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缩切尔诺贝利,乌克兰人做了款实景坦克对战网游!

【Gamelook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Gamelook报道/对于科技爱好者来说,每年夏季在深圳举办的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RoboMaster可能是最受关注的活动之一,颠覆传统的比赛方式、震撼人心的视听冲击、激烈硬朗的竞技风格都让科技爱好者心驰神往,其火爆的现场一点都不亚于英雄联盟、王者荣耀这样的电竞游戏比赛。

最近,有一款叫做《同位素:切尔诺贝利(Isotopium Chernobyl)》也使用了这一概念,让玩家们通过视频直播、远程操作坦克,在现实的场景中展开机器人生存竞赛,为了创造该游戏场景,开发商Remote Games还专门在200平米的场景中重建了遭核污染的切尔诺贝利旧城原型,这种新颖的游戏方式在业内还是不多见的:

游戏官网 https://www.isotopium.com

游戏宣传片

远程控制、实景收集:在切尔诺贝利开坦克

对于很多人来说,一款以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为主题的乌克兰游戏可能并不是那么有趣,但这款游戏自去年10月发布以来,已经吸引了全球6万人体验。

虽然游戏主题是乌克兰北部的刚刚过了33周年核事故纪念的尔诺贝利,但实际上它的灵感还来自2009年的科幻小说电影《阿凡达》。在《同位素:切尔诺贝利》游戏中,玩家们可以在切尔诺贝利附近的幽灵小镇Prypyat驾驶坦克,最多可以与20人一起搜索一种叫做同位素的资源,分为普通(红)、稀有(绿)和非常稀有(蓝)三种品质,收集不同品质可以得到不一样的点数。

该游戏的真实模型占地200平米,位于乌克兰Brovary市的一栋居民楼内,距离切尔诺贝利无人区仅150公里。对于新手而言,你可能会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虚拟世界,而实际上在游戏里控制的是有真实场景的模型世界,微型的放射性警告标志、典型的前苏联建筑、废弃建筑物墙壁上的涂鸦、小咖啡厅里凌乱的桌椅,都让这个曾经充满活力的小镇呈现出萧索的氛围。不过,和真实场景唯一不同的是,现实中的切尔诺贝利并没有放在城镇中。

从实际游戏玩法体验来说,《同位素:切尔诺贝利》更像是个可以遥控机器人参观的微型游乐城,每辆坦克都是由玩家通过机器人控制,根据Remote Games此前众筹的描述显示,你还可以在城市体育馆和其他人一起踢足球、完成障碍赛跑(实际体验未展示)。

实际玩法展示

游戏模式为第一人称驾驶模拟,实时画面主要通过坦克上的固定摄像头获取,因此只要玩家的网络条件允许,就可以在全球实时得到无延迟的探索体验,该游戏按时长收费,每小时9美元,每次容纳20人同时游戏。开发商Remote Games表示,全球体验过该游戏的玩家达到了62615人,其中1.5万人来自法国,1万人来自美国。

共同创始人Sergey Beskrestnov说,“当你在游戏里的时候,开始的5-10分钟,很多人都不理解它并非小说,他们给我们发消息说,我们的纹理做的很酷、画质很高、策划设计的很棒,游戏研发水平不错,说我们做了一个很酷的操作系统。但实际上这不是一个操作系统,而是真实的场景,而玩家们甚至无法相信“。

另类的乌克兰初创团队:下个目标是火星

据Gamelook了解,Remote Games是由2人共同创立的乌克兰小团队,随后扩张到5人。团队成员希望创造“现代化的网络游戏”,通过机器人远程控制技术和真实场景实现与众不同的游戏体验。

游戏发布之前,曾在Kickstarter平台成功筹资7000美元,之所以取名切尔诺贝利,实际上和共同创始人Beskrestnov等人的童年经历有关,当1986年4月26日的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发生时,基辅出生的Beskrestnov刚刚12岁,这次事故带来的损失近2000亿美元,影响范围达到欧洲的很多地方,5万人被迫转移,包括Beskrestnov的家庭在内。

为了达到真实效果,Beskrestnov与合伙人Alexey Fateyev使用谷歌地图和切尔诺贝利的数百张照片来重建Prypyat场景,包括居民建筑、旅馆、音乐厅、摩天轮、公园和体育场等等。游戏场景布置在封闭的房间里,由340个灯光照亮,而且还使用特殊设备制造风、烟和其他真实世界里的效果,场景设计最多可每次容纳30人进入游戏。

游戏里的每个建筑都有多个楼层,而且玩家可以自由探索,还可以在两栋高楼之间的连接桥上行驶。Beskrestnov表示,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创造火星殖民地模型,最多可以让1000人同时控制机器人在游戏里完成不同的任务,她还开玩笑说,“很多人建议我联系马斯克(特斯拉创始人),因为这和他的梦想有一定的重合度”。

想法很有创意,但趣味性与体验感有待提高

整体而言,《同位素:切尔诺贝利》的展现形式非常新颖,通过现实场景形成游戏世界、用远程电脑控制完成机器人操作的想法令人耳目一新,但从游戏玩法视频来看,实际体验仍然缺乏趣味性。

比如最为明显的是,虽然是开坦克,但玩家们在游戏里并不能交火,除了抢先收集同位素之外,该游戏缺乏竞技性,更像是一个真实化的VR场景加上了传统的游戏控制方式,你在游戏里大多数的时间都在开着模型坦克“逛街”。与之相比,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不仅让你动手做机器人、编程,还加入了对抗赛玩法;驾驶体验方面,微型的坦克实际操作体验甚至和《四驱兄弟》相比都相差较远。

当然,考虑到场景制作成本,带有破坏性的战斗玩法会导致体验成本剧烈增长,如果按照目前9美元一个小时的收费,哪怕是加入坦克碰撞,可能带来的重做和维修费用都能让开发商入不敷出。而如果像线下的真人CS那样使用标记伤害,则缺乏了真实的战斗场景效果,因此,除了喜欢开坦克和远程操作真实场景的少量玩家之外,如何把体验做到吸引大众用户群,仍是需要思考的难题。

《同位素:切尔诺贝利》以及Robmaster大赛给了游戏业很好的范例,如何做一款实景对战游戏。

本文为GameLook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9/04/357287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