个不错的形式,但玩游戏时,我体会不到这方面的感受。

唐家三少:网络小说成就了我,我成就了斗罗大陆

诚然,小说的创作机制和游戏的创作机制极为不同。小说是“一个人的战斗”,而游戏的最终呈现需要团队作业。所以唐家三少的厚此薄彼不难理解。

但换了现在,情况已急剧反转。坊间传闻,被冠之以“网文之王”的唐家三少最近打破了他自己多年遵循的习惯,沉迷于一款由网文改编的手游不能自拔。

有怪癖的创作者破例,这件事一般人可能掂不出它的份量,但对于创作者来说,其严重程度不啻火星撞地球!创作者打破了他赖以依靠的习惯和禁忌,相当于一个灵妙无比的巫师毁弃了她的魔法球。

到底是什么游戏让唐家三少 “甘于沉沦”?

关于这个问题,遍寻文娱圈并不能得到丝毫线索,唐家三少本人也不大可能现身说法。抱着陪跑文娱界年度第一悬案的心态,我们决定跳出圈子找找原因。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唐家三少全程监制

在游戏资讯里我们发现,自5月开始,唐家三少所有的动态都与掌趣科技和大神圈联袂发行的一款叫做《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的手游有关。比如“唐家三少正版授权”“唐家三少亲自参与监制”“掌趣科技、大神圈发行,唐家三少操刀监制”“唐家三少监制进行书游联动”“唐家三少亮相发布会”“唐家三少联袂漫画作者Dr.大吉真实还原斗罗大陆”等等。明显,唐家三少已遭《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虏获。原来他加入了游戏制作者的阵营。

转阵营也不鲜见,但一个人的癖好怎么可能说变就变呢?

在我们还未找到幕后的真实原因时,事件却已升级。前两日,《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甫一发布新版本,就有玩家在直播平台上看到了唐家三少本人正在做游戏直播。啧啧,看样子,三少还是游戏高玩选手呢!

唐家三少游戏直播

小说原作者参与游戏监制、游戏研发,也算不上开行业先例,但若说从不玩剧情游戏的作者完全“沦陷”在游戏里,这还是大年初一翻黄历——头一遭。

不过,当进一步了解《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这款游戏后,所有的疑惑不辨而白。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正版手游由唐家三少亲自参与监制,真实还原了原著世界观及主线情节,玩家可身临其境地感受斗罗大陆的魅力。冥想空间、升灵台、斗罗试炼等原著中经典情节在游戏中概念再现。同时该游戏专注玩法和养成系统的IP世界观还原,“魂师养成”“武魂提炼”“PVP玩法”“PVE”玩法,皆形象再现了小说中人物的成长与磨炼。游戏发行方掌趣科技和大神圈首创书漫游剧情同步,并策划了“重建史莱克”计划,游戏关卡间创意十足地植入“动态漫”表现形式,角色插画和人物卡牌皆采用酷炫精美的日漫画风。这一切相得益彰,向玩家呈现出一个视角不同却精彩更甚,而又不失原味的《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全新版宗门战激情上线

我们终于理解唐家三少的选择:破例就破例吧,沦陷就沦陷吧。只要这是他认可的能与读者一起交流、创作的方式,改变自己的习惯何尝不可?

唐家三少假若再应邀回答知乎帖,这次的回答该是另一种说法吧。

创作者的怪癖,其实更多的是一种自我放松的方式。我以前不玩游戏,是因为我沉浸在小说创作中。通过我习惯的方式,与喜欢我的读者一起交流、再创造。而现在,我本人亲自操刀参与到游戏监制中来,对游戏世界观的设计,对剧情表现的把控,对玩家心理的揣摩,都灌注在《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这款作品里了。同时,因为是一个团队群策群力的创造,他们也都研究我的小说,算是读者代表吧,所以游戏所表现的东西,不管是唐三、古月娜的形象,还是每一帧动态漫剧情、每一句剧情对白,其实都是最贴切读者心目中所想像的斗罗世界,也是我头脑中最珍贵的创作记忆。所以我现在破例了,而且玩得不亦乐乎。每当我看着手上的唐三、霍雨浩、唐舞麟和古月娜三代魂师在我的操作下齐聚一堂时,那份感觉无法言表。如果要概括这里面的心路历程,我想千言万语凝结为一句话:因为你是我的人设,所以我必须玩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