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演讲:我7岁的女儿如何通过游戏理解了历史

【GameLook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GameLook报道/在欧美游戏界有一对知名的夫妻,他们是John Romero 和 Brenda Romero。约翰·罗梅罗是Id Software的创始人之一,而他的妻子布伦达·罗梅罗则是2013年GDC女性开发者终身成就奖得主。

Brenda Romero的特殊贡献在于,不仅自己是资深游戏开发者,她投入了大量时间在新一代游戏开发者的教育培养工作上,同时制作了多款颇具意义的功能游戏,还曾在TED上做过游戏主题的演讲,广受好评。

下面让我们来回顾下她的TED演讲《为理解而游戏》:

以下为Brenda Romero TED演讲全文:

Brenda Romero: 当我们提起游戏时,脑海中会浮现很多回忆。 或许你被某个游戏折磨得够呛,或许你正在期待着 一款新游戏,或许你为了玩游戏而熬夜,所有这些都发生在我身上。

但是大部分时候,当我们想到“游戏” 通常想到的是: 第一人称射击游戏,或者大型的我们称之为3A级的游戏,或者你喜欢玩Facebook里的小游戏。

这是我跟搭档一起设计的一款游戏。 如果你玩Facebook游戏,这就是我们现在正在设计的游戏。这是一种小型的游戏。

或许你想到的是那些极为无聊的棋盘游戏,那些我们在感恩节时不得不玩的游戏。 这个游戏就是那些你能想到的非常无聊的棋盘游戏之一。又或许你在客厅里,与孩子们一起玩Wii或者类似的游戏。另外,还有各种各样的游戏, 这差不多就是我所能想到的游戏种类。

我以设计游戏为生。我很幸运能够15岁就从事这行,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我从没有过一份真正的工作。

人们认为游戏是有趣的,这是完全合理的,但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想一想。 请看这张照片,这是1980年的奥运会(美苏曲棍球比赛)。我不清楚你们当时在什么地方,当时我在我家的客厅里。这场比赛实际上是一次意识形态的对抗。

照片上就是美国队击败苏联队的瞬间,这是——是的,从技术上讲仍是一种游戏,曲棍球是一种游戏。但说真的,这场比赛算是“游戏”吗? 我的意思是,有人因此哭泣。我从没见过我母亲在玩完 《大富翁》之后会哭成那样,所以这只是一次“绝妙的体验”。

或者,如果这里有谁是从波士顿来的,当波士顿红袜队再次赢得世界冠军,我想,距上次夺冠应该有351年了,当他们赢得了世界冠军,这真令人惊叹。 当时我刚好住在斯普林菲尔德(Springfield,和波士顿一个州),最精彩的部分是—— 如果你到女厕所,关上门,我记得看到门上写着”加油,红袜队”,我当时想,不是吧?另外大家都会从屋子里跑出来,因为每一场比赛,嗯,我记得几乎每一场比赛都会进入加时赛,对吗?

所以我们会到户外,周围所有的灯都亮着 整个街区都亮着,而孩子们逃课变得比较普遍,他们都不怎么去上学了。但这没什么,因为是红袜队,对吧?我的意思是,一方面是上学,然后一方面是红袜队,我们知道它们孰轻孰重。所以这是一种“绝妙的体验”,而且再一次——是的, 这是一场游戏,但他们没在报纸上写文章, 因为人们不会说——你知道,真的,“我现在感觉快死了 因为红袜队赢了比赛。” 其实很多人那样说了。

所以“游戏”对我们而言有更多的意义。 它绝对拥有更多的意义。

现在切换一下话题,有三年时间,我有了真正的工作(在某种程度上算)。我担任了一个学院部门的主管,负责教游戏,算是某种意义上的真正的工作,而现在我只是谈一谈做游戏而不是真正的去做出来。有一次我参加了一个宴会,当你是一个部门头头的时候,你的工作之一就是“吃”,这项工作我完成的很好。

某次宴会上我认识了这这个人,叫齐格·杰克逊。 这张照片里的人就是齐格,他自己的摄影作品。 他是一名摄影师,他在全国各地跑来跑去,为自己拍照, 在这张照片里你可以看到他的 “印第安人保留地”系列照片。再来看这一张, 这是较传统的照片之一,这是一位祈雨舞者,这也是我最喜爱的照片之一。

接下来我们来看这张照片,也许你曾经看到过 类似的东西。这是一种文化的表达,对吗? 这张照片实际上是他的“退化”系列中的一张。这个系列最吸引我的是,看看那里那个小男孩,你能想象吗?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一位典型的美洲原住民,现在我想改变那家伙的种族。

想象一下,如果这是一个黑人。 然后,”亲爱的,到这里来,我们来给你和这个黑人拍张照。” 是吗?说真的,没有人会这么做。 这个想法太使人困惑了。齐格,作为印第安人,同样感到困惑。他最喜欢的照片——也是我最喜欢的一张,但这里没有——是一个印第安人正在拍摄一个给印第安人拍照的白人的照片。(观众笑)

总之我碰巧与这个摄影师参加同一个宴会, 当时他正与另一个摄影师谈论一起刚刚发生的枪击案,发生在印第安人保留区。他当时带了相机 准备到那里拍照,但当他到了那儿,他发现他做不到。

他总是没有办法按下快门,所以他们翻来覆去地讨论这一问题,你会拍摄枪击案的照片么?他们的对话让我有了从未有过的想法,比如,作为一个游戏设计者,我是否应该设计涉及沉重主题的游戏? 我们通常制作的游戏都是有趣的,或是让人恐惧的你知道,那种让人本能地感到兴奋的游戏,但所有其他的媒介都会这么做。

这是我的孩子,Maezza,她七岁的时候,有一天她放学回家,我像平常一样问她, “今天你过的怎么样?” 她说:”我们今天讨论了中央航路。”(横渡大西洋贩卖黑奴的航线)

这是一个重大的时刻,Maezza 的爸爸是黑人,而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但真没想到会是在她 只有七岁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确实没想到。

于是,我接着问她:“你感觉怎么样?”

她接着告诉我,用你们中任何一位为人父母者都熟悉的“宾果流行语”来回答一开始那些船舶在英国,它们向下航行,离开英国,来到非洲,又跨越大洋—— 这就是中央航路的部分——它们来到美国,在那里出售奴隶”,她告诉我。

“但亚伯拉罕 · 林肯当选为总统,然后, 他通过了奴隶解放宣言,所以现在他们自由了。”暂停了大约10 秒钟。”我可以玩游戏了吗,妈妈?”

而我想,这就完了?因为,你知道,这是可是中央航路,这是一件难以置信的重大事件, 但她看待它就像是一些黑人去参加一次乘船游览,她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观众笑声)

对我来说,我希望其中有更多意义,所以 当她问我是否可以玩游戏时,我说, “可以。”(观众笑)(omfg=oh my f*king god)

碰巧我有很多这种小玩具, 我是一个游戏设计师,所以我家到处都是这些东西。于是我说,”是啊,你可以玩游戏,”之后我给了她 一些这种小玩具,然后我让她给他们上色,表示不同的家庭成员。这些照片都是 Maezza 正在——上帝,现在我看到这些依然会哽咽——她在画她的迷你家庭成员。于是我抓起其中的一部分,把它们放在一条小船上。这就是那条小船,很明显它是个速成品。(观众笑)

所以重点是,我抓起一把玩具“家人”, 而她不断地念叨:”妈妈,您忘了拿粉红宝宝,你忘了拿蓝爸爸,你忘了拿这个那个”等等。她说,”他们也想要去。”我说: “不,亲爱的,他们不想去。这是中央航路,没人愿意走中央航路”。

然后她看了看我,只有游戏设计师的女儿才会用这样的表情看着她妈妈,当我们准备“横渡大洋”,按照这些规则进行时,她意识到这些要求太高了,她对我说 “我们做不到。”

她意识到了,我们没有足够的粮食,于是她问要怎么办,我回答道, “嗯,我们可以要么”——请记住,她当时七岁—— “我们可以要么把一些人放到水中,要么我们只能希望他们一直不生病,直到我们到达目的地。” 她又用之前的表情看了我一眼。

后来有一天——请注意,这是经过一个月的(历史熏陶)之后,那个月刚好是美国黑人历史月(二月)。总之,一个月后,她对我说, “那些事情真的发生了吗?” 我说,”是的。”

之后她说,”那么,如果我当时出生了”——这是她的哥哥姐姐——”如果我出生了,Avalon 和 Donovan 可能就不在了?” “是的。” “但我到美国后会再见到他们吧?”“不会。” “但万一我们能见面呢?我们不能呆在一起吗?” “不能。” “那么爸爸也可能不在了?” “是的。”

她被吓呆了,之后她开始哭泣,我也开始哭,她的父亲也开始哭,然后我们一起哭。他没想到下班回家会遇到中央航路这档子事,但它就是发生了。(观众笑)

总之,我们一起玩了这样一个游戏,最后她懂了其中的含义。她懂了,因为她与这些“人”共同经历了那个过程,这不像书本或电影里的教化那样是抽象的东西。

这是一次令人惊叹、充满力量的体验。 这就是那个游戏,我后来给它起了个名字 叫做《新世界》,因为我喜欢这个叫法。 我不认为“新世界”会带来什么世俗的兴奋感,尤其对于那些曾经从奴隶船上下来的人们。

但当这一切发生时,我看到了整个世界,我感觉太激动了。这就像是,我设计游戏已经超过二十年,而我决定再做一些类似的游戏。 我的故乡是爱尔兰,这个游戏叫做“Síochán Leat”,意思是《和平与你同在》。仅仅这一个游戏就包含了我的整个家族史。

我设计了另一款游戏叫做《列车》。我制作了一个系列的六款游戏,都是关于沉重的主题,如果你要讨论一个沉重的主题,就需要这样的游戏来开展,我会让你自己通过游戏来发现关于这个主题的一切。

我还创作了一款游戏叫做《泪痕》,这个游戏有着5万个独立的零件。我当时肯定是疯了才决定要设计它,不过我现在已经进行了近一半。 这和之前的游戏是类似的,我希望通过这些游戏来传授文化。

而我现在正在着手设计的游戏是——因为我正在全心投入,所以想到它很容易使我情绪波动—— 这个游戏叫做《墨西哥厨房工人》。最初它差不多只是一个数学问题的游戏,就像,关于非法移民的经济学问题。

之后,随着我学到越来越多的墨西哥文化—— 我的搭档是墨西哥人——我越来越发现, 你知道,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食物是基本的需求,当然对墨西哥人也是,但对他们来说食物的含义远不止如此。

食物是爱的表达,它是—— 上帝,我没想到我会这么哽咽。我还是先不看这张照片好了,它是美的表达。这是他们表达他们爱你的方式,这是他们表达在乎的方式。任何一个墨西哥人 谈起他的祖母,第一句中一定会有”食物”。对我来说,这种美丽的文化,这种美丽的表达方式,正是我想要通过游戏捕捉的东西。

因此游戏能够带来改变,它改变了我们讨论主题的方式, 它改变了我们对那些主题中人物的看法, 它也改变了我们自己。 我们通过玩游戏发生改变, 因为我们既是玩游戏的人,又是游戏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我们能学到东西。谢谢。(掌声)

本文为GameLook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9/04/355516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