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吾绘卷》首月创收5000万元,照进国产独立游戏的曙光

有关《太吾绘卷》的新闻,最有用的并不是销量达到多少,而是如果能给国内还在挣扎的独立团队一些希望,就“真的觉得很值得了”。

【GameLook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GameLook报道/据贴吧网友“祈-糖”爆料,自9月21日开启EA(Early Access,抢先体验)以来,国产独立游戏《太吾绘卷》首月销量已经超过80万套。

即便按照57元的首发优惠价格计算,《太吾绘卷》首月流水也已达到4560万元,已经压过不少手游产品,扣除Steam平台分成,也有近3200万元的净收入。

独立市场环境好转,百万白金销量指日可待

同时,80万销量的成绩,也使得《太吾绘卷》成为史上首月销量最高的国产独立游戏。此外,从目前趋势来看,《太吾绘卷》很有可能成为在Steam上获得最高销量的国产独立游戏,并有希望成为有史以来第一款破百万销量的国产独立游戏。

根据《以撒的结合》开发者利用Steam API漏洞统计的一份表格,截至2018年7月份,在Steam平台发行的国产独立游戏,销量最高的产品是Hunter Studio研发的《失落城堡》,其销量约为86万份。

不过值得一说的是,《失落城堡》是2016年9月发行的产品,迄今上线已有2年时间。《太吾绘卷》一个月就接近完成此前最卖座国产游戏两年的销量目标,让人不得不惊诧国产单机游戏环境改善颇多,市场风向正悄然地发生变化。

如根据国游销量吧统计,2017年国产独立游戏销售冠军《艾希》,其包括手游、PC在内的多平台销量,在2017年全年约为71万套,去年最卖座国产独立游戏,一年销量与今年最卖座国产独立游戏一月销量相当,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加上《太吾绘卷》之后的《中国式家长》也受到追捧,并得到官媒人民日报评论肯定,国产独立游戏在2018年正迎来跨越式发展,原本负重前行的独立开发者,前路洒下了更多的曙光。

《太吾绘卷》是一款轻神话背景的沙盒武侠游戏,尽管画风稍有简陋,但游戏搭建了庞大的玩法框架,融和了模拟建造、RPG、Roguelike等多种玩法,伤口分部位毒分六种,功法还有正练逆练之分,堪称硬核,并以翔实的设定和出彩的文案征服玩家。经过早期核心玩家和多名游戏主播的扩散,《太吾绘卷》很快在哀鸿遍野的国产游戏市场中脱颖而出,团队不仅计划追加立绘,更有热心玩家自发给游戏人物建模。

在制作人茄子看来,自己并不是游戏行业中人,《太吾绘卷》之所以吸引玩家,得益于承载了很多人对“中华文化的期待和热情”,并且游戏自由度较高,让玩家能够在其中书写自己的故事。

正如其所说,不少玩家之所以购买游戏正是为高自由度而来,且受到主播影响很大。如知名游戏主播“王老菊”演绎的《太吾绘卷》视频“妖女响当当”系列,首支视频就在B站上获得近200万播放量,促使了不少玩家按下购买键。而B站也在上月预告将联合推出有B站专属彩蛋的国内PC版本,准备进一步扩大用户。

商业化潜力巨大,希望比销量更珍贵

万物有果必有因,国产独立游戏大热,背后暗合了整个国内游戏市场的变动。

2018年可能是国内游戏市场环境剧变的一年,2017年《绝地求生》迎来爆发后,不单只是吃鸡玩法风靡,国内玩家开始涌入Steam等平台,接触了更广阔的游戏世界,更多用户被外来产品教育;加上手游端TapTap的普及,玩家对于精品化的需求被进一步催化。

另一方面,为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脱颖而出,大厂立项成本陷入军备竞赛,外部买量成本飙升更逼迫厂商收窄产品线,将主要精力和投入押注在单一产品上,中小厂商开始掉队。而版号审批暂停,无疑是激化了大厂精品通吃蛋糕的现象,掩盖了游戏产业正面临有史以来最大转型的事实。

而大厂无论产品如何精品,终究是在现有成熟品类上做文章,难以覆盖到玩家新产生的多样化需求。太了解市场,反而不敢发展。限于公司收入、员工奖金,大厂即便公司领导层高瞻远瞩有动力推行创新,也需要对投资人、对员工负责,实际操作的工作室也在面对不赚钱的独立游戏时有所退避。

这也是国内游戏厂商更希望通过推出各式扶持计划,从外部推动创新的原因,少有肩负游戏行业形象的大厂,才有财力和动力在内部孵化“不赚钱”的独立团队。

独立游戏的优势在于背后团队规模小、灵活,像《太吾绘卷》背后团队为5人、《中国式家长》则仅为两人。且团队往往不受商业导向绑架,大多基于表达自我,制作理想中的游戏而投身游戏行业,有更大几率制作出用户眼中的创新游戏。而一旦成功,较低的成本保证了即便销量差强人意,也能支撑团队或个人活下去。

而缺点当然是以往独立游戏成功率太低,游戏=免费概念深入人心,总体而言,国内用户对买断制游戏接受程度依然低。开发者本身生存却没有保障,不像商业游戏即便失败,厂商内部也能够靠其他成功产品的收入消化损失。

因此,《太吾绘卷》的成功不单单是代表着击破“这届玩家不行”的说法,揭示用户也愿意为买断制产品付费,优质的国产独立游戏收入一样比肩普通手游,让大厂更加愿意扶持。同时独立游戏在商业化成功的可能,也给那些尚未见到光明的独立开发者带来了一丝希望,激励更多开发者坚持,给中国游戏带去更多可能。

《太吾绘卷》制作人茄子此前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也表示,有关《太吾绘卷》的新闻,最有用的并不是销量达到多少,而是如果能给国内还在挣扎的独立团队一些希望,就“真的觉得很值得了”。

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8/10/34186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