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Pokemon Go还要大的AR手游巨浪即将来袭

AR游戏市场刚刚起步,已经变成成熟IP控场的状态。

【Gamelook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Gamelook报道/2016年7月,Pokémon GO横空出世,硬生生把“未来游戏接班人”的调调从VR拉回了AR,大量厂商也纷纷摩拳擦掌,要在AR品类做出一番事业。不过之后过了快3年,游戏行业谈到AR产品,爆款依然就Pokémon GO这么一枝独苗,可以说很尴尬了。

不过就在临近Pokémon GO三周年的这个档口,GameLook发现精品AR手游突然有了井喷之势,而且各个来势汹汹,要么是大厂出手、要么是顶级IP开道,或者二者兼有之。

从这批极具潜力的AR手游来看,海外厂商基本有IP傍身,像《哈利波特》、《黑衣人》、《勇者斗恶龙》、《我的世界》,单独拎出来一个名号都响当当,但还多数处在给玩家画饼阶段。国内AR产品比较少,硬要说就《一起来捉妖》撑住场面,但成绩意外很好,也算是超了市场预期。

以下为目前几款大厂在研或即将推出的AR产品:

《哈利波特:巫师联盟》——Pokémon GO开发商新作

《哈利波特》是英国小说作家JK·罗琳创作的儿童奇幻小说,8部改编电影拿了奥斯卡金像奖、英国电影学院奖等无数奖项,也收获了大量粉丝。

《哈利波特:巫师联盟》则是电影版权方华纳兄弟,和Pokémon GO开发商Niantic合作研发的一款AR手游。基于粉丝忠诚度和玩家对此类虚实结合产品的欢迎程度,早在2017年底,App Annie就预测这款未出世的AR产品,将打破Pokémon GO的收入记录。

5月2日《哈利波特:巫师联盟》在新西兰和澳大利等地开启测试,Sensor Tower指出该产品首月在当地获得了10万下载。玩法上《哈利波特:巫师联盟》类似Pokémon GO,致力于收集各式各样的魔法生物,玩家可以选择在魔法世界当中的职业,比如教授、傲罗、巫师自然主义者等。

《黑衣人:全球入侵》——脑洞大开捉外星人

《黑衣人》是1997年上映的科幻电影,哥伦比亚影业发行,改编自同名漫画,前三部由好莱坞影星威尔·斯密斯主演,讲述专门处理在地球隐藏身份生活的外星人的故事。第四部电影《黑衣人:全球追缉》改由漫威宇宙中的“雷神”和“女武神”主演,本月14日会在全球上映。

AR手游《黑衣人:全球入侵》,正是基于最新电影改编。5月30日,加拿大游戏研发商、发行商公布新产品《黑衣人:全球入侵》,同时一并发起了预约,游戏计划6月中旬发行,显然要抢联动节奏。

玩法方面,《黑衣人:全球入侵》受到Pokémon GO影响较深,玩家需要扮演“黑衣人”机构成员,在真实地图上捕捉外星人,并使其为自己而战,战斗过程为回合制,玩家需要不断升级更强力的武器,是一款典型的买断制产品。

《勇者斗恶龙WALK》——日本国民级IP参团

《勇者斗恶龙》是日本国民RPG游戏,最早发售时间为1986年,影响了整整几代人的生活,以及后来的游戏产品,历代产品由著名漫画家创作人设和美术风格。

顾名思义,《勇者斗恶龙WALK》也是一款需要玩家通过行走,遭遇怪物、收服怪物的AR产品。公开信息显示,《勇者斗恶龙WALK》将由Square Enix和《白猫计划》开发商COLOPL共同研发。

游戏还还原现实世界中的各种地标,不过却是在鲜明的鸟山明画风中重现,加上《勇者斗恶龙》中极具辨识度的怪物,如史莱姆等,《勇者斗恶龙WALK》是少有看起来并不是那么“Pokémon GO”的AR+LBS游戏。

《我的世界:地球》——意欲开拓创新体验

《我的世界》大名相信游戏圈内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今年5月份,微软宣布《我的世界》全球销量超过1.76亿份,击败《俄罗斯方块》,成为史上最畅销的电子游戏。

5月18日,游戏研发商Mojang正式宣布,将基于AR推出一款全新的《我的世界》产品。由于游戏宣传片停留在概念阶段,透露的信息并不多,因此不好判断《我的世界:地球》是否会采取已被验证,与Pokémon GO相近的玩法系统。

不过微软HoloLens和Kinect项目创始人Alex Kipman表示,自己将《我的世界:地球》视为“下一代的游戏”。

《一起来捉妖》——没有IP胜似IP的国产黑马

与上述几款有知名IP加持的产品不同,《一起来捉妖》是一款原创IP产品,同时也是一款国产AR游戏。

虽然看似没有IP,但基于中国本土文化创作妖灵,引发了国内玩家的共鸣,加上腾讯自研自发的属性给这款产品提供了强大的原动力,在4月11日发布当天,《一起来捉妖》就登顶中国App Store免费榜榜首,并在三天之内挤进畅销榜前五,超出了不少人预期。

IP提前入局开始控场,“钱途”不小挑战很大

如今AR游戏爆发,虽稍显突然,但的确事出有因。核心仍在于Pokémon GO的长青,今年Pokémon GO马上要满3周岁,在手游当中可以说属于高龄,但Pokémon GO依然老当益壮。根据Sensor Tower的数据,Pokémon GO在2018年的全球收入接近8亿美元,同比增长35%。甚至在《一起来捉妖》推出之前,Pokémon GO收入占到整个AR手游市场的九成。

Pokémon GO稳定的收入,让行业认知到AR是一个长期的品类,值得跑步进场。

而为什么前来抢夺赛道的产品多自带顶级IP?这也与AR游戏本身发展刚刚起步,对玩家吸引力不够有关。AR更多意义上是视觉体验的升级,与游戏核心的玩法关联不大,尽管苹果和谷歌尽管早早为开发者提供了AR开发套件,相关AR产品数量也不算少,但AR产品仍然要靠Pokémon GO撑场面。

本质上,纯AR产品目前没有太强的能力单靠玩法吸引玩家,其实脱离不了手游的逻辑,必须使用成熟的IP吸引用户,Pokémon GO也是如此。

成熟品类如FPS可通过更换题材重复对玩家产生吸引力,虽同样无法对核心玩法做大幅创新,但厂商只要做好世界观更新即可,通过现代战争还是未来战争,吃鸡还是打僵尸都可。

换言之,AR游戏对世界观要求很高,考虑到有潜力的AR游戏玩法绕不开探索+收集元素的特点,相应世界观必须能有相应的要素支撑,所以此轮AR产品IP来源有很大的共性,即都有各种“宝可梦”可以收集,像《黑衣人:全球入侵》的外星人、《哈利波特:魔法同盟》中的魔法生物,《勇者斗恶龙》和《我的世界》的怪物等。

同时,玩家进入一款AR游戏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想借助AR高沉浸性、代入感的特点,亲历喜欢的IP世界。这也就是决定了需要IP本身需要具备一定知名度,才能让足够的玩家进入游戏,帮助游戏厂商获得合理的收益,不至于做赔本买卖。

两相综合之下,认清形势的厂商很快开启了全球AR手游大繁荣的前兆,开始认真做想要赚大钱的AR游戏,而非之前抱有与渠道搞好关系目的的试验行为。

但这同时也带来不利之处,我们知道,市场的繁荣离不开中小开发者,像操作系统不难做、难做的是生态,苹果推出ARKit,谷歌推出ARCore,目的都是为了培育生态。

但AR游戏市场刚刚起步,已经变成成熟IP控场的状态,对于中小CP不是一个好事,因为这意味着要直接与Pokémon GO,以及同等级的IP改编产品做竞争,由于前文已经提到,AR技术其实尚不成熟,差异化实现较难,同时也非常以来IP吸引玩家,中小CP面临的状况不容乐观,这也是渠道不愿意看到的。

当然,在市场方兴未艾之前,一切结果都有存在的可能,中小开发者未来会不会凭借玩法、凭借原创、凭借创新走出另一条康庄大道,谁也不能盖棺定论。

本文为GameLook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9/06/360818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