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开发者 相关的文章

  • 观点:独立游戏应该有开发者独特的‘品味’

    在上周的GDC大会期间,Nercrosoft Games公司总监Brandon Sheffield表示,游戏应该具有自己的味道,他指着屏幕上很多雷同的游戏截图说,“如今有太多这样的游戏,他们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同,既没有个性也没有自己的风格”。作为独立开发者,如果你想要更加成功,Sheffield认为给自己的游戏加入自己的‘味道’是很重要的,做独特的东西是有更大的风险,但也可以得到更大的回报,如果你不想要承担风险并且做有趣的事情,那为什么要成为独立游戏开发者呢?

    2017-03-08
  • 独立开发者:首款游戏难完成的原因和出路

    对于独立开发者们而言,感兴趣的想法可能有很多,但真正完成的却非常少,尤其是首款游戏。最近,海外独立开发者在博客中表示,想要做一个游戏和最终能做出来游戏是有很大差别的,想要完成自己的第一款游戏,首先要降低目标,并且要保持耐心和勇气,让自己的创作动力持续,以下是详细博文:

    2016-11-29
  • 黄金期已过 手游不再是独立开发者淘金地

    有人会想既然移动平台这么火爆,那么小团队和独立工作室岂不是更没有生存空间了?一般只要一款游戏足有有新意,再加上一点运气,就还是有可能成为一款现象级文化产品,即便预算很低也可能赚到大钱。这有点像买彩票,但是现在手游市场有一点趋势很明显,就是小开发者能抓住的大机会并不是在逐渐变少,而是已经完全没有了。

    2016-08-31
  • 续作满天飞:可为何独立开发者不这么做

    游戏研发就是通过一步步积累游戏设计和机制来创造不可思议体验的优化过程,这对于做系列游戏来说也是如此,虽然很多玩家都谴责‘续作低质量’的现象,或者说,当开发者经常推出续作的时候,他们实际的应用才是最重要的,这也是续作能够打造优秀游戏的一部分原因。当然,可能不少人会说,独立游戏开发者们很少会推续作,最近,从事游戏设计7年多的Josh Bycer在博客中讲述了续作的优点、难点以及为什么独立开发者很少有人出续作:

    2016-08-11
  • 4年研发77款游戏:这个大学生为何这么‘作’

    目前仍在南加州大学读互动媒体和游戏专业研究生的James Earl Cox Ⅲ创作的这些游戏也并不是为了快速变现,而是希望在毕业之后正式从事全职游戏研发之前积累大量的研发经验,练就强大的游戏开发技巧。在过去的4年多时间里,他用课余时间研发并发布了77款游戏,每一款游戏的发布都会让他学到不少东西,接下来的每一款游戏也都做的更快、更灵活,让他更专注于游戏设计的本质。如今,离研究生毕业还差一年,剩余23款游戏的研发任务对于Cox来说似乎并不是太难的事情,以下请看Gamelook整理的完整内容:

    2016-07-22
  • 手游开发者分享:手游视觉特效制作技巧

    2月份的时候,我们介绍过一款名叫《_PRISM》的解谜游戏,上架不到一周就获得了苹果公司2555次最佳新游戏推荐,2天之后就进入了38国iPhone付费榜前十名,在美国iPhone付费榜曾达到第8名。该游戏不仅画面精美、音效独特,而且还有不少相当复杂的谜题,这款手游由华裔独立开发者Clint Siu耗时9个月完成研发,而且游戏中的美术、代码、音乐等都是由美籍华裔开发者Clint Siu独自完成的,游戏中的很多资源都是手绘而成。对于独立开发者们来说,如何做出视觉效果出众的作品呢?笔者找到了Clint Siu此前博客中分享的10条建议:

    2016-07-19
  • 不服版号!上海独立开发者众筹欲起诉广电总局,听他怎么说

    知乎用户 @Krisirk 近日即在知乎发帖采取众筹的方式欲起诉广电总局,消息传来,行业一片沸腾,而据了解@Krisirk 本人为上海的一家游戏公司的制作人,从事游戏开发多年但尚无大成的作品,而Krisirk的观点是版号等主管部门的监管措施打压独立游戏开发者的生存空间。

    2016-07-06
  • 资深开发者:竞争激烈说明游戏业回归常态

    从业23年的资深开发者Jeff Vogel认为所谓的‘独立游戏末日’并不像人们说的那么糟糕,这种现象更多的是市场矫正,对于这个从事了20多年的行业来说,游戏市场回归到艰难竞争的局面是不可避免的。他说“‘独立游戏末日’这个词语用来描述游戏业根本不正确,根本没有什么末日,独立游戏不会消失,因为我们独立开发者非常的优秀,人们也喜欢我们做的游戏。但环境总会变化,我们需要留意。”

    2016-03-16
  • 写给我生日之际:为何走上独立开发者之路

    不用掐指一算,我也知道这是我进入游戏行业第六年,时间一直让我很有紧迫感,处女座强迫型人格在不停地逼迫我去回顾,反思过去走过的路,然而即便再怎么回顾总结,再怎么谨慎选择,也依然无法远离失败——过去的一年里我又连续做挂了两个项目,这让我的六年职业生涯已经累计了五款失败产品,真是个糟糕的成绩单,然而跟我经历相同的人大有人在,在中国做游戏可能是最糟糕的从业感受之一,那是一种沙漠掘井式的体验,井喷固然让人高潮,但渴死在半路的是大多数。

    2016-02-25
  • 经验:独立开发者如何做免费游戏货币化

    对于独立开发者们来说,选择货币化模式始终是比较困难的。由于没有巨额的营销成本和资源,很多人选择了付费模式,然而在手游市场被免费模式统治的情况下,做付费游戏同样是红海。最近,海外独立工作室Bravo Storm创始人Daniel Zacharias讲述了自己的团队做免费游戏货币化的5条经验,以下是详细内容:

    2016-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