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高颜值日式SRPG,玩家苦等2年的《圣女战旗》值不值?

在做独立游戏之前,开发者脑海中想象地可能大多数是如何做好产品,但做独立游戏之后,一系列“杂事”便会纷沓而至。

【Gamelook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Gamelook报道/5月28日下午2点,以精美立绘闻名的国产独立游戏《圣女战旗》在Steam正式解锁,游戏售价68元。玩家将扮演少女军官波利娜·波拿巴,在风起云涌的法国大革命时代,书写属于自己的传奇。

与许多二次元题材的游戏一样,《圣女战旗》当中大部分角色都是女性,但与一般“万物娘化”的游戏不同,《圣女战旗》中女性角色都是历史中真实存在的,只是开发团队通过对历史的演绎,将这些原本沉没在历史长河中的角色推至聚光灯前。如主角波利娜·波拿巴并非拿破仑的娘化,而是拿破仑的妹妹。

《圣女战旗》最大的卖点来源于精细到有些过头的美术,整体观感上结合了日系的唯美和韩系的性感两种风格,包括人物的皮肤质感、华美的服装都成了《圣女战旗》行走的标识。自2017年7月项目在微博面世以来,玩家已经等待了近两年时间。

还原法国大革命,经典JRPG玩法

作为一款集合了他国文化背景和策略战棋两大冷门属性,却有一定人气基础的产品,《圣女战旗》的确有美术名气压过玩法的迹象,与线下许多二次元手游面临的风评极为相似。自项目面世起,《圣女战旗》就因画风精美备受瞩目,特别是其华美的洛可可式的服装、及偏向表达人物肉感的立绘,都给玩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与之相对玩法反而没有受到太大关注。

但是,这并非代表《圣女战旗》游戏性乏善可陈。早在2018年初,《圣女战旗》首次宣布将登陆Steam及任天堂Switch平台时,GameLook就曾对开发商Azure Flame Studio进行了采访,其实不仅是服装和建筑等设计花费功夫,《圣女战旗》还针对法国大革命历史文件进行了翔实的考究,“尽量地区还原18世纪的法国”。

无论是士兵着装还是攻击动作,开发商都在考证后做到了尽量模仿历史真实场景。游戏具体玩法还被分为策略战棋和模拟经营两大块。玩家需要以“马尔梅松沙龙”为据点,于多方势力之间斡旋,探寻关于“圣女”的秘密。

《圣女战旗》试玩排起了长队

产品性质上,《圣女战旗》带有鲜明的日式SRPG基因,如剧情通过Galgame式的对话推进,除立绘外整体画面是点阵式的像素风,整体玩法也是经典的回合制——

游戏中战场被分为方格式的棋盘,玩家选中部队移动接近敌人后便可发动攻击,但角色单次战斗攻击次数有限,选中敌人发动攻击时,玩家可以预先得知造成的伤害以及对手反击将造成的损失,一些玩过知名的战棋游戏如《火焰之纹章》的玩家,相信都能较快上手。

《圣女战旗》共有30多名登场角色可供玩家招募,除了基础的攻击、防御、速度等属性成长以外,技能也会左右战场的成败。

当然每名角色根本是其所统领不同兵种的部队,不同兵种之间有鲜明的克制关系。根据官方介绍,玩家战略很大程度上将围绕兵种克制展开,如线列步兵主要作用是维持正面防线、轻步兵擅长侧翼或后发突击、炮兵虽然脆弱却拥有撕开阵线的火力。

由于攻击敌人也会遭遇反击的设定,《圣女战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战斗设定更加接近史实。因此虽然美术名声在外,但《圣女战旗》玩法其实并不简单,流程可长可短,实际战斗过程中需要玩家仔细考虑角色能力,通过合理的谋划安排,以最小的损失为代价击败敌人。

《圣女战旗》扛过风波:面临发售平台互殴和同行抄袭骚扰

虽然《圣女战旗》研发商Azure Flame Studio是一支初创团队,但创始人田健却是游戏圈内的“老人”。田健(又称企鹅、Ediart)早年身兼NGA的创始人、九城时代《魔兽世界》汉化经理等多重身份,后来NGA被178收购,田健本人也从九城离职,加入了轰轰烈烈的游戏公司大军,其后曾在多家业内公司工作过。

尽管如此,名气在外的《圣女战旗》遇到的烦心事可一点都没少,证明如今已成潮流的独立游戏可没那么好做。

4月25日起,发行商中电博亚宣布《圣女战旗》在旗下平台杉果开启预售,到5月28日游戏正式在Steam发售前,玩家都可在杉果以15%优惠,也就是58元的价格提前购买,引来了一些国内Steam用户的抱怨,但很少有玩家知道《圣女战旗》与中电博亚的关系,正是中电博亚支持了这款游戏的研发。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很快又有玩家雷人评论称58元“买立绘”不值,不过反而被这款游戏的粉丝围攻。相映成趣的是,此前在公布游戏售价68元时,早有玩家善意地询问开发商“能不能赚到钱”,开发商方面则只回应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其实,让Azure Flame Studio心情复杂的不仅仅是价格,还有来自抄袭的烦恼。

由于立绘过于精致,《圣女战旗》美术资源曾多次被盗用。3月29日,开发团队还通过微博曝光了一起严重的抄袭案件,指出有抄袭者盗用游戏画师“九酱子太胖了”的作品,通过拼接等方式化为己用,并用于国外参赛、参展、毕业设计乃至应聘等等,“情节极其恶劣”。

尽管盗用者校方老师出面对《圣女战旗》开发团队表示歉意,玩家也义愤填膺,但盗用者事后依旧我行我素仍是事实。这暴露了美术拼贴抄袭,与写作洗稿抄袭一样难以追究的困境,对于创业公司很是不利,无论盗用者是来自大厂外包团队,抑或是了然一身的个人都是如此。

在做独立游戏之前,开发者脑海中想象地可能大多数是如何做好产品,但做独立游戏之后,一系列“杂事”便会纷沓而至。幸运地是,玩家的眼睛始终是雪亮的,好的产品,也没那么容易被埋没。

本文为GameLook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9/05/359841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