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人]故事写作者:最难是捕捉孤独之美

对于《看火人》而言,这个半年内收入破亿的独立游戏创作用了Campo Santo团队2年的辛苦努力,但对于游戏故事的创作兼工作室共同创始人Sean Vanaman来说,这款游戏最特别、也最难的地方在于表现怀俄明的‘美丽和孤独’感,而他“用了一生的时间来准备这款游戏的制作”。

【Gamelook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Gamelook报道/对于《看火人》而言,这个半年内收入破亿的独立游戏创作用了Campo Santo团队2年的辛苦努力,但对于游戏故事的创作兼工作室共同创始人Sean Vanaman来说,这款游戏最特别、也最难的地方在于表现怀俄明的‘美丽和孤独’感,而他“用了一生的时间来准备这款游戏的制作”。

firewatchlogo

在游戏里,玩家们扮演的角色是刚刚得到国家公园服务工作的Henry,他的职责包括从瞭望塔里观察森林里任何火种的迹象。实际上,这个孤独的看火人角色是Vanaman童年时期难忘的形象之一,他说,“我心中很早就有了瞭望塔的形象,因为我见过一个在怀俄明长大的人,真的是太神秘了,我很长时间都难以忘怀”。

Vanaman最初向Campo Santo团队提出了《看火人》的形象之后,他们都非常认同。“我们都被同样的形象迷住了,我们觉得可以在这个方面投入2年的时间”。

其实,Vanaman生于爱尔兰的Cork,曾居住在洛杉矶和旧金山,但怀俄明留给他的印象始终无法动摇。他说,“人们去那里玩主要是被它的美和孤独感所吸引,在那里长大的人,当你经历了所有这些事情之后,内心里有着一种特殊的感觉,你的一生都无法摆脱”。

但Vanaman无法把这个地方的美丽与孤独传递给团队里的每个人,即便是在怀俄明长大的《看火人》策划兼工作室共同创始人Nels Anderson,也发现要给团队其他成员表达美国旷野的规模与感觉是很困难的。所以Campo Santo并没有解释这些东西,而是尽可能地寻找原素材。

实地考察

据Vanaman透露,整个团队参观了约塞米蒂国家公园(Yosemite National Park),“如果有更高的预算,我可能带所有人去黄石(国家公园)看看”,而约塞米蒂似乎是更可控的旅游目的地,因为它离Campo Santo的总部只需要几个小时。

他说,“黄石和约塞米蒂是非常不同的地方,但它们有着同样非常大的规模,虽然两个公园的山脉有不同力量形成,但却有着同样的效果”。

16

这次旅行对于插画师Olly Moss来说是非常有价值的,“他来自英格兰温彻斯特,他的公寓在一座大教堂对面,看起来就知道是英国建国之前就存在的古屋。在前六个月,他绘制地形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并不像美国西部”,经过了这次露营之旅后,他们就没有再对这个问题产生过讨论。

怀俄明式性格

对于Vanaman而言,塑造生活在这个环境里的真实人物性格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我没有在那里居住过,可能就会加入一些比较活泼、无名小镇的感觉。我觉得如果是一个没有像我这样经历的作家,可能创作的时候就没有这种束缚,这种小镇的感觉影响了我对于故事和角色的创作,并不是每个住在小镇的都是乡下人”。

实际上,《看火人》并不是Vanaman首次展示自己的写作风格。Telltale发行的《行尸走肉》实际上也是Vanaman目前最有影响力的游戏写作之一,也是主要讲述一小批人之间关系的故事,他说,“《行尸走肉》里没有城市这样的东西,它只是一个小组,所以游戏里所有的人际沟通都是很像小镇风格的”。

当然,《行尸走肉》并不是唯一一个影响Vanaman创作《看火人》的练手作品,当开始拓展Henry和他的联系人Delilah的时候,Vanaman运用了他在打造Lee和Clementine(行尸走肉)等角色的技巧,“我希望通过他们的幽默感让人们觉得有亲切感,Lee在《行尸走肉》里有着奇怪的幽默感,我知道这还不足以让人们真正爱上这个角色,他只是一名保护者”。

与《行尸走肉》不同的是,Vanaman在《看火人》里增加了比较俏皮的对话,但和创造受人喜爱的角色一样,他认为两者是同样相映成辉的,“你让角色们相互取笑,相互喜欢并且尊重对方,哪怕是不同意对方的看法。在《看火人》的前两章,Henry和Delilah两人之间经常拌嘴,但他们并没有相互贬低,这样就可以持续保持玩家们的参与感”。

18

除了写作之外,Vanaman在Telltale的经历也让他为面对以后独立创作的困难做了足够多的准备,他说,“当你制作剧集游戏的时候,尤其是用Telltale制作的引擎做专门的游戏时,你确切地知道自己的能力有多大,知道自己的局限是什么,你可以在这个范围内进行创新”。

而Vanaman表示,和之前不同的是,《看火人》的创作难度在于“找到这个范围的边界在哪里”。有了更大的创作自由之后,Campo Santo决定专注于游戏故事和团队的美术特长,Vanaman说,“回过头来看,如果当时有了现在的条件,我可能都不知道怎么选择,但我们当时没有,所以是比较幸运的”。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7/01/27837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