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中如何表现真正的现代战争?

【GameLook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GameLook报道/游戏制作人Andrew Barron一直都在参与制作和战争相关的游戏,而且他还直接进入过战场,在接下来的分享中他描述了如何在游戏中刻画战争,GamLook编译如下:我工作开始就一直在制作战争相关的游戏比如《Operation Flashpoint》,《Virtual Battlespace 2 (VBS2)》,后来移至奥兰多在那里我和朋友开了工作室,当时还需要服兵役,进入美国海军陆战队预备役,然后在2011年前往阿富汗,一年以后完成派遣任务回国,回国以后参与 DARPA项目,帮助士兵们通过智能手机应用加入到战斗中,2013年以后离开军队,加入BISim的布拉格工作室一直工作至今。

期望VS现实

在过去这几年我发现真实的战争和电影电视里面所描述的差别巨大,以下的漫画是对战争的看法(一位战士和他父亲的对话)

很多时候我们对于战争的理解都很片面实际上战争是下面这样的:

2011年我进入阿富汗桑金区,这里冲突一直都非常频繁,可以说是非常血腥的战场,部队在这里执行任务伤亡率都在10%-20%,我们每天经过的地方都是低密度的雷区,我们会列成单排然后走前一个人的脚印,如果走错进入简易爆炸装置的范围之内,那就可能被炸死,同时那些叛乱分子还会在爆炸装置旁边埋伏,之前都是有海军陆战队员直接跑过去,寻找掩护,但是可以掩护的地方可能就藏有爆炸装置,等我到达那边,我们都是被告知,如果遭遇敌人火力打击,那么就应该蹲在原地还击。

根据我上面的描述那么你肯定以为在阿富汗每天都是枪林弹雨,

在阿富汗的一天这样度过?

实际上,在阿富汗的一天这样度过:

实际上,我们会在道路巡逻,然后和农夫谈谈他的毛驴,或者他的房子被炸弹轰炸了,这是现在的战争而不是使命召唤游戏里面描述的那样,这对于想要描述战争的作家和游戏制作人来说,这样真实的场景会给他们带来怎样的影响呢,我们还是希望能够还原在这些地区的士兵每天是怎样度过的,现在我们谈谈如何在游戏中刻画战争!

战争叙述1:更少的杀戮,更多的冲突。

就目前而言现在人们所认为的战争和现实战争还是有很大差别。一般而言,电子游戏里面比实际军事行动都要暴力很多,比如如果军队要进行攻击,那么人数一般是防御者三倍,如果有三十名防御者,真实情况下需要九十名士兵进行进攻。在电子游戏中,玩家经常独自攻击一个基地,如果基地有30名防御者,这表明玩家将完成90名攻击士兵在现实战斗中所需要完成的任务,玩家扮演的角色是真实战场士兵实力的90倍。

如果游戏都是围绕瞄准和射击那么这便是有意义的,在《武装突袭3》中,这里面没有呼吸回血没有重生,玩家在战场会更加谨慎,和十几个队友一起合作,然后利用地形,战斗的一部分变成在战斗之前就确定了你的位置,在游戏中你的战斗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而不是突突突就完事。但是即使是《武装突袭》也比真实战斗更加暴力,游戏只会关注战争中最暴力的部分,但是军队会使用一些软件VBS来模拟那些并不暴力的场景比如护卫和巡逻,这是非常重要的培训内容。

在军事模拟培训中我们非常关注是车尾转向灯,这是在告诉后面所有的车辆,这辆车会在前面转弯同时还需要关注如果游击队员背部背着枪你可以不管他,但是如果是手上拿着枪,性质完全不一样,这是军事模拟训练中非常重要的两点。那么真实战争中究竟要赢得什么呢,这是下面我们要探讨的地方。

战争叙述2:一场战争,多重冲突

进入阿富汗的原因之一是想帮助结束那里的冲突,从而带来和平。我们拥有资金和翻译可以进行项目投资,我会去和村里的长老、宗教领袖、农民交谈,争取他们支持阿富汗政府。我很快发现的一件事是,我们并没有置身于“塔利班与政府”的简单冲突之中。

比如,阿富汗政府军都是塔吉克族和来自北部的哈扎拉斯和乌兹别克,但是我们所处位置是在阿富汗南部,这里存在非常多的宗教冲突,他们互相敌视,甚至官方军队和当地语言都不一样,因此需要开展对话困难重重,还需要借助翻译,在普什图的文化中,复仇是非常重要的,不同宗教信仰之间长期不和让我们处在中间难以调和。

最终我们理解了那里存在很多不同的冲突,然后都夹杂在一起成为了一场战争,就像一个金字塔一样,处在上端只有一点,但是越到下面冲突越多,非常复杂和棘手。

在《权力的游戏》中,原本的冲突其实来自于中世纪历史,那个时候有非常多的冲突存在,当你第一次进入这些冲突中你就会很天真就像Ned Stark,无法看清全局,最后只能惨淡收场。《十字军之王 2Crusader Kings 2》这可以看做中世纪政治的缩影,在这里有很多的不同的阶级,国家和文化融合,各个力量都在蠢蠢欲动,如果需要刻画游戏中的战争,那么可以选择这些游戏作为参考,多种冲突,少一些杀戮,这样会有很多的空间去刻画彼此之间复杂的关系。

战争叙述3:道德层面的复杂性

道德的复杂性不等同于道德的简单和模糊,很难去判断一方是正确,仅仅是因为选择而让道德变得复杂。在生死攸关的战斗中,仅仅只有几秒来做决定。

例如,在在阿富汗,叛乱分子向我们的一个警卫塔发射了一枚火箭弹,把海军陆战队员从里面炸了出来。幸运的是,他完全没有受伤。一个星期后,我们在那个基地附近巡逻时,我们的巡逻队前面的人转过一个拐角,看到一辆摩托车,上面坐着两名手无寸铁的阿富汗人,车把上挂着装满火箭的袋子。我们巡逻队的巡官叫他们停下来,举起手来。下图中的人投降了。他的朋友开始逃跑,我们的狙击手开枪打死了他。

我们怎么知道这样做是否正确呢?实际上,我们有一部法律,叫做《陆战法》,它帮助我们解决了这个问题。你会注意到这家伙没有穿制服。他试图与平民百姓打成一片。从技术上讲,他和他的伙伴被认为是“非法战斗人员”,与他们战斗直到他们投降是合法的。但是,当非法战斗人员和平民长得一模一样时,你如何将他们区分开来呢?

根据法律:如果他们从事敌对行为,或表现这种行为的意图,他们就是战斗人员,而不是平民。通过该地区秘密运输非法武器肯定会被视为敌对意图,因为这些火箭是打算稍后向我们发射的。

到目前为止听起来很简单,对吧?

下图是来自伊拉克的叛乱分子采取的措施。两名叛乱分子站在高速公路立交桥上,等待美国车队。一个人作为观察者,完全没有武器。另一个人藏在路的另一边,从下面看不见。他没有枪,但他有一个自制炸弹。一旦观察员看到车队通过立交桥,他就会向他的伙伴发出信号,当我们通过立交桥时,他的伙伴就会把炸弹扔进车里。炸弹落入车内,炸死车内的士兵,叛乱分子逃跑了。

如果你是巡逻队的枪手,这些人已经通过这种方式杀死了你的队友,一周以后同样的情形,你看到桥上有人在观察,你会采取哪些行动,因为只有几秒钟的时间,车队就要通过桥。也许你会射击他,保护你的队友,也许你是对的,他就是一个叛乱分子,但是也许你是错的。

如果你什么都不做,那么可能会有炸弹丢下来,这对于士兵的道德考验是巨大的。

在《特殊行动:一线生机》这款作品中,你穿过那些没有那些没有武器的平民中间,但是他们却向你扔石头,这时候你的同伴问你是否向他们开火,随着他们越来越靠近,如果难以承受压力,没有接收良好的训练,直接对他们开火这样也会伤害到无辜的妇女和儿童。

战争叙述4:平民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战争给予平民的打击是巨大的,武装分子喜欢动乱,他们轰炸平民房子,制造炸弹,即使平民知道他们的位置,但是却不相信美国军队和政府军,因为他们害怕被报复,同时塔利班会和那些合作的平民进行针对性打击。塔利班对我们巡逻的区域会不断制造恐慌情绪给普通平民制造威胁,他们的炸弹非常接近平民的房子,一般儿童很容易受到伤害。

在《这是我的战争》,这款游戏里面,你需要扮演很多平民在战争中艰难存活下来,在战争中需要寻找食物和庇护所,还需要和武装分子斗智斗勇,目前这款作品在Steam平台无论是销量还是评价都非常不错,卖出了二百五十万份。

另外在 Bohemia Interactive工作室的最新DLC,你需要和国际红十字会的成员一起穿过战区,虽然这是考验玩家走位,被认为是“行走模拟器”会让人觉得很无聊,但是玩家还是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一些玩家认为这样的FPS体验有别以往,非常难忘。

总结:

从以上我们知道需要制作战争叙事场景的游戏需要满足以上要求:更少的杀戮,更多的冲突;一场战争,多重冲突;道德层面的复杂性;平民才是最大的受害者。这样你的战争故事才更加具有冲击力。

本文为GameLook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19/08/370121

关注微信