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高管解读财报:对游戏行业监管表示理解和支持

北京时间11月15日上午消息,网易(Nasdaq:NTES)今天公布了截止到2018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报告显示,网易第三季度净收入168.55亿元人民币(约合24.54亿美元),同比增加35.1%;第三季度归属网易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16亿元(约合2.324亿美元),同比下滑37%。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计算,第三季度归属于网易股东的净利润为22.59亿元人民币(约合3.29亿美元)。

财报发布后,网易CEO丁磊及CFO杨昭烜等公司高管出席了随后举行的财报电话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分析师提问。

以下即为本次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瑞士信贷分析师托马斯·庄(Thomas Chong):我有两个关于游戏业务的问题,第一个关于网易与暴雪的合作,管理层可否多分享一些有关暗黑手游发布的时间,与暴雪的分成比例;另外除了暗黑,网易和暴雪是否还有其他的游戏合作?第二个问题,管理层如何看待2018年的游戏监管环境,以及对2019年监管环境的看法。

  丁磊:网易与暴雪合作得非常愉快,从2009年到2018年,两家公司整整合作了9年时间,给中国消费者带来了非常好的暴雪游戏运营体验,所以,在11月初网易宣布与暴雪就暗黑IP合作开发一款手游,这也是双方很早以前就共同达成的一个合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希望这款游戏在明年上市并在全球发行。至于游戏业务分成情况,这是一个商业秘密,不便对外披露。

另外,至于政府部门对游戏行业的监管,我们作为游戏从业人员完全理解和支持。中国游戏在世界上发展很快,也出现了一些问题,第一个是对未成年人的影响,第二个是有些游戏本身带有赌博、色情等低俗内容的作品,经过一段时间的清理,我希望游戏本身回归到娱乐、教育和文化创意领域上来,能够给更多的消费者和玩家带来美好的游戏体验。我相信,从长期来看,政府对游戏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是支持和肯定的态度。

 美银美林分析师梁伟亮(Eddie Leung):网易提到自家平台上的用户越来越多,同时也进行了越来越多的内容创新,我的问题是管理团队有没有看到一种情况,那就是使用网易多个服务的重叠用户比例在上升,未来会是怎样的一个趋势?另外,公司将如何鼓励不同的内部团队,比如音乐团队和游戏团队,将网易不同应用上的用户更好地捏合在一起?管理层可否谈一谈你们是如何做这件事的?第二个问题关于游戏版号,在网易还未推出的游戏中,大概有多少已经拿到游戏版号了?

  杨昭烜:我先来回答第一个问题。首先,公司不披露不同业务线的用户数据。但正如我们之前所说的,网易正在开发和推出日益多元化的产品,而不仅仅是一家游戏公司。所以,网易产品和服务的用户肯定正在享受越来越多的优质内容,同时整个网易品牌的使用体验也在不断提升。

公司没有具体的数据来评估用户重叠度,但我们认为用户重叠度应该不太大。毕竟,不同垂直行业的用户都希望使用他们在市场上所能发现的最优产品和服务。有些人可能也听说过了,在本周早些时候,我们开始测试VIP会员项目,用户一旦购买了这种服务,就会获得来自网易不同产品线的大量会员特权,比如游戏、音乐和电商服务等,这也是一种向网易用户群交叉推广不同产品和服务体验的手段。

高管:公司下个季度和明年推出游戏新产品的速度跟今年差不多,所以具体的产品推出计划,还请大家多关注一些产品发布会。

丁磊:我认为大家更应该注意产品的质量,而非产品数量的多少。网易希望自己推出的每一款产品都是精品,都有创新,能给中国用户带来与众不同的体验。网易并不是一家靠数量取胜的公司。

花旗银行分析师艾丽西亚·雅普(Alicia Yap):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关于网易云音乐的融资,请问网易背后的战略考虑,包括未来是不是有将网易云音乐分拆上市的计划,另外管理层是如何看待网易云音乐的融资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的竞争格局?第二个问题,游戏业务收入连续两个季度都超过了百亿人民币,请问这种趋势是不是可持续的?

  丁磊:网易云音乐和TME音乐是目前国内两个主要的音乐服务平台,我们会继续努力在云音乐这个平台上投入研发和保持创新,我们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品味,给中国音乐爱好者带来世界各国乃至中国独立音乐人的音乐体验。第二点,在此轮融资中,网易云音乐获得了许多机构投资人和战略投资人的支持,我相信它会走上独立发展之路。独立发展的目的,也是希望让网易云音乐本身为中国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首先,我们相信网易在游戏研发领域的投入,包括对海外游戏工作室的投资是持续的,我们对网易未来发展也做了长远规划。所以,我们相信网易未来的游戏业务季度收入肯定会超过当前的水平,而且从收入上讲,还会保持健康的增长速度。第二点,我们认为游戏业务不仅仅要看收入,还要看用户的满意度,我们希望网易游戏不仅仅能获得中国消费者的青睐,同时也希望像《荒野行动》那样,获得其他国家消费者的认同。这需要我们持续的创新,需要我们能够根据其他国家的文化定制出多元化的游戏作品。

野村证券分析师施加龙(Jialong Shi):我也有两个问题,第一个还是关于游戏行业监管的。我们看到腾讯最近出台了许多措施,限制未成年人的游戏时间,我想知道的是,网易是不是也会采取这样的行动,限制未成年人在网易游戏中的时间?如果网易采取了这种措施,那么想听一听管理层的评估,预计此举会对网易游戏业务收入产生多大的影响?第二个问题,我们看到网易云音乐最近刚刚完成了新一轮融资,但除了网易云音乐,媒体最近也报道说网易有道在去年也完成了一轮融资,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在网易所有正在孵化的业务当中,好像只有电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拆分出来,进行任何的外部融资,那么关于网易电商业务的策略,未来网易还是比较倾向于自己独立做电商,还是说也会考虑接受外部战略投资人,利用外部的资源加快增长速度。

  丁磊:在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上,网易也认为游戏运营商应该对游戏设置一些未成年人保护措施。在我印象中,网易早在10年前就开始在PC游戏中做这种防沉溺设置。时至今日,我们仍然坚持这种原则,要求用户进行实名登记,以此来甄别玩家是成年人还是未成年人。所以,在这件事上,我们是认同和支持对未成年人保护的。其次,我认为今天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不仅仅涉及游戏,手机厂商也要考虑提供未成年人的模式,让他们除了游戏,还不会沉溺于手机的其他APP上面。

关于电商业务,网易有两个电商平台,一个是我们做进口商品的网易考拉,这项业务增长非常迅速;第二个是网易自营平台,即网易严选,通过三年的发展,我们已经获得了很好的口碑。国家对网易考拉跨境电商业务的政策是非常支持的。在11月5日的进出口博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也表示将扩大进口的空间,降低关税,同时提高通关的便利化,削减进口环节的制度成本,加快跨境电商新的业务形态的发展。所以,我相信网易选择跨境电商这条赛道是对的。当然,我们在发展过程中既有合适的合作伙伴,也有战略合作伙伴,我们也不排除与他们共同走这条路,共同开拓中国的跨境电商业务。

中金国际(CICC)分析师娜塔莉·吴(Natalie Wu):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也是关于网易电商的库存管理,最近市场上出现了对当前网易电商库存管理水平担忧的声音,丁总可否与大家分享一下网易电商管理库存和SKU的方法?第二个问题关于游戏海外收入,本季度这项收入的贡献首次超过了10%,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数字,因为第二季度还只有5%,那请问在本季度增长的5%当中,有多少来自于吃鸡游戏,又有多少来自于第五人格?在海外游戏收入的占比上,公司内部有没有一个业务指标?第三季度研发支出增长幅度其实还是比较大,请问其中有多少与海外业务扩展有关?

  杨昭烜:我先来回答关于网易电商业务的问题。当你查看我们的电商库存时,我认为市场一定要明白,不要拿国内电商运营商的相同标准来衡量跨境电商。因为对于跨境电商来说,库存管理时间肯定会更长,它始于我们进行海外采购的时候,也包括出货。但随着我们电商业务规模的扩大,我们也在不断优化库存管理,我们相信这方面仍然有很大的改善和优化空间。

关于海外业务收入贡献,实际上,这也是我们第一次披露海外业务营收占比。营收占比达到10%,对我们来说确实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成就,过去几个季度我们一直没有提供具体的比例,但确实是一个整体攀升的趋势。正如我们在之前的电话会议上所披露的情况,海外业务收入贡献主要来自于网易游戏在日本市场的强劲表现,我们现在仍在考虑将哪些新游戏推向海外市场。

我们相信,海外收入贡献在未来会日趋多元化,至于收入占比,我们暂时无法给出具体的目标数据,因为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网易在国内游戏市场的增长也非常快,所以我只能说,按照绝对的收入计算,我们对海外游戏收入持续强劲增长充满信心。至于具体收入占比,我们确实难以预测。

至于第三个关于研发支出的问题,实际上海外扩张对这项支出的影响非常小,因为网易绝大部分游戏工作室都在国内。所以,无论游戏是在国内发行,还是在海外市场发行,游戏的研发支出都产生于中国国内。至于那些已经在中国市场得到证明的精品游戏,在中国之外的海外市场发行时,它们不一定会产生大量额外的边际研发支出。(扬帆)

本文来自Sina,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http://tech.sina.com.cn/i/2018-11-15/doc-ihmutuec0356121.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