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APP成大风口,单场百万奖金疯狂”撒币”:玩家疯狂作弊哭笑不得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广告主,游戏平台,下游产业均找到了各自的发展方向。这场问答直播游戏正在变成一个多赢局面。

GameLook报道/近日,一场全民答题游戏在社交圈引起疯狂刷屏。各式各样的复活卡分享成为了微信朋友圈的主旋律。此前,Gamelook曾报道过,1月3日,一款名为《冲顶大会》的有奖问答手游一炮而红,在App Store排名直接冲进免费总榜第10名。在当天,号称“微博话题风暴眼”的王思聪亲自为其站台,并拿出10万奖金,一时之间引起轰动。

然而仅仅过了一周,这个成绩就变得毫不起眼:各家资本看出这一风口之后,纷纷投入重金抢夺用户。一时之间,映客直播奉佑生旗下的《芝士超人》,360周鸿祎旗下的《百万作战》、今日头条张一鸣旗下的《百万英雄》纷纷涌现,并各自为自己的产品站台。一时之间,答题手游市场瞬间办成了资本巨擘们的秀场。

而在一趋势也直接反应在了App Store的排名之上:截至到今日,App Store中国区的免费下载总榜已经改头换面:TOP3已经被两款《百万英雄》的直播APP和《冲顶大会》所占据,《QQ飞车》则被挤到第四名。下载榜TOP5中,三款APP都是属于直播答题游戏,让行业直呼“疯狂”。

各家争做“大撒币” 得流量者得天下

在玩法上,这几家游戏几乎没有任何差别:游戏通过直播的形式进行展开,主持人负责串场。每场设置12道选择题,每道题设置3个选项。玩家有10秒种的时间进行选择。答错的用户被淘汰,答对则留下,直到12道题全部答对,剩下的人最终平分奖金。可以说简单粗暴到了极致。此外,答题游戏也不是全天时间进行,而是设定了特别的时间点:如8点,9点等。玩家需要在这一时间才能加入游戏,游戏开始后不再允许玩家加入。

事实上,这种模式是借鉴了海外热门答题手游《HQ》,其目前在美国App Store免费总榜排第13名。该游戏上线仅4个月就吸引了超过40万人在线答题,成为2017年App Store全球最火爆的游戏之一。

但显然,《HQ》在烧钱方面,还是远赶不上国内资本的魄力。据了解,《HQ》的日常奖金是2000美元,而国内该模式刚刚兴起时,各大直播平台的答题游戏奖金额度则已经维持在5万-10万人民币左右。而随着大厂的加入,这个数字以一个恐怖的速度疯狂翻倍。以《西瓜视频》为例,其在昨日9点档的奖金,就达到了200万。各家平台的知识问答俨然变成了“烧钱竞赛”。王思聪曾发布朋友圈感慨,称“王思聪撒币,张一鸣撒币,周鸿祎撒币,奉佑生撒币”。,周鸿祎也颇有意思地回复称“我大撒币”。足以见得各家对此烧钱问答游戏志在必得。

此外,国内直播问答手游的另一大特色,就是拼明星主持人。如花椒直播的《百万赢家》直接拉来了《一站到底》的李好,而映客的《芝士超人》则是谢娜,汪涵,陈赫的组合拳。厂商希望依靠明星来吸引用户,而这些明星的出场费无疑也是一笔巨大的开销。

而就在主舞台的几家厂商大肆撒币的同时,还有更多的人对直播问答这一风口摩拳擦掌。陌陌副总裁贾维此前也宣称,砸钱买流量的方式很合理,将要加入到这一直播答题游戏中来。考虑到接下来还有更多厂商和资本会陆续入场,可以预计,现有的奖金额度会很快被更惊人的数字淹没。

正如贾维所说,这种直播问答的实质,就是一种变相买量。厂商通过直接的现金奖金,来吸引用户参与,从而获取更多流量。而庞大流量在当前的手游市场以及整个互联网市场的作用也无需多言。和游戏本身一样,这其中的门道也十分简单粗暴:只要奖金金额低于用户流量带来的价值,就是获利。以《百万赢家》晚上9点的比赛为例,400万人平分200万奖金,这种低成本引入高流量的生意,恐怕没有一个厂商能抵抗住这种诱惑。

而一旦拥有了足够规模的流量,其变现手段则十分简单。事实上,已经陆续有产品开始实现变现:《芝士超人》与趣店的广告合作,广告费达1亿;《百万赢家》则是与美团合作.此外,《百万英雄》在问题中植入了今日头条自家产品“悟空问答”。可以说,尤其是问答的形式,题目内容,支持人串场,甚至是背景板都可以作为广告栏目。其广告变现的价值空间十分大。

下游的狂欢:玩家作弊逐渐形成产业

与厂商的长远规划不同,下游终端的玩家行为更为直接且疯狂。对于玩家而言,直播问答游戏属于零成本回报,通过游戏环节用户能够直接获得现金奖励,这种参与感极强的游戏体验和额外收益,让大部分玩家欲罢不能。

但和设想情况不同的是,在答题游戏规模不断扩大的过程里,玩家作弊成为了主流,许多玩家开始通过百度搜索,背题库等方式来保证答题的准确度。而在淘宝上,也开始有店家出售答题题库和答题复活卡。复活卡的作用是在答题游戏中可以让玩家获得一次复活机会。每个用户都有一个复活激活码,可以分享给其他玩家使用,可以说同样属于零成本。根据目前淘宝上的信息来看,这些复活卡的销量已经具有了一定规模。

而真正值得注意的,则是一些开始做下游的厂商。日前,搜狗CEO王小川在朋友圈宣布了一款专门各大问答游戏的辅助APP“汪仔答题助手”,能够利用截图和OCR文字识别技术来帮助用户答题题目。此消息一出,立刻引起许多关注,360周鸿炜直接打趣称,“你们作弊,太流氓了。”可见,由于玩家产生需求,答题游戏的下游产业链也开始逐渐形成规模。而这些作弊产品的出现,对上游的答题游戏形成反逼效果,各大平台改变策略,开始谨慎出题,以确保玩家不会通过搜索引擎直接得到答案。此前网络上还传出360的花椒直播专门组建了一个”防王小川技术部“,令人啼笑皆非。可见,上下游之间的博弈同样看点十足,而厂商也乐意将这种话题性传播出去,来增加产品关注度。

事实上,这种作弊行为的前提,就是基于各大直播问答游戏并未在答题内容上设置难度。对于厂商而言,由于本场游戏的奖金金额固定,因此最后有多少人平分奖金并不是关注的重点,厂商更加关心的是用户的留存时间。客观地来说,这种直播答题的优势在于注意力经济:玩家会在这已固定时间大量涌入,全部是为了获取奖金。而一旦被淘汰,大部分玩家就都会失去兴趣,从而离开游戏。因此,将题目的难度一直保持在一个较低水平,能够保证大部分玩家依旧在游戏体验过程中,从而保持流量稳定。毕竟,流量才是这个游戏最为关键的资源。

《百万英雄》一名玩家直接独享100万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广告主,游戏平台,下游产业均找到了各自的发展方向。这场问答直播游戏正在变成一个多赢局面。当然,由于厂商拥有出题权,答题获奖的最终结果依旧是由厂商决定。从长远来看,获奖人数会维持在一个比较平衡的数字:既能够让玩家感受到足够的收益价值,也要避免直播答题发展成为“少数人的游戏”。

但特别值得注意的一点,则是游戏奖金是否触及法律红线的问题,事实上,在直播问答手游出现之前,国内的《开心辞典》《一站到底》等都采用了类似的模式。国家的相关法律对此有明确规定,称”有奖竞猜类节目的奖项金额不得超过1万元。”虽然目前直播问答由于其APP性质,能够规避综艺节目这一范围,但随着奖金额度的不断增加和参与规模的扩大,引起相关部门注意是迟早的事,毕竟,如一名玩家独享100万奖金的行为,已经涉及了个人所得税的领域。而如何处理好这一法律安全漏洞,可能会是知识问答游戏未来发展最大的危险。

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8/01/31756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