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致暴力美学:《战锤:末世鼠疫2》四天破千万美元

有人说,它是近战版本的《求生之路》,还有人说,这是大菠萝与求生之路的合体,把暴力美学发挥到了极致!

【GameLook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GameLook报道/最近,一款叫做《战锤:末世鼠疫2(Warhammer: Vermintide 2)》的独立游戏自3月9日发布到Steam平台之后,短短四天之内就获得了50万套销量,除了收入超过千万美元,该游戏在Steam的好评率也达到了83%以上。

如果只是看名字,可能不少人以为这是3A大厂的作品,如果你体验了游戏,更加确定它就是一个3A级的大作,但《末世鼠疫2》的开发商只是瑞典斯德哥尔摩的一个独立小团队,这个叫做胖鲨鱼(Fatshark)的独立工作室已经连续做了两款战锤授权游戏,而且一款比一款更成功。

Steam榜单截图

有人说,它是近战版本的《求生之路(Left 4 Dead)》,还有人说,这是大菠萝(暗黑)与求生之路的合体,把暴力美学发挥到了极致,这个续作,只用了四天就赶上了前作半年的销量,《末世鼠疫2》到底好在哪儿呢?

游戏宣传片

RPG+FPS展示极致暴力美学:一款末世暗黑风格的生存射击大作

不夸张的说,《末世鼠疫2》的画面不输给任何一款3A大作,其场景精致程度可以满足绝大多数风景党的要求,中世纪魔幻风格的角色设计加上偏暗黑风格的末世设定,让人很容易想到暴雪的RPG大作《暗黑破坏神》,而冷兵器砍杀和FPS玩法的加入,让人联想到《求生之路》,但它的售价却只有3A大作的一半(国服88元,美服30美元)。

游戏内风景

游戏设定是启示录风格的末世,位于战火肆虐的战锤幻想战争世界,玩家们可以从精灵、矮人和法师等5位英雄选择其一,必须和其他玩家一起组队解决混沌与鼠人部落联军,竭尽全力在永无止境的杀戮中求生。

游戏近战截图

每个英雄都有一个被动技能,但却有很多不同的职业路径可以选择,游戏里配备了各种中世纪风格的近战和远程武器,15种职业天赋树搭配DIY装备可以探索出很多不同的打法,除了天赋系统之外,游戏里的英雄伟业任务还可以改变敌人构成、关卡设定,英雄使用的武器以及任务目标,可以说是半沙盒性质。

每个任务结束都可以获得相关的战利品,比如武器、一次性任务、视频、帽子、制作原料以及其他符合你所选职业的东西,与很多RPG游戏不同的是,《末世鼠疫2》里打怪不掉装备,只能通过开箱子获得。每次过关之后会掉落一个箱子,而且是根据过关表现决定箱子的质量,比如队友存活、拿到多少加分道具,箱子开出的装备等级取决于你身上装备的等级,由于操作难度较高,稀有装备非常难打。

末世画风、细致的装备锻造系统,丰富而多元化的天赋系统,加上只有轻击重击格挡的深度近战系统和无锁定的远程战斗,这些暗黑式的RPG设定大大增加了游戏的可重复性。

游戏玩法视频

游戏的另一个主要的玩法就是FPS,这也是它深受大多数玩家喜爱的最主要原因,游戏里的敌人非常强大,你只有组队才能通关。但是,游戏的操作感很好,不论是拿着厚重简陋的枪支扫突突突,还是用近战武器砍杀,都可以带来非常爽快的打击感,加上动感十足又很有魔性的配乐,简直让你可以实现身临其境的感觉。

不少玩家甚至在评论中表示,“关掉游戏睡觉之后脑子里还反反复复浮现砍爆混沌头的画面,砍杀画面的打击感和反馈简直是暴力美学的极致,有评论甚至直接模仿非常具有魔性的广告语,把这款游戏称之为“贪玩耗子”:只需一局,你就会彻底爱上这款游戏。

射击玩法截图

虽然同样加入了设计与生存要素,但不少人表示,并没有晕3D的感觉,而且队友之间只能配合,毕竟,单人过关的可能性极低,多人甚至都需要比较默契的配合才能拿到更多的成就。

按照30美元的售价(国服88元),即便是算上折扣和不同市场差价,《末世鼠疫2》发布4天的收入也超过了1000万美元,而Steam平台的好评率目前超过了83%。从玩家评论数量来看,国内玩家占了四分之一左右,目前的差评主要是因为一些游戏bug和中文翻译不地道的问题。

连成两款:瑞典小团队的3A改编大作之路

在游戏行业,授权作品通常很难有太出彩的表现,但《战锤》却是为数不多的例外,《战锤:末世鼠疫》则是该IP授权作品里表现最好的,这款由瑞典独立开发商胖鲨鱼(Fatshark)多人合作FPS游戏自2015年10月份发布之后,销量超过了200万套,甚至还在2016年初推出了主机版本。

在此之前,《战锤》系列改编游戏很多,但大多数都偏向于策略玩法,比如《战锤:全面战争》系列等。《末世鼠疫2》不仅在玩法上做到了脱颖而出,也在用户口碑和收入方面非常成功。

CEO Martin Wahlund

胖鲨鱼工作室CEO Martin Wahlund接受采访时透露,“做此前没有做过的游戏,给人的感觉很好,我们一开始就知道这些游戏是满足经典《战锤》玩家需求的,但我并不认为《末世鼠疫》需要像传统战锤游戏那样和桌游相似,由于这样的作品已经出现过,所以我们认为从不同的方向做,或许更有吸引力,我觉得授权方Games Workshop也是这么想的”。

作为一个资金和人手都不占优势的独立小团队,虽然有市场趋势方面的影响,但这家独立工作室能够拿到《战锤》IP,更多的是他们对这个品牌的热爱,Wahlund说,“从第一天开始,Games Workshop就看到了我们对这个IP的热情,我们的执行制作人和游戏总监都是战锤铁粉,他们对此非常了解,虽然我也玩过很多战锤游戏,但与他们聊天的时候感觉自己仍有很多都不知道,所以这也是我们能够拿到授权的原因之一”。

然而,签协议和做游戏完全是两码事,那么,为何《末世鼠疫》成为了少有的授权IP改编游戏成功者呢?实际上,Wahlund认为原因很简单,那就是给研发工作室自主权、与授权方打造良好的关系,但或许最重要的,仍是Games Workshop给了足够的自由度,甚至连游戏发布日期都让胖鲨鱼工作室自己定。

Wahlund说,“控制游戏的发布日期很重要,我们的游戏是自己出资研发的,也是自发行的,这让我们在游戏发布日期方面有足够的自由度,就像现在的《末世鼠疫2》,我们觉得玩起来很有趣,所以就发布了”。

对于授权改编游戏而言,最大的问题在于需要跟上宣传节奏,比如一本小说的发售、一部电影、电视剧开播,为了赶上档期,很多时候被授权方往往要赶时间发布,不管游戏有没有做好。Wahlund说,“好游戏都是需要时间打造的,着急发布一款尚未做好准备的游戏,是最不明智的做法,有时候,你只需要再多给几个月,游戏做出来就会不一样”。

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8/03/32321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