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Grid

开发 Subscribe to 开发

分享:《纪念碑谷》开发商VR产品研发实验

分享:《纪念碑谷》开发商VR产品研发实验

ustwo 是一家数字产品工作室,曾经大热的游戏《纪念碑谷》就是他们的作品。公司素来推崇自己动手的创客文化。本文是 ustwo 的 VR 部门负责人 Anders Oscarsson 记录的一次团队内部的 VR 产品开发实验。

如何让“小学生”与世界冠军一起玩?鬼蟹谈LOL游戏平衡

如何让“小学生”与世界冠军一起玩?鬼蟹谈LOL游戏平衡

在GDC 2017大会上,著名游戏设计师鬼蟹讲述了Riot Games的游戏平衡理念、解释了他们在为不同水平玩家做平衡时所遇到的挑战,并且提供了该公司在做平衡时所用到的特殊策略,包括如何组建平衡团队、获得数据、对不同玩家反馈做出反应以及如何面对这些事情保持理性

两周收入十亿元:开放世界RPG《地平线:黎明时分》的由来

两周收入十亿元:开放世界RPG《地平线:黎明时分》的由来

由荷兰开发商Guerrilla Games研发的RPG游戏《地平线:黎明时分》获得了非常大的成功,它两周的销量突破了260万套,引发了业内社区的探索、讨论和分析。这是荷兰唯一的3A工作室Guerrilla Games研发的、预算达到数百万美元的项目,这家公司是如何创作这个大作的呢?这个游戏究竟有什么样的吸引力?最近,有荷兰广播公司VPRO发布了一份长达47分钟的纪录片,Guerrilla Games的开发者们介绍了这款开放世界RPG游戏的创作过程,虽然有些内容只是为了娱乐,但对于热爱这款游戏以及想要了解其制作详情的业内同行来说,这个视频仍然是值得一看的,以下是Gamelook整理的内容

加深游戏体验 解析游戏AI的设计与实施

加深游戏体验 解析游戏AI的设计与实施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游戏行业取得了巨大发展。 从《Pong》和《Pac-Man》等让游戏玩家短暂逃离现实的简单游戏发展为《魔兽世界》和《使命召唤》等让游戏玩家真正喜爱的复杂游戏。娱乐软件协会 (ESA) 曾指出,如今的游戏玩家平均有 13 年的游戏经验,已经习惯于看到每款新游戏变得越来越复杂、吸引人且智能。

HTC发布VR建模工具“创造VR” 售价129元

HTC发布VR建模工具“创造VR” 售价129元

去年年底的时候,HTC成立了全新的Vive工作室,致力于打造、培育和发布最新的高质量VR内容。上周五,Vive工作室联合Sixense发布了首款VR绘图工具《创造VR》。目前“MakeVR”已经上架,售价为129元。

L5美术总监:优秀的场景能突出角色个性

L5美术总监:优秀的场景能突出角色个性

今年2月份的时候,在日本举办了一场面向学生的游戏开发者活动。活动现场,两位来自Level5的两位概念美术梁井信之(以下称梁井)和东村有里(以下称东村)以知名游戏《妖怪手表》为例,并以“场景概念美术所包含的故事性”为主题展开演讲。

《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总监谈打破常规的游戏设计

《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总监谈打破常规的游戏设计

作为一个拥有几十年历史的IP,《塞尔达传说》系列在游戏设计领域一直都被很多人认可,影响了无数的游戏和开发者们。随着新作《荒野之息》的发布,任天堂在游戏设计方面达到了新的成就,该作品被称为“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游戏”。在3月初的GDC大会上,《荒野之息》的技术总监堂田卓博(Takuhiro Dohta)和游戏总监藤林秀麿(Hidemaro Fujibayashi)分别讲述了研发团队打破传统的游戏设计方法。

独立开发者:10年旅行对于游戏研发的意义

独立开发者:10年旅行对于游戏研发的意义

2016年11月,挪威独立游戏开发商D-Pad Studio发布了他们耗时10年研发的《猫头鹰男孩》,这款像素风的游戏画面表现力丰富,优秀的音乐、怀旧的平台游戏玩法和老套的主角成长故事,在这款游戏里融为一体,在Steam的用户好评率达到了97%。最近,开发者Jo-Remi Madsen在博客中表示,实际上10年的研发过程也是他们团队全球旅行的过程。对于很多人而言,旅行都是既要投入时间又要投入资金的,作为两方面都比较缺乏的游戏开发者而言,旅行的意义是什么呢?请看gamelook编译的博文内容:

经验分享:3D游戏引擎开发研究与实践

经验分享:3D游戏引擎开发研究与实践

很多游戏开发者认为自己能写逻辑就等于掌握了游戏开发技术,引擎对自己来说无足轻重,这种想法是有问题的。首先你写逻辑是在引擎的基础上写,其次如果你对引擎一无所知,非常不利于你去深入理解逻辑开发。相反如果你对引擎有深入的研究,你调用引擎提供的接口时可以很清楚的知道其内部是如何实现的,这样有助于写一些引擎的辅助功能算法,提升自己的编程能力。

暴雪核心美术价值观与《守望先锋》艺术

暴雪核心美术价值观与《守望先锋》艺术

2016年,暴雪推出的团队竞技FPS游戏《守望先锋》发布之后迅速成功,去年收入接近6亿美元。和暴雪过去的游戏相比,该作的世界观、艺术风格和玩法都大不相同。不过,在3月初的GDC大会上,《守望先锋》艺术总监William Petras(文章中简称P)和助理艺术总监Arnold Tsang(简称T)讲述了该游戏的美术创作原则。

干货分享:棋牌游戏服务器的架构设计

干货分享:棋牌游戏服务器的架构设计

一般来说,棋牌游戏都是不分区不分服的。所以棋牌类服务器要满足随着用户量的增加而扩展的需要。因为棋牌类游戏不分区不分服,我们在设计服务器的时候,是按世界服的思想去设计,即服务器是一个n多台物理机的集群。当用户登陆服务器,创建房间时,可能根据负载均衡算法,它可以在任何一台服务器上面。所以,不管用户登陆到哪一台服务器上面了,都可以获得自己的数据。我们可以使用redis来做数据共享。

[消逝的光芒]总监:半年收入破十亿元的背后

[消逝的光芒]总监:半年收入破十亿元的背后

2015年,由波兰开发商Techland研发的第一人称沙盒生存RPG跑酷游戏发布半年之后的收入就超过10亿元。据开发商透露,该游戏发布100天就获得了450万玩家。这款游戏的成功并非偶然,据工作室研发总监Pawel Rohleder在此前GDC上的演讲显示,Techland投入了十多年的时间打造自己的引擎,游戏发布前和发布后也做了大量工作,我们不妨看看这家波兰小团队是如何打造收入十亿元级别独立游戏的:

半年收入破亿:[RimWorld]的游戏设计之道

半年收入破亿:[RimWorld]的游戏设计之道

沙盒模拟游戏《RimWorld》自去年发布之后,首周销量破22万,半年收入破亿元,与很多沙盒游戏不同的是,选择叙述者可以决定游戏不同的风格;和大多数模拟游戏做比较,每个角色又都有自己的情绪、需求、个人创伤和疾病。你要参加小型团队战术战斗,还要面对AI敌人的袭击,观察角色与其他角色之间的关系。3月初的GDC大会上,开发者Tynan Sylvester做了题为《RimWorld:反常、荒唐和不可能的游戏设计之道》,讲述了这款独立游戏大作背后的设计思路:

成功独立开发者:打造游戏世界的方法

成功独立开发者:打造游戏世界的方法

游戏世界打造并不只是针对有大量资源和人力创造开放世界大作的3A公司,不同规模的研发团队有着自己独特的方法。在此前的DICE峰会上,三位成功独立游戏开发者:《猫头鹰男孩》开发者Simon Stafsnes Andersen、《看火人》开发商的Sean Vanaman和《废土之王》开发商的Rami Ismail讨论了他们对于团队打造游戏世界的做法。

[全境封锁]关卡设计师:新手教学别用文字

[全境封锁]关卡设计师:新手教学别用文字

在大多数游戏里,玩家们最初接触的都是新手教学,这直接决定了玩家们的第一印象。最近,曾就职于《巫师3》开发商、现任育碧关卡设计师的Max Pears在博客中分享了他对于新手教学的建议,Pears认为,新手教学尽量不要用文字,减少给玩家初期接受游戏时的挫败感。以下是gamelook整理的内容:

研发VR游戏时 该如何进行设计规划过程

研发VR游戏时 该如何进行设计规划过程

在开发休闲动作类型的VR游戏《Snowday》过程中,我反思了整个编程过程。很多人认为VR就是让人们去体验一种虚拟的环境,但将其用作一种工具却属不易。唯一的方法是从头开始构建一个可以重复迭代的操作系统,而这个操作系统没有相应的外设,但又必须在VR之外可以触摸到。

[流放者柯南]主策划:如何平衡生存与RPG玩法

[流放者柯南]主策划:如何平衡生存与RPG玩法

创造一个生存建造游戏本身就是非常困难的任务,很多游戏开始通过为自己的生存游戏加入资源、进度或者其他RPG系统等方式变得与众不同,Funcom之前发布的《流放者柯南》就是这么做的,它在发布首周的销量就突破了32万,超过了该公司一年的销售目标。在玩法融合上,Funcom把游戏进度做到了极限,不仅通过升级的方式限制玩家的数值,比如体力和耐力,还给大多数的建筑与工具加入了比较具有挑战性的解锁条件。虽然这种做法对游戏平衡和节奏带来了很大的挑战,但主策划Oscar Lopez Lacalle表示,这是研发团队从该游戏创作之初就希望做的。

首周2000万元:奇葩RTS[外星贸易公司]是怎么做出来的

首周2000万元:奇葩RTS[外星贸易公司]是怎么做出来的

2016年,一款叫做《外星贸易公司》发布之后迅速成为Steam畅销榜冠军,不到一周就获得了2000多万元的收入。虽然游戏类型是RTS,但《外星贸易公司》在很多方面的做法都十分反常,比如它不像《星际争霸》一样考验玩家的手速、没有像《魔兽争霸》那样给地图加入战争迷雾,更没有绝大多数RTS游戏里具备的战斗操作,而且一局游戏时间动辄数个小时。那么,这个‘另类’的RTS游戏是怎么做出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