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明月刀》:游戏与电影结合有“钱途”

现在中国电影一个最大的问题,我们只有一个窗口,一个票房;在美国在哪里,其实电影就是你一块钱在票房拿的,有两块钱是票房意外的,不管是DVD或是等等,而在我们这里无论是盗版等等的问题都影响到其实我们的收入99%都是来自于第一次上片的票房。要是电影跟网游结合,你起码这个东西在网游的发展上面也多一个回收的渠道。

“现在中国电影一个最大的问题,我们只有一个窗口,一个票房,那是跟全世界来讲都不成比例的。因为在美国在哪里,其实电影就是你一块钱在票房拿的,有两块钱是票房意外的,不管是DVD或是等等,而在我们这里无论是盗版等等的问题都影响到其实我们的收入99%都是来自于第一次上片的票房。所以这个东西不改变也很难有延伸更多的收入。要是电影跟网游结合,你起码这个东西在网游的发展上面也多一个回收的渠道。”

——陈可辛

采访对象:朱峥嵘 奚仲文 陈可辛 吴里路 于海鹏

主持人:首先欢迎各位来到腾讯嘉年华,去年也是腾讯嘉年华的现场,在场的三位大师给我们揭开了《天涯明月刀》电影网游,时隔一年之后三位老师又来到我们现场跟我们做一个互动。开始之前也给大家介绍一下今天来到现场的各位嘉宾。首先是大家非常熟悉的《天涯明月刀》首席创作顾问陈可辛先生欢迎您。陈可辛先生右边的是《天涯明月刀》首席美术顾问奚仲文老师。陈导左边的是《天涯明月刀》首席顾问吴里路女士。还有《天涯明月刀》制作于海鹏先生。最这边的是腾讯的朱峥嵘先生。

三位大师参加过很多的电影节,你们作为一个电影人参加电影节和我们玩家狂欢节方面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三位老师能不能分别跟大家分享一下?

陈可辛:我觉得业内的不管是明展电影节和网游节很像,就是有很多人参与,还有观众、玩家。我觉得不同的就是网游我们看到的人比较年轻,比电影节的影迷比较年轻,这也等于我不停的说,够是网游跟电影的可比性,它确实是挺像的。但是网游可能是更新的一个表现形式,就是说使我们电影人拍了这么多的电影,能够更接近一些更年轻的观众,一些新的观众群。我觉得也不错,我自己也比较大开眼界,看到另外一个电影以外的世界。

主持人:吴老师也跟大家分享一下。

吴里路:我不知道网游这个世界,去年来的时候感觉这个还是很大的,感到很惊讶。

奚仲文:我就是说很快就一年了,我觉得原来是在网游这个追求美感方面的要求很高,就是一年之后他们还在调整,追求更美的画面,我是感觉非常好的态度。

主持人:谢谢三位老师,其实在首发之前,大概两年多之前三位老师已经参与到我们这个项目当中来对我们提出了很多的指导,现在一年时间过去了,这个过程当中他们一定会有很多的故事和观点跟大家分享,我们接下来进入群访环节。

Q:我想问一下于海鹏先生,《天涯明月刀》刚刚结束了封测,您怎么评价这个封测,算是成功的吗?第二个就是,下一次测试的时间大概是在什么时候?会有哪些新的内容带给我们?

于海鹏:分开回答,第一个就是关于这次封测,封测的结果的话应该说是非常令人满意的。具体的数据是一个机密我不能透露,但是我可以说算是我们近年来这些游戏的测试当中最好的表现了。玩家的喜爱包括口碑的建设,和媒体朋友的厚爱都是非常强的。包括在28号刚刚颁奖的CGDA当中,我们《天涯明月刀》也获得了最大的一个奖,就是我最佳制做团队奖,这是我们第一次获得。还有包括最佳美术奖,最佳美术奖也不惊讶,我一早就想到是我们,最佳制做团队确实是蛮惊讶的,我们不管是媒体、团家、内部和外部,对我们封测所体现出来的品质是最好的。关于下次封测国际惯例还是关注我们的官网信息,有变化的话大家第一时间都会知道。至于里面内容的话我现在不方便多说,但是有一句话是非常清晰的希望能够通过媒体的朋友传递给玩家朋友们,就是大家现在在我们封测当中所看到的和体验到的整个游戏的品质,无论是画面还是战斗,还是剧情,其实还是有很大的一个改进空间的。不能说它在国际上到了一个高度,但是我们还是有很多的能量没有展现出来。我们一些场景的植被全覆盖都是我们一早就做的,希望给大家看到一个惊喜。

Q:陈先生您好,我们是北京GDV游戏经济,我想问的问题是游戏产业已经有20年的风雨了,但是这个产业仍然有它很多不足的地方,然后在这种情况下您觉得我们游戏媒体可以做一些什么促进这个产业的发展?

陈可辛:因为我确实不是对游戏那么了解的人,我这次来也是用我本身对剧情、对美术、对整个品质掌控也是用电影的经验来希望使到这个游戏多一个不同的面貌或是多一层的监控和顾问等等,我对游戏产业真的不是那么了解,所以我不可能很专业的回答你这个问题。

于海鹏:陈导包括几位大师顾问在我们这次合作当中,他们从电影的专业角度切入。大家用自己擅长的语言沟通的时候仍然有碰撞的火花点,陈导在游戏发展这方面不会有很大的了解。
朱峥嵘:如果有更多的陈导这样的电影的领军人物加进来的话我们的游戏也会发展很好。

主持人:朱总给我们介绍一下腾讯游戏打造精品的这一块的情况?

朱峥嵘:对,腾讯提出了游戏是第九艺术这样的讲法,前面的有媒体朋友也谈到了。我们希望未来的话它应该是朝着一个泛娱乐,这也是我们这两年一直提的泛娱乐战略,就是把更传统的艺术从音乐、美术等等融入到这个第九艺术里面来,不断的进行跨界合作,真正带给我们玩家的视听体验,还有陈导提到的互动式就是玩家主导的这种优势。既有传统的优势又有新兴艺术优势,不断的打磨和打造,我们的制做团队也是在每个细节上精益求精,我们发现渐渐的我们的粉丝已经越来越多,他们的热度也越来越高。我想我们真正秉着打造第九艺术的态度,真正是电影网游艺术,给我们的玩家呈现一个非常好的精品,也希望我们一起来期待它。

Q:谢谢,我有一个问题想问朱总,咱们这边腾讯游戏这边对端游、页游和手游这边的不同的态度,以后是什么样的布局?

朱峥嵘:其实大家都可以看到今年的手游特别的火。但是我感觉它其实是在不同的体验场景和和体验内容。比如说可能手游我觉得更多是碎片化的一些时间或是一些移动的这样一些游戏场景。端游的话我觉得刚才我说的,只要我们打造艺术精品,我觉得它还是有一个非常广阔的空间,像我们邀请到的这几位大师还有我们的配音大师,还有我们今天看到的舞台剧还有我们上海音乐学院的首席大提琴演奏大师这些参与。端游未来的话一定是朝着精品化高质量精品化的一个方向发展,只要高质量精品化一定会有非常广阔的空间。每一种游戏形态我觉得都有它不同的应用场景,我觉得应该是齐头并进吧。

Q:第一个问题我想问一下于海鹏先生,因为我们玩过最近的一次《天涯明月刀》的测试,所以我们会觉得在剧情上是不是还不是显得特别的丰富,后期怎么样把这种玩法、丰富性和剧情的丰富性进行结合,让这个《天涯明月刀》更接近与一个更能够让玩家满意的MMO?

于海鹏:这个确实这位媒体朋友的话切入了一个要点。刚才陈导也提过,这个剧情是我们今后关注的特点。这次测试的时候有两个方面可以提高的地方,一个是在它呈现的一个品质上就是表现品质,第二个就是剧情本身的深度上,尤其是剧情对于角色和任务的刻划,因为剧情本身除了讲故事的意义之外还有怎么包装、刻划、推送这个人物也是很重要的。这两点我们做的还不足,跟大师顾问也有一个沟通,陈导也说这方面确实是需要进一步的加强。我们之前也没有想到说玩家朋友们会在这个方面的要求这么高,我们之后会进一步的努力,请大家期待。

Q:我想问一下陈导和制作人,看介绍的时候说这个游戏为了跟电影更好的结合制做手法上有非常规的理念和制做性的想法,这个能不能具体介绍一下都有哪些突破性的和非常规的手法?
于海鹏:这个专业实现上的问题的话我代替陈导说一下。非常规这个可能比较夸张一些,我觉得更多的是两种艺术形式在跨界当中的话我们怎么把它实现进来。其实跟很多玩家朋友和媒体朋友想象的是不太一样的,因为那几位大师顾问的话不是最专业的领域在做游戏方面,他们更多的是从现实或是电影制做的一个角度提出一个意见,这些比如说奚仲文老师提出说希望我们的世界更开阔,因为武侠的精神最重要的是自由随性,这个我们怎么在场景上提出这个武侠的这种精神。奚仲文老师只是提了一下我们要做一个比较自由、开阔、走出去的世界。我们在技术上使用了很多比较先进的手段去实现。所以更多的话是说大师顾问在一个艺术的高度上去提我们应该走的一个方向,所有这些技术上需要解决的事情的话,我们研发团队都会不计代价的做到,这就是我刚才在台上说的神与形的结合。

Q:陈导也说一下作为一个导演管理一个团队,和这次在游戏当中做一个兼职来讲不一样的地方?
陈可辛:不一样的,因为我是顾问,因为我对游戏不熟,所以只能在他们做的基础上给一些意见,不是说我带这个团队去做,我带个团队去做就不用跟腾讯合作了,我就自己做了。

Q:这对于电影来说的话是不是也会改变电影这种一次性消费的模式,因为电影主要是靠票房,而网游是多重消费的方式?
陈可辛:所以电影要跟网游结合,现在中国电影一个最大的问题,我们只有一个窗口,一个票房,那是跟全世界来讲都不成比例的。因为在美国在哪里,其实电影就是你一块钱在票房拿的,有两块钱是票房意外的,不管是DVD或是等等,而在我们这里无论是盗版等等的问题都影响到其实我们的收入99%都是来自于第一次上片的票房。所以这个东西不改变也很难有延伸更多的收入。要是电影跟网游结合,你起码这个东西在网游的发展上面也多一个回收的渠道。

Q:您刚才说票房已经是唯一的一个收入渠道,还有它报低的原因是什么?
陈可辛:我们国家太大了,监票的机制,报低可能有的票房都没有报,比如三四线的地方你很难监票监的100%,尽管有电脑报票,我也知道说一些小的地方每天就是补票发票你也没有办法,因为那些地方你根本管不了。

Q:刚才我在主舞台看到咱们还推出了一个舞台剧,虽然比较短,我想问一下,有没有可能双方在舞台剧这边有一些比较大型的合作,把这个游戏延伸的更广一些?
陈可辛:还没有想过,因为舞台的限制对我来讲,舞台限制更大。因为舞台更实在,因为游戏跟电影的结合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跨越,电影到舞台又更难,每一次的表演看到的人更少,这是一个更专的形式,我觉得作为一个宣传我觉得是可以的,好像刚才这种。但是你要真的完全作为一个生意来讲,因为舞台每次要有很多的人力物力去做,但是每次看的人就没有多少人,跟电影又不一样,跟网游更不一样,所以我觉得,往舞台走其实是完全的另外一个表达形式。我并不觉得那个是一个营运的模式,当然作为一个艺术的表达是可以的,但是现在作为一个营运作为一个生意的模式,可能是有一点背道而驰。

主持人:刚刚有媒体提到舞台剧,这个舞台剧有一个新的角色叫公子羽也出现了我们玩家新体验的游戏当中,这个角色对整个《天涯明月刀》的剧情又有什么样的推动意义呢,我想各位都可以谈一下。

于海鹏:公子羽的话作为我们之后千人千面的一个行为主题上的一个核心任务,是我们主要推动的一个点。但是这边的话就是说今天因为时间还比较早,我们可能不太方便去透露太多的细节。但是我们希望说在这个之后的剧情当中也是大师顾问比较坚持的一个意见,希望是反传统一些,希望体现出一个更真实的一个江湖,更灰色的江湖,就是没有简单对与错的关系。包括我们这次《天涯明月刀》的展区如果各位朋友看的话,我们在正面会有一个布景是有很多的面具,这边的话也是讲在这个江湖当中,江湖如果不跟武侠题材关联的话跟我们的社会就没有区别,每个人都是戴着面具生活,你对你的老板,对你的亲人,对你的下属都不一样的态度。这种蕴含在里面的一种情绪跟武侠的自由随性驰骋天下的冲突是我们之后在剧情当中想比较多的推动的一个点,而公子羽的话作为一个焦点人物也会在这个方面有所展现。具体细节的话请大家拭目以待。谢谢。

Q:我们知道,这次《天涯明月刀》是请了电影方面的一些专家来参与制做,不知道腾讯的泛娱乐计划会不会把一些游戏改编成电影,因为这在国外其实是很常见的一个事情,不知道陈可辛导演对于游戏改编电影有没有兴趣尝试?

陈可辛:其实对我来讲无所谓的,反正有好的故事就可以改变电影。我当然因为现在电影都需要群众基础,很多时候一个电影你要有足够的群众基础,你在营销宣传里面影响力就能够更简单的使观众对那个东西有关注,你看一本小说、游戏、或是一部老片或是一个社会事件等等,我觉得都可以改编电影。暂时没有一个很具体的计划,但是我觉得只要有好的故事我都有兴趣。

于海鹏:是这样的,去年的时候陈导也替过,我们并不知道说这次合作会一定有什么样的结果,陈导也说,这样的碰撞到底碰撞出什么东西来,我们做过才知道,所以我这里想说的是,具体的计划不便透露,但是各种可能性都是存在的,我们也在更积极的沟通和一起探讨能有什么更好的一个产出,我觉得也不仅仅是把视线的焦点停留在电影改编游戏还是游戏改编电影,以后还可能会有更新的想法出来。

主持人:时间关系我们今天的群访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3/12/13794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